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老大嫁作商人妇 > 第柒拾回情分何寻

第柒拾回情分何寻

推荐阅读: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捡个校花做老婆一世兵王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浴火重生:毒后归来最强狂兵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WwW.50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太太要把绣女们的“美”打成招牌,那滋补的红糖八宝粥熬得很是粘稠喷香,秀荷肚子饿得快,起身去池子旁净了手,端起碗来准备进食。只唇儿还未触及调羹,不知阿晓怎的那样不小心,扫把头忽然划过眼际,措不及防之下手一抖,碗被顶翻在地板上,啪嗒一声碎散开来。

    “呀,可惜了。”秀荷站起来,揩着帕子拭着粥汁儿。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收拾。”阿晓回头看见,连忙哈下腰去捡碗片。

    那微黑的手指其实纤长好看,可惜太不识规矩。阿晓的手才伸出去,一双桃粉的绣花鞋儿便碾了上来。抬起头来一看,看到一珠殷红的嘴唇,是琴儿。

    琴儿抱着手臂,高高在上地仰着下巴:“哟~说一句对不起就算了,这是欺负我师傅脾气好么嚒?你以为白花花的大米是东家变出来的,随随便便就给你白糟蹋呐?”

    指尖被踩碾得生疼,换在从前阿晓早就一拳头挥过去了。抬头睨了秀荷一眼,不想给她多添麻烦,便按捺下脾气,挣开琴儿的三寸金莲道:“还能怎么样?把我的一碗给关师傅吃,我不吃,当做打掉的一碗被我吃了就是。”

    那力道之大,差点把琴儿挣了个踉跄,却不肯善罢甘休:“你这是什么口气和我说话?也不看看你那碗盛的是什么,我舀的是什么?一个天天在浴房里泡下裑的下-贱-女人,你配和我们吃一样的嚒。”

    阿晓那碗盛的是粗使工人吃的白粥。

    众人正自疑惑,琴儿怎么忽然对师傅这样维护,又被那句“洗下裑的下-贱-女人”惊讶,一时间眼神齐刷刷扫了过来。

    那戳戳点点只叫人忽略不去,阿晓的指尖微微发抖,默了一默,忽而抬起头来笑道:“琴儿姑娘非要我说得更明白些嚒?就算是我不配,但我那碗粥里却不曾给关师傅下药。”

    下药?!一时间姐妹们更是讶然得张大了嘴巴——

    “真是好险,我就奇怪她今天热情得不正常。”

    “难怪一碗粥也不依不饶,原来是藏有猫腻……啧,好赖是师徒一场,心眼儿竟也这样毒。”

    窃窃私语声四下响起,早先尚在狐疑阿晓来历的绣女们又纷纷调转了话锋。

    “啪——!”琴儿四下环视了一周,顿时窘迫起来,慌忙之中一巴掌便朝阿晓脸上煽过去。

    “个小贱-人,你诬蔑我、你挑拨离间……师傅明儿个就走了,我与她无冤无仇,好心给她端碗粥,我给她下药做甚么?还不快闭上你的臭嘴!”

    “是啊,可不就是要走了嚜,再不下点落子药拿什么讨少东家的欢心!”左右都已经被人戳穿伤疤,阿晓捂着火辣的脸颊,也不打算再隐忍了。干脆提起琴儿的衣襟,从她袖子里掏出来一个纸包:“证据都在这里,有眼睛的都能够看见。这药粉红红,倒正好叫八宝粥给掩了,可惜到底是生手,撒得太慌乱,地上可没少留下来痕迹。”

    少东家……落子药?!

    秀荷不可置信地抬起头,两步走到粥盆边,果然看到那青砖石地上撒着一小撮红粉。她嘴上不承认自己怀孕,其实那腹中的些微变化又如何能未曾察觉?想到刚才若不是阿晓,只怕此刻一碗粥早已经落了腹……

    “啪——”抚了抚尚且平坦的少腹,眼眶便红了。蓦地走回来,一样还了琴儿一个耳光,磨咬着唇齿道:“你说,这又是怎么解释?就为了讨他的欢心,便对我的骨肉下此毒手。卑鄙。”

