武林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老大嫁作商人妇 > 第壹贰捌回若你忘记(中)

第壹贰捌回若你忘记(中)

推荐阅读: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捡个校花做老婆一世兵王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浴火重生:毒后归来最强狂兵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WwW.50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记忆中的梅孝奕是无言且静的,他的世界只在一方轮椅之上,没有声音也没有活气。哦,也或许有,但那只是风只是雨,是老宅屋檐下掠过的鸟语虫鸣。

    秀荷不知道梅孝奕为何要淌这道浑水,她听到他们把他叫做“罗爷”,每天早上汉生都会带两个壮汉出去,到近晌午的时候回来,然后把打听到的事儿汇与他听。关于陆公公,关于帮会,还有出发的安排。

    秀荷每每支着耳朵听,声音太小,依稀只能听到碎片,看见梅孝奕的眸光阴冷得那般陌生。

    已经是第五日了,再过三天便要启程。早上起床的时候,花卷忽然学会了坐。

    寒冬腊月的天气,炭火烧得暖融融,睡着睡着,什么时候自己就蹬开被子醒来。勾着秀荷饱满的衣襟,想吃奶呢。忽然从她身上翻下去,秀荷才想扶住,他竟就在床头坐稳了,卯着小嘴儿愣了一愣,“咯咯咯”地笑起来。

    他爹爹是个霸道疼人的,怕秀荷喂奶辛苦,刚满月就给断了奶-水。百里挑一找了个奶娘,从此便只喝奶娘的,其余谁的也不肯喝。最近不是米汤就是蛋羹,小脸蛋瘦了不少,却也不哭不闹。秀荷看了心便揪着疼,想起家里的甜宝和豆豆。

    小丫头爱疼娘,每一回和庚武怄气吵嘴儿,秀荷便把她抱去床里头单独睡,香香软软的,多生气都被她宽抚了。豆豆狡黠得像只小狐狸,又捣蛋又爱娇,尿了裤子从来不吭气,庚武那么个大男人,夜里也不晓得有没有给他换尿布。

    想起庚武,心又疼,想他把她逼得要生要死,然后又把她疼得蜜里调油。想自己本来恨他怕他,怎么抵不住他讨来要去,最后那一窝大的小的就成了她的宿命。从头想到尾,翻来覆去一幕幕。等到老大夫再来诊脉,秀荷便狠下了决定。

    “你先出去,女人家的事儿,不好叫你听。”搭着少腹,推说身上不舒服,不让梅孝奕在边上。

    “好。”他的眼眸里又是那种幽闪的光,像能洞穿人心,却好脾气地笑笑着退出去。

    屋内一瞬空寂下来,老大夫垂首给秀荷搭脉,指尖才搭上秀荷的脉搏,手心里便多出来一枚花簪。依稀还有一团甚么,低头一看是纸。

    秀荷把声音压得极低:“拜托老伯,就说我怀孕了。”

    老大夫稍许迟疑,看了看门外那些不善的健壮汉子。

    “……求求你,他才七个月,还有两个胞姐弟。”秀荷亲亲花卷,目中溢出水汪。

    “夫人稍安勿躁。”老大夫凝着花卷轻蠕的小短腿,默了默,最后把东西卷进袖中,揩着诊箱辞去。

    ……

    “恭喜公子,少夫人得的是喜脉。”

    窗外静悄悄,老者苍哑的嗓音透过缝眼飘进。秀荷的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直到听见梅孝奕答了声“好”,魂魄才忽然回还过来。

    后来便一直的等,从晨间等到傍晚,又从傍晚等到日暮。但那道熟悉的健影都还没有来。

    梅孝奕站在屋檐下问她:“你在看什么?”他的侧脸精致且瘦,好像天生就是薄情,凤眸里噙着的却是温柔。

    汉生不在,少了两个汉子,院子里空寂寂的。像秀荷此刻的心。秀荷说:“我在看天什么时候黑。”

    梅孝奕斜觑过来,秀荷努力掩藏心思,并不与他对视。他看了她许久,最后只道了一句:“怎么就是打动不了你呢?”然后便转身走了,声音很低,不注意听便错过。

    等不到人来,那梦中依旧还在等,睡不踏实,隐隐约约听到声音。“人呢?”“封口了。”“去了哪儿?”“抛了。”“好。”……不安呐,猛一瞬惊醒,却原来是一场梦。

    天亮了,手撑着枕头坐起来,怎生得却摁到一枚坚硬?低头一看,竟然是昨日托出去的那枚簪子。

    他心思竟是深至这般。

    正在屋檐下写字,臂弯里兜着小花卷。花卷不安分,匍着身子去抓墨,把他一袭苍色冬袍沾得点点墨汁,他却也不介意,目中很是暖宠与陶醉。

    忽然抬头,看到她站在他跟前,表情凄惶惊愕。却气定神闲,问得清风淡漠:“醒了。可是做了噩梦,脸色这样苍白?”

