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老大嫁作商人妇 > 第壹回青红十里

第壹回青红十里

推荐阅读: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捡个校花做老婆一世兵王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浴火重生:毒后归来最强狂兵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WwW.50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积贤里卖酒铺子的老掌柜关福,毕生愿望就是把闺女关秀荷嫁出去,不缺胳膊少腿的嫁谁都行,只要不是梅家二房出的那个混世魔王。

    提起梅二少爷梅孝廷,老关福就恨得牙痒痒,那小子把秀荷迷得神魂颠倒,他以为关福不知道闺女被他害得差点跳了潭子。关福祖上跟扒儿手的祖师爷东方朔有一腿,眼神儿厉害。见秀荷晚上躲在被窝里偷泣,白天还要装作没事儿的忙里又忙外,心里头就跟刀割了一样疼。

    梅二这小子心肠狠,手段辣,他占着有钱有势又生得俊,从九岁起就霸着小秀荷,不允城里的其他男孩儿染指,如今把秀荷拖到十六岁大龄剩女了,说不要他就不要了……呸(puei)!不要了更好,关福还舍不得把闺女嫁给大户人家受气呢。

    关福心疼闺女,嘴上还不敢说得太直白,怕伤秀荷的自尊。说了一上午,嘴角都起了泡:“照老北面的规矩,姑娘家家十二岁就该定亲,十三四岁把喜事儿一办,满十五就同房,超过一天都是剩……可怜你娘去得早,来不及早早替你寻一份好姻缘,害得你如今也没个主儿……本来这老娘们操心的事我大老爷们不该参合,没办法,你不嫁你娘就不肯安心呐,夜夜梦里头来找我哭诉……我可不敢总见她,你哥的媳妇没还找上呢,老关家的孙子还没影儿,我可不能先蹬腿,我一蹬腿准便宜了那梅二家的臭小子……”

    他神经大条,说着说着,自己又绕到那触点儿上去了。

    这二年,福城地界旱涝失衡,乡下收成不好,连带着城里的生意也不是那么好做。晌午时分,店里头没有什么人,静悄悄的,秀荷一勺一勺往酒斗里灌着青红。那糯米与红曲同酿的酒水因着青青红红的色泽而得名,顺着漏斗袅袅地流进了酒坛里,一只小蚊子在水面上扑扇扑扇,忽而便没入了深潭……秀荷的手一抖,记起那天自己在水草攀缠中挣扎的模样。

    关老头还在唠叨:“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你看老徐家的闺女,和你一样大,人第二个小子都生了……”

    “扑通——”秀荷把勺子往酒缸里一扔,扯扯袖子站了起来。

    “呼——”门外站着的两名婆子连同关福顿时暗暗舒了口气。

    “嘿嘿,就说姑娘家最懂事,孝顺,不为难人!”长着大黑痣的媒婆扭着一对儿厚圆的臀,走上前,拉着秀荷葱白的手指笑盈盈。

    另一名婆子便把水烟斗在咯吱窝里一夹,凑近将秀荷打量起来。福城人相看媳妇,要看脸、看牙、摸手、量足,婆子扯扯秀荷的头发,扳扳秀荷的下巴——眼睛明亮皮肤嫩,唇红齿白牙口好,不错;又拍了拍秀荷的手心手背——除了指尖上有些绣娘的浅茧,其余都是旺夫的福气相。

    婆子挺满意,对媒婆微微一点头。

    媒婆的绰号叫“对对碰”,美其名曰“撮一对成一对”。

    当下便欢喜了:“我们姑娘是正经人家,若不是她娘去的早,被家里头拖累了,从小也是穷人家的小姐富养着。”又对关福道:“那户人家也是个富庶的家底,就是少爷年纪小些,想取个大几岁的媳妇姐管管。我瞅着秀荷挺懂事,正合适。”

    秀荷莫名的上来一股怄气,低着头闷出一句:“你可跟人家说清楚了,我是个没缠足的大脚。”

    这年头没双小脚的姑娘嫁不了好人家啊,乖乖,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媒婆倒吸一口凉气,正要讪讪解释,那婆子早已经弯下腰,掀开秀荷的裙角去看了——

    她今日穿得素朴,简简单单一抹青莲色的褶子长裙,里头的绣鞋儿纤细玲珑,婉约轻薄,好看是好看,可惜是一双天足。

    可惜了,可惜了。

    “不行啊,我们太太最重老规矩。”婆子惋惜地摇摇头,手帕拍拍袖子,要走了。

    秀荷便知道接下来和自己没关系了,她下午还要赶去绣坊里忙工呢,见酒装得差不多了,就把坛子一个个挪到二轮板车上,吱嘎吱嘎推着走了。

    身后自然是关老头的唠叨。自从那天庚武把秀荷衣裳不整地从水里背回来,阿爹请媒婆请的是越发频繁了,他一定是想趁着风声还没传出去前,快点儿给自己定一户好人家。

    可是四邻街坊都长着眼睛,风声是那么好掩的嚒?