    她的声音低而微颤,却少见的咄咄逼人。

    “人都在这里,想派哪个绣女做都随你意。”小院里传来梅孝廷清幽幽的嗓音。

    下个月是张大拿的寿辰,张锦熙说要绣副贺寿图送给父亲。梅孝廷对张大拿倒是不敢怠慢,夫妻二人一前一后踅进门来,忽一抬头便看到眼前这一幕——琴儿捂着脸颊张口欲言,阿晓冷凶凶地立在一旁,秀荷的手尚且顿在半空。

    不由脚步微微一顿。

    梅孝廷凤眸中一丝笑意悄然掠过,心情径自好起来。

    张锦熙睇了眼地上的碎碗,再看琴儿,猜她事儿被戳穿了,心中讽弄,面上却只淑柔地笑道:“哟,这是怎么了?不就是粥嚜,打就打了,再换一碗就是,看把人为难成这样。”

    那话锋暗指向师傅,果然表姐是向着自己的呢。琴儿顿时有了底气,委屈地掉下泪来:“一向仰慕师傅的手艺,不舍得师傅明天就走,好心端来一碗粥,不吃就算了,也不该寻借口叫人打翻了,反过来诬赖琴儿下药。如今粥也打了,叫人怎么说得清楚,二少爷、表姐您要为琴儿做主啊……呜呜……”

    那梨花带雨,哭起来倒是惹人怜。

    梅孝廷微眯着凤眸,隔空凝看秀荷嫣粉的娇颜,心思只剩又恨又遥远。恨她太多,根源已找不见从何而起;遥远,却是因着近日与琴儿的靡乱孽缠。

    是了,他终于也叫别的女人为自己函了。那堇州府芙蓉客栈夜半听去的阴阳之媾,只叫人堕生裕念、挣扎不出。听到那个男人引导她:“听话,女人都叫男人弄这个。不信你问问美娟,她还帮过小黑。”她嘤宁的喘熄似被浩瀚充-塞,抵挡得有多无力,她说:“我又不会,我不要帮你……我函不住……”

    “试试就能函了。你闭起眼睛,我教你。”

    然后他们你来我往,把一床软褥似蛇儿缠蠕……他一个人孤独的等在窗外,是个甚么滋味?

    所幸后来知道了,知道那红唇来去间是有多么的享受。

    梅孝廷再看琴儿,看那哭得潸潸泪下,想到她被自己充盈得面红耳赤的一幕幕,多少还是生出些怜香惜玉。

    ……呵,怜香惜玉。这个词,从前可是她关秀荷的专属,他从来不曾舍得把这个词用于别的女人,可惜她却不要。她把他一次次艰难筑起的希望又一次次残忍的撕成了碎片。

    梅孝廷便把琴儿的香肩揽入身侧,勾着精致薄唇冷笑:“不过是一碗粥,众目睽睽之下为难她一个乡下丫头。关秀荷,你用得着如此恶毒嚒……爷看上个女人就这样遭你不容?”

    “麻烦二少东家先看清楚,看看她手上攥的纸包是甚么,再来判断是谁恶毒。”对面的女人闻言看过来,目色却冷清,仿佛离他在遥遥天边。言毕坐回到位中,把四年的一应物事收拾归类。

    这一幕,他又蓦然恍惚,想起那十二少年时候,把九岁的她堵在路边,假装玩世不恭地亲她粉嫩的脸儿:“嗨,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打我,那么从此以后爷来保护你。”心跳惶惶而又信誓旦旦——

    心中又萧瑟,还是不快乐。他知道她今天就要辞工了,她这一走,今后就再也不会进梅家的大院。他近日忍着不来绣庄,就是怕惹她不高兴,盼望她会不会因为自己不在,而愿意再多留几天……他知道她喜欢绣。

    梅孝廷的容色冷下来,阴阴地睇了琴儿一眼:“这纸包里藏的是甚么,爷几时容许你给她下药?”

