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老大嫁作商人妇 > 第柒回人穷不欺(修)

第柒回人穷不欺(修)

推荐阅读: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捡个校花做老婆一世兵王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浴火重生:毒后归来最强狂兵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WwW.50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梅老太太今年六十多岁,皮肤白润,眼眸放光,保养得甚好。她戏看得累了,听见台下大树旁传来熟悉的轻笑,不由转头去看。看到是离家出走的二孙子梅孝廷,眉头就烦恼地皱了起来,对梅二夫人嗔怪道:“多大的孩子了,又不是小时候,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讲,就这么由着他搬去外头胡闹?”

    梅二夫人叶氏早就看到儿子了,她看见儿子瘦了心就疼,可惜她的儿子一晚上眼睛就没离开过绣女堆里的关秀荷。他心里眼里全是那个戏子生的女儿,为了能和她在一起,宁愿把自个饿瘦了回来折磨他的母亲。

    叶氏心里把秀荷捻死一万遍,嘴上却不敢说。梅老太太本来打小就不喜欢自个儿子的惹是生非,就单单偏心老大,她可不能再说孝廷的坏话。

    叶氏讪讪然笑道:“他呀~,他就是存心好玩呢,出去几天也饿不死,多少人巴着他的好处。这不是念着老太太的好吗,瞧瞧,他坐得离您有多近?”

    侍女给梅老太太揉捏着肩膀,梅老太太半闭着眼睛,摆手一笑:“你也别总替他蒙我,都说他不长进,大半都是你护出来的。他哪儿知道想我老太婆?那是故意坐在近处,好让做长辈们的看了心疼,请他回来呢……我听说是看上了哪个绣女,你指着给我瞧一瞧。咱家的绣女也不算差,真要是喜欢了,纳一个进门也无妨。”

    叶氏可不愿意。说得倒轻巧,那张家是凤尾镇上的高门大户,挑女婿可不要太拣,要先纳了个绣女在屋里,谁还肯嫁进门来?更何况秀荷那个丫头根本就不肯做妾。老太太自己把绣女看得如何了不得,就以为谁都当绣女是盘菜了。

    叶氏的笑容便浅淡下来,代替侍女揉捏起老太太的肩膀:“他玩性大,现在说喜欢,过几天就不喜欢了,我们做大人的哪里当得了真?倒是大少爷,过了年该满二十了,先前给他找的不是这个不满意,就是那个不合心,不如赶明儿先给孝奕挑一个,身边多个人暖铺总也是好的。”

    说着不自觉地看了南洋姨太太娜雅一眼,又和大夫人周氏碰了个眼神。

    老太太偏心老大孝奕,孝奕身体不好,老太太不想娶不好的吧,好的又娶不上,一直搁置这么多年,总也没定下来一门可心媳妇。大夫人周氏常年吃斋念佛,不管事儿,只这一回,见梅静斋在外头带了个姨太太和小儿子回来,倒忽然急上了。

    叶氏想,老大的媳妇要精挑细选,对自己儿子倒好了,绣女就绣女,说得轻巧,要娶绣女让老大先娶吧。

    梅老太太跃过戏台,眯眼觑着对面大少爷净雅的面庞,嘘声道:“倒说的也是,咱家的绣女总归也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改天让老大在暗处里观察观察,倘若真看上一个,就先把事儿办了,冲冲喜,说不准以后身体就好了,到时候再娶大的也无妨。”

    叶氏看了眼人群中轻抿着嘴角的秀荷,那丫头正自端着腰谷儿婷婷地坐着,看起来柔静又舒雅。叶氏心里忽然动了一下,笑笑着应道:“诶,那敢情好。大伯不是说此番要带孝奕出洋见见世面嚒,正好办了喜事,路上也有个伴陪着说话。”

    正说着,一场戏结束了。

    祠堂的主事撩开衣摆走上台中央,咳了咳嗓子,先照例歌颂一番梅家老太爷的仁慈大方与恩惠,末了笑着招呼大家安静下来:“小少爷爱听戏,梅老太爷说了,今天下面的两场,由大家自己点曲名,谁抢到了花球就由谁点,想听啥点啥,点啥唱啥!”