    三月的天雨水多,昨夜才下过一场雨,每家的屋檐下都在滴水,路上湿漉漉的打滑,秀荷走得很慢。她学了她娘,从小就是美人胚子,那推车的身体微匍,少女俏婷的腰胯和胸脯便对人藏掩不住。

    怡春院的老-鸨红姨懒散散地倚在门框上,老远见到她来,就瞅着她的步子吃吃笑:“哟~,还疼着呐?那姓庚的小子也不懂疼人。”

    看,他们都以为她被庚家的三少爷“睡”了。

    秀荷咬了咬下唇没说话,她没有告诉别人,她那天其实是想死呢——

    阴天的傍晚绣房里光线晦暗,那针线密密麻麻看得人眼花,婆子在窗外唤:“嗨,叫你呢,那丫头你出来。”

    梅家的刺绣在江南一带颇以灵秀而闻名,掌家的老太太说,姑娘家家二十岁以前灵气最盛,过了二十,往后就一年比一年烟火味儿了。绣坊里的绣娘大半都是未成家的丫头和俏美的新嫁媳妇,秀荷的针线走得云里雾里,不晓得来人是在叫她。

    满心绪都是梅二少爷梅孝廷那一副桀骜不羁的恼人模样,他把她堵在廊间的阴影里,他生得煞是好看,略微上挑的凤眸总是不语先自含笑,这是他惯常的笑容,总让人捉磨不透。穿一袭笔挺玉白绸裳,十□□岁的风华年纪,端得是如玉清风,他说:“总和你说你不信,我娘说婚事但随我自个的意,我愿娶谁她就认谁做媳妇。”

    那目光澄明,情思潋滟,靠得近了身上都是好闻的淡淡茶香。秀荷不敢抬头,心口怦怦怦地跳。

    他却以为她不信,睇着她娇满的胸襟,又坏坏地勾起嘴角:“不理我?暂且放你一马,等你做了爷的少奶奶,看你不向爷求好讨饶。”忽然趁秀荷不注意,就偷亲了她的颈。从前他也偷亲她,但那时候都只是亲她的唇和脸。他这人坏虽坏,但守信守则,倘若不是没有把握,他可不会坏心眼动她。

    ……

    清茶余香,唇齿留芳。

    秀荷的双颊便有些红,一不小心刺痛了手指头。等到姐妹们都看她,方才晓得那婆子原来是在唤自己。

    梅二夫人叶氏把秀荷叫去她房里说话。

    梅家富贵,是春溪镇的首富,那一木一桌一席一椅都是上等的金贵材料。婆子叫秀荷站在屋子正中央。那天是阴天,乌压压的,路上走得太快,鞋面上沾了泥点子,秀荷穿着绣女的衣裳,清清寡寡地立在叶氏面前,不免生出些局促。

    这是梅孝廷的娘,是和老太太一起掌家的二夫人。秀荷一点儿准备也没有。

    叶氏却只是和蔼地对着她笑,这是个华贵端庄的美妇人,算起来应该有四十出头年纪了,因着保养甚好,看上去却比实际年龄要轻上许多。

    她就那么一直笑着,看着秀荷鞋面上的泥点子,然后抬起头来说:“没事,你过来,坐我这边。”

    “是,夫人。”秀荷福了一福,依言坐过去,乖巧巧地含着头,没把礼仪忘却。

    “不客气。”叶氏依旧笑盈盈看着秀荷的鞋面。

    秀荷暗暗把脚往裤管里缩,心里怪起自己来,怎么好巧不巧,新的工服下午刚洗了,穿了去年短掉一截的裤子;又想起梅孝廷,也不提前和自己说一声,丢他的脸儿啦。

    叶氏见她藏脚,好像忽然才恍惚过来似的,又抬起头来说:“他没给你买鞋啊?”