    秀荷把手摊开,呼吸有些起伏:“这是哪儿来的……你们把他杀了?”

    是那枚簪子。

    所以果然还是记得不是嚒?竟与自己做了四天的戏。小时候可不知她这样调皮。梅孝奕勾了勾嘴角,笔墨不停:“哦,昨日见你丢了,我让人去捡了回来。沾了点儿血气,我用盐水洗过。下回不要再丢,免得添人麻烦。”

    他杀了人,却这般轻描淡写,好像在说一件穿衣洗脸的小事。秀荷想起天井下那个孤单枯坐的清雅少年,脊背便阵阵凉寒。气伤之至,眼泪冒出来,把簪子甩到梅孝奕的脸上:“梅大少爷……梅孝奕,是什么把你变作如今模样?是不是、就非要把那一点儿人情都消磨贻尽,然后你们兄弟两个才甘心?”

    “人情?人情是什么,人情有恩有怨,有痴有爱,你对我的又是哪一种?”梅孝奕凉凉一笑,侧着把头一偏,但还是被划伤了。青白的俊颜上溢出一道血痕,红与白夺目。

    秀荷恍然回神,愤恨且后怕,把花卷从他怀里抱回来,伞也不打便往院门口走去:“总之不是爱……更不会因为你的囚禁与掠夺而爱!”

    他自己不晓得,他与梅二都不晓得,她也从来没有告诉过谁,庚家与梅家的仇是男人们的事,她厌恶梅家,但内心深处到底是希望他们兄弟俩个能平顺。但他们却一次次地把她最后的怜恤也消陨。

    那不缠足的脚儿走路可快,一抹银红娇影眨眼就走到大门边,几名高壮的汉子迅速地围拢过去。

    ——傻瓜,我变作如此,还不是因为你嚒。出卖了本性,只想站在你面前,让你也像仰看旁人一般,专注地看我一回。

    脸颊上伤口涩凉,梅孝奕用指尖轻拭了拭,凝着秀荷的背影道:“你这样形容我,倒好像你和庚武一开始就愿意了……怎么就忘记他先前对你的逼迫?那日大雨滂沱,我分明看到他把你抵在桥柱上,你一样煽他、咬他。难道就许他将你从我这儿掠走,就不许我用一样的手段把你要回来嚒?”

    壮大的身影堵住去路,秀荷步履一滞,又想起去年春末的那段刻骨光阴。一面是阿爹与红姨对庚武的造势,一面是梅二要生要死的胁迫,一面是庚武狼野浓烈的隐忍与进攻,叫人活不成了。

    “呜呜~~”许是察觉娘亲心痛,花卷环着秀荷的脖颈嘤呜。秀荷兜了兜,咬着下唇去看天:“从一开始就是你们梅家设的局,你又何必将那骗局当真?但他和你们不一样,他坦荡担当,他的母亲没有欺骗,他的家人们也视我如己出。我不是物件,我也有心,并不随人推来夺去。”

    梅孝奕顿下笔墨,苍凉一笑:“所以这就是你从了他的原因嚒?但你错了,拜过天地的便是夫妻。从前我总是忍让,但后来我却发现,这世上许多东西都要靠抢,抢了才能够得到,不抢便没有了。一如我看着他把你从我眼前一身红妆抱走,再回头,你却已经为他做了三个孩子的娘。你放心,我也与你一样厌恶着那座老宅。你随我去到南洋,那里的庭院里只有两个女人,一个喜欢你的娜雅,一个祖父的老姨太。你去了便是少夫人,可以与我一道掌家,一样庞大的家产,一样没有欺骗,所有人都视你如己出……”

    “大少爷……”汉生从外面回来,见秀荷眼挂泪痕立在院中,便欲言又止。

    梅孝奕问:“什么事?”