    一众听客闻言沸腾起来,纷纷踊跃地伸手欲接。

    那花球从台上抛下,众人站起去抢,却忽一道清伟身躯立起,花球落进了庚武的手中。

    庚武站到空地前,向台面上的商会头脑们打拱作了一揖:“各位在座的长辈,恕晚辈冒昧打断片刻。”

    “哟,庚三少爷,您这是……”主事的尾音上浮,经年与贵人大户们打交道,养出来一身势利的毛病。

    庚武背对着看客,语气依旧谦虚稳重:“晚辈有一事相商,冒昧打断戏场片刻。”

    他身姿挺拔地站在人群中央,穿着粗布的墨黑长裳,和台上各位衣着富丽华贵的老爷们格格不入。但他的眸光沉静,并没有因为这泾渭分明的气场而生出怯意。

    周围的哄抢声忽然变得安静,看戏的人们都把眼神望向他,还有的低头窃窃私语。

    秀荷从神思中恍然,不由抬头看。

    那管事儿的回头看了眼台面,见梅老太爷点头,便摊摊手道:“什么事儿你但说就是,搞这么郑重做甚么,好好的热闹都让你一人给破坏了。”

    庚武歉然施了一礼,默了一默,沉声道:“当年庚家被抄家后,我母亲因着周转拮据,将东水街上两间二层临街门面出租给了商会。这些年商会并未按着约定付与租金,如今晚辈从大营回来,想要将门面重新接手,平日里各位长辈们忙碌,晚辈多番寻不见主事之人,冒昧趁今日众理事都在,恳请将门面交还。”

    正襟危坐的商会头脑们你瞅瞅我,我瞧瞧他,互相交头接耳起来。要说实话,当年那场码头请愿确实有些对不住庚家,但谁让庚老太爷是会长呢?朝廷拿了庚家办事,那也不是他们去告的密呀。官老爷们要办谁就办谁,又不是他们做得了主。如今庚家大势已去,没有人愿意再去提那从前的事儿了。

    正中央坐的是德高望重的梅老太爷,梅家的两个老爷坐在他右侧,如今的商会会长是梅二老爷梅静海,左侧是两个已经上了年纪的副会长。

    吃了吐的买卖可没人愿意做,不过这样的事儿还轮不到梅老太爷出面,其中一个白胡子的嘎瘦副会长便拖长声音道:“你们庚家当年的变故,我们大家伙看在眼里,心里也都唏嘘不已。但这些都是从前的事儿了,过去的那些不提也罢。你娘这些年支撑一家十几口人不容易,既然回来了,以后就好生安分守己地把家养起来,该干嘛就干嘛去吧。”

    他软绵绵地挡着正题,只字不提那几间铺面之事。底下的看客不敢吱声,只是巴巴地望着庚武宽阔的背影,等待他的反应。

    庚武拱手立在空旷之下,他的头微颔,脚步并不移动。这是一种无声的忤逆,是旁他人等撼动不得的冷毅,气场竟然颇有些驰骋沙场的孤狼味道。

    各位老爷的脸色一变,看来时隔四年,这个从前文质彬彬的庚家最小的儿子,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在北方大营呆的这几年没能把他折磨死,他便抱着他老子的骨灰回来,变成了一条野心勃勃的狼,开始找他们复仇来了。

    所幸现在还是一条雏狼,狼蹄子还没长全。但既然是条狼,为了以绝后患,就得把他轧死在尚在狼崽的阶段。

    梅二老爷梅静海终于笑笑着开口道:“呵呵,虽说朝廷大赦天下,但庚武你一个人这样回来,无凭无据的,我们也不好确保你是否逃狱,还是当真清了待罪之身。再说这几间铺子,当年是衙门拿来充公的,充公了就算是公家的,你要拿回去,那就得重新买。你硬说是庚夫人租赁给商会的,又可有甚么凭据嚒?”