    那眼神竟如寒刀刺穿人骨髓……怎生得才护着自己,忽而竟又反目。

    琴儿蓦地打了个颤,本来寻思着说是自己肚子疼的药,只这一低眉,却睇见表姐看过来的鼓励眼神。

    ——“你要先成全他,然后他才会成全你。”

    想了想,干脆豁出去嘤嘤哭泣道:“没错,就是落子药怎么了……她辜负了二少爷、她和别的男人好了,二少爷却一个人孤清清地为她伤心伤肺,她这样的女人不配得到幸福!二少爷自己不是也说了嚜,她的骨肉若是留着,便是将你彻底的抛弃了。琴儿舍不得二少爷难过……呜呜……我这都是为了成全二少爷您呀……”

    那句句梗咽,只听得张锦熙悄然勾了勾嘴角,暗自睨了对面的秀荷一眼,今番虽却让她逃过了一劫,到底是去了一个眼中钉。梅孝廷是什么人,他自己的东西,自己想要怎么虐都可以,但是旁人却不可以动,哪怕是一根手指头……好琴儿,你自己寻死,这可怪不得别人。

    果然梅孝廷负过双手,清绝的俊颜上浮起一道宠溺笑容:“哦呀~不愧爷把你好一番调-教,这样体贴,叫我怎么感谢你才好呢……那么不如你把它吃掉,吃掉它,爷今后还是一样疼你……吃不掉,哪里来的就滚回哪里去吧。”

    他的身量清逸,着一袭月色印花褂子搭浅青的下袍,执一柄小扇萧萧立在桌边,似与生俱来的孤寂,只叫人贪看不够,还莫名的心疼。

    琴儿错愕地望着梅孝廷好看的脸庞,竟不知他说出的原是这样一句话。但只稍一想夜里被他无情勾弄的一幕幕,心中便不舍得。她知道自己已经回不去了,乡下种田的男人她已经再喜欢不起来……离不开他,离开他就会死。

    便只得蹲下去,把地上散落的粥颤巍巍地舀起来。闭起眼睛,却不敢吃。这药粉不单只是落子,它还绝育。吃了它,女人的暖宫从此就废了。

    张锦熙抚着腰肢,却等不及她吃,怕她一吃复又被留下来。便长叹口气道:“既是落子药,姑娘家又如何能吃?阿绿,你叫婆子带她去账房吧,拿了工钱送回乡下去。念在你母亲与我娘家是远房亲戚,这里发生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回去找个好人家,踏踏实实地嫁了吧。”

    琴儿才把勺子够到嘴边,闻言蓦地又把眼睛睁开,忽然间站起来扑向对面的张锦熙:“我不吃、这药我不能吃……是表姐,表姐她蛊惑我,她还说这样就可以得到二少爷的心,药也是她叫阿绿帮我买的……是你们,你们设了陷阱要赶走我!”

    “闭嘴,你一派胡言——”张锦熙正措辞解释,措不及防之下被琴儿猛然一堆,身子便重重地往后仰躺在地上。

    倘若这样仰下,那衣裳内裹藏的秘密就再遮掩不住。慌乱中想要拉住梅孝廷的衣摆,梅孝廷眼中的眸光却阴鸷得似要杀人。她心知自己在他心中的情分自此便化为灰烬,绝望之下忽然便将桌边的秀荷重重一拽。同归于尽。

    “啊——”秀荷才收拾完一应物事,抱着小竹筐准备离开,被张锦熙如此一拉,整个儿便被脚下的黏粥滑倒。少腹正对着碗碎,怕腹中的骨肉被它刺破,仓促之间连忙将碎片拨开,半撑着手肘跪倒下来。

    那碗碎却来不及推远,蓦地刺入白皙的手腕。一缕夺目殷红汩汩渗出,顷刻间便血流如注。

    腹下亦钝痛,蜷成一团站不起来。

    “三郎……庚武……”叫他,才知道他去了城里,疼得牙关咬得咯咯响,又改叫阿晓快去怡春院,让红姨带几个人过来。

    “秀荷……呜呜,你再忍忍,他们就快来了——”美娟蹲在秀荷身旁,凌乱包扎着她手上的血痕,见她脸色煞白煞白,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

    “闪开!”忽然一道月白身影掠近,有淡淡熏香沁鼻,恍惚间听一声清幽嗓音,整个人便被梅孝廷抱着冲出门去。

    原来他恨她到死,说到底却还是舍不得伤她半分。张锦熙瘫软在地上,看着梅孝廷一袭青袍掠过身旁,抓了抓,却只抓了个空。

    她藏了四个多月的秘密便也空了,因着她身下的干干净净,无水也无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老大嫁作商人妇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玉胡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玉胡芦并收藏老大嫁作商人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