    汉生抬头,发现少爷脸上的划痕,震惊地看着秀荷:“呃,是二少爷……”

    梅孝奕便踅步上前,把花卷从秀荷的怀里抱过来:“我从来不舍逼你,怕你难过、心存记恨,但这件事不行。行程已定,你不要逼我用狠……翠姑,带她回去。”

    “是,罗爷。”丰硕的村妇走上前来,两手揩住秀荷的肘儿,要把她挟至里屋。

    怀中顿空,怕回去后又叫自己昏睡无力。秀荷被拽托着不肯走,忿恨地凝着梅孝奕道:“梅孝奕你听我说,大夫昨日说我怀了孕,胎气不稳,一路去南洋,你总得为我备上些滋补……花卷没有奶喝,不能顿顿吃米汤,你摸摸他的腿儿,肉节节都快要没有了。甜宝和豆豆还未满一岁,我怕他们不记得我,我总得护着眼前剩下的这两个。你让我去宝慧斋里给他买些吃的,别叫我太恨你……否则信不信我情愿半生死去,也不会遂了你的心愿?”

    她说着说着声音哽咽得厉害,想到那遁去新番后的天涯远隔,想到割舍不下的两只姐弟,眼泪便止不住地往外冒。

    是双澈然的眼眸,但含了泪便叫人看了心揪意乱,梅孝奕挥手叫村妇把她拖走,与汉生一前一后进了隔壁厢房。问什么事?

    汉生耷着腰,神思还有些没回还:“是…是二少爷,在长乐坊耍老千,听说叫人逮住了,昨半夜当场被剁了三根手指头。”

    梅孝奕闻言指尖一顿,清眉间浮起一抹痛怜,又有阴狠:“是谁人带他去的那种地方,他自小虽顽劣,到底还是知道掌握分寸。”

    “是荣贵带的。那小子突然哪里发了笔横财,跑二少爷跟前去显摆。二少爷正好在铺子里赊账赊不出,就随着他去了。那赌坊里头的放出话来说,要是三天内欠的钱还不上,底下的玩意儿就、就也别留了……陆公公那边也往外头散风声,只道少爷您卷了他身家跑路,也不知道哪个说了二少爷是您的嫡亲弟弟,如今京城里到处都是追着二少爷逼债的,连大少爷您给他投的利息也扣住了,拿什么还?这回只怕、只怕是……”

    “只怕什么……”

    “只怕咱们这样一走,二少爷他……他也就没有活路了。”汉生唏嘘叹着气。

    又忆起那轮椅上的孤独光阴,是那无心的少年与自己点滴相伴。梅孝奕清冷的俊容隐在暗影中,声音很低:“你让我想想……”

    “诶。”汉生见他陷入思索,便悄然退出房来。

    是在晌午的时候才决定进城的,一辆厚朴的马车,梅孝奕打扮成中年农庄主模样,穿鲜亮的毛皮袍褂,戴一顶圆毡帽,贴两撇八字胡,再把脸面化黑。叫秀荷穿一身红红,像个乡下的臃肿太太。

    秀荷兜着花卷,听汉生在耳畔劝,汉生说:“大少爷,这个地方僻远,那船只从暗河里走,过了燕沽口就可以平安出海。这样一出去,万一走漏了什么风声,那咱们可就是死路一条了。”

    梅孝奕只是抿着薄唇不语。

    秀荷便咬着下唇谢他:“这一趟去了城里,不管能不能看见两个孩子,那都是命,我认。”

    “好。”梅孝奕冷冰冰地应话,并不抬眼看秀荷。

    汉生却知道大少爷此去全是为了她。要是给二少爷送钱,拖个弟兄进城便是,何必耗这两个时辰豁出去恁大决心。便讪讪一笑道:“大少爷看重秀荷奶奶,连我主仆二人的性命都抵不过。”

    言毕把花卷从秀荷手里抱下,取出一小颗黑丸子塞入口中。

    “你给她喂的是什么?”秀荷见状诧然阻止。

    却已经来不及,汉生已经放进去了。

    梅孝奕笑意冷凉,揩着袍摆上了马车:“药没有毒,他在这里睡着。若你去而不回,他将没有机会醒来。但你若随我同归,他便完好如初,没有任何残留。”

    “又或者你可以选择不去?”梅孝奕说,凤眸中隐隐一抹祈盼。

    这荒村僻壤,倘若不叫他梅孝奕出头,庚武再难将他痕迹寻见。

    时间仅只剩下两天半。

    秀荷痴痴凝着花卷,俯身在那睡梦中俊秀的小脸蛋上亲了亲:“我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老大嫁作商人妇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玉胡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玉胡芦并收藏老大嫁作商人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