    凭据当然是没有的,庚家出事后,四进四出的老宅先抵押出去大半,剩下的两进一出供全家上下老小栖居,后来不知怎的忽然一夜起火,上百年的宅子就算是烧毁了,甚么凭据都不曾留下。

    庚武抱着的拳头用力收紧,但他一口气焰在唇齿间盘磨着,末了还是吞咽下去。依旧沉着语气道:“晚辈在回城途中遭遇了点事故,衣裳中途不见,赦免的公文丢失,暂时还未能寻到。”

    秀荷心弦一颤,没想到那公文竟然这般重要,可是他为什么不来寻自己讨要?他不是脸皮很厚么,趁人之危,看人不该看之处,后来又为何远远地见到自己便绕道。

    秀荷看了眼阿爹,心里头忽左忽右。

    “臭丫头你敢给我说话?刚才是谁说的和他不认识!”老关福心虚地卯了口酒,虎虎地瞪着秀荷。卖青红酒的铺子还是租的梅家的,梅家是关福的东家,关福不能因为一个庚老三而得罪了老东家。

    那嘎瘦的副会长便得意了,哧哧笑道:“我们做生意的历来靠诚信、讲凭据,你说丢了就丢了,无凭无据的,又没有证人,谁人敢信你?你们庚家虽说破落了,但是生意人的实诚可不能丢,造谣的话说出来可是会要人命的。”

    证人……

    秀荷手中的帕子不由捻紧,忍不住去看庚武清伟的脊梁。此时此刻只要庚武回头将自己挑出,那么她被看去的女儿清白便将对全镇之人昭然若揭。

    可是庚武却并没有回头看她,好像这件事与她本无关系。庚武说:“那天所救之人已不知去向,长辈们若要查阅公文,请容晚辈月余时日,再托信差去北面衙门补办。”

    秀荷一颗石头顿地落地。那空场上庚武一个人凛凛地站着,台面上一群仗势欺人,他却巍然不惧……这样的他,看起来和那天在水潭边欺负自己的汉子简直判若两人。

    秀荷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不想看庚武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盘剥。

    梅静海自然对庚家的底细心知肚明,见庚武不说话,便又宽容地叹了一口气:“你公文都不能拿出来示与大家,那就还是个待罪之身。咱这福城虽芝麻点大,到底是个衙门管制的正经地方,你既还是个罪人,各家钱庄大抵是不敢给你贷利经商了。看在庚老太爷从前的份上,长辈们也不与你计较今日的鲁莽,改天来伯父家里,我让人给你安排个跑差的活儿干干,总也好过在外头打零工,丢了庚家从前的脸面。”

    嘴上笑得和蔼,手却向后台一挥。几名人高马大的壮硕保镖下了台阶,虎虎地走向庚武,欲要架起他的胳膊,把他“劝”出去。

    “等一下——”秀荷的手帕捻进掌心,脑袋一瞬空空白白。

    晚春一直暗中打量秀荷,见秀荷忽然站起,猛地将她往下一拽:“不要命啦,明眼人都知道梅家和庚家不对盘,你还倒逆着东家说话?你得替你阿爹和哥哥想想。”

    晚春压低声音说。

    这当口不过秒秒之间,并无谁人在意两个娇小的绣女。然而感官异常敏锐的庚武,却已经捕捉到秀荷欲言又止的眼眸,和那意料之外的决绝。

    呵,傻瓜,不是恨不得撕了自己嚒?庚武的眸光镀上一层暖意。

    “打扰了,恕晚辈先行告辞!”冷冷地对台上老爷们抱了抱拳,压低的视线凝了秀荷一眼,大步流星穿过人群离开了戏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老大嫁作商人妇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玉胡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玉胡芦并收藏老大嫁作商人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