    “是。”秀荷下意识一答,顷刻又觉着奇怪,忙又添了一句解释:“晚辈的鞋都是自己做的。”

    “也是,没有缠足的脚,并不好在外头做鞋呢。”叶氏抚着秀荷葱白的手面儿,满目都是慈爱,然后看着秀荷的手腕不经意道:“这镯子他送你的吧?这小子胆儿大,从我这儿拿走的时候也不和我说一声,我倒还以为是哪个丫鬟偷了去,冤枉把丫头打了一顿。”

    她说着若有似无地嗔了陪侍的丫头一眼。

    身旁绿衣丫头的脸色不太好看了。

    秀荷眼睛澈然然地望着叶氏,平日里只听孝廷说自己的母亲如何宽容仁爱、读过书、识大体、又如何地喜欢她,哪儿经历过这阵势。

    她才想张口,婆子却不适时地给她递来一杯水。她只得低头抿了一抿,卡在嗓子眼里的话就又给喝了下去,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叶氏却不喜欢秀荷的这双眼睛,这双水汪汪的眼睛讨人怜,天生会勾男人的魂。梅家的男人都是干大事的,她的独子孝廷不能被儿女情长拴绊。

    叶氏又看着秀荷细软的鬓发:“耳环也是,我以前顶顶喜欢这种颜色,他爹也总说我戴着好看,没想到去了你这里,戴着也很不错……蒋妈妈,你瞅瞅她戴着好看不啦?”

    “是夫人您的宝贝矜贵,怎样的人戴着都抬身份。”婆子的眼睛不正眼看秀荷。

    秀荷活了一十六年,这一刻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小偷。先前孝廷拿来送她,那时候并没想到多少贵重,只当是爱慕的双方你来我往,哪里晓得都是他从他母亲首饰里偷来的,简直都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了。

    这会儿摘下来也不是,戴都戴了;不摘吧,脸皮也够厚,都晓得东西是别人的。

    “……对不起夫人,是秀荷莽撞了。”秀荷把手覆上镯子往外拉。

    叶氏看见了,也不阻拦,只笑盈盈地把眼睛瞥向窗棱:“我不过随口一说,你不用往心里去。我们这样的人家,和你们是不一样的,首饰太多,少一件两件没有什么。我看他送了你这些,可见你在他心里是等同于我的,不怪他三番五次地说要娶你。”

    “是。”秀荷说了一句到现在都后悔的话:“秀荷和二少爷是真心好,并非贪图他的钱财身家,秀荷日后定然好好孝敬夫人和老爷。”

    叶氏听完就笑了,仿佛在听一个荒谬的笑话。她先对着蒋妈妈摇了摇头:“还是太嫩了,不懂事理。”

    然后又慈眉善目地看着秀荷道:“梅家这样的家世,哪个女子不愿和我们孝廷真心好?孝廷心性单一,我常对他说,那些三教九流的女儿家最是薄情,看中的不过是你现下风光。他总不信,总同我说你与旁人不一样。我见你确实不一样。然而这婚姻嫁娶讲究的是个门当户对,你要进门也可以,但是只能等着,等那正经的奶奶过了门,然后才能轮到你……

    这做妾呢,爱与不爱都是不快乐的。他若不爱你,你活得太低贱,还不如一个掌事的大丫鬟;他若爱你呢,你却愈发痛苦了。我们老太太讲规矩,妾不能与丈夫同卧同眠,呆两个时辰就得回大屋。你这厢还没把被褥与他暖热,他就得回到他的正房屋里头,那才是他入族谱的妻室。梅家的生意得大江南北地跑,平时里你更是连他的面也见不着,他回来了也不是你的,他还须去陪伴他的妻子和孩子。还不止这些,你生下的骨肉也不能光明正大地管你叫娘,你只是这座宅子里的姨……”

    “别说了,我不会做他的妾。”那一字一句针扎一般揿入十六岁的秀荷心尖上,秀荷的指尖掐进手掌心,蓦地打断了话茬。

    叶氏却还要说:“凤尾镇上张家的小姐张锦熙,前些日子他二人刚刚见过面,小年轻儿的,见几次就熟络了,亲事大抵年末就定下来。他心软,这些怕是不好和你讲。我们做大人的,却不能不说。不是我不肯抬举你,实在你母亲是个戏子,真让我把你扶了做大,老太太那边我也不好同她张口。你也莫要在孝廷面前怪我,我现在同你讲,也总是为了你好。”

    她嘴上叹息着秀荷早逝的母亲,眼睛却还是笑凝着秀荷婉秀的双足。

    “总和你说你不信,我娘说婚事但随我自个的意,我愿娶谁她就认谁做媳妇!”那少年信誓旦旦尚在耳畔环绕,却原来他早已经见过了他命中的良人……

    秀荷站起来,深鞠了一躬:“夫人教导得是,秀荷都听在了心里,也不会在二少爷面前提及半句。绣房里的活耽误不得,恕秀荷这厢先告辞了。”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呢?

    后来梅二夫人搀着蒋妈妈的腕站起来,热情地请她留下来用饭,又叫丫鬟取了两匹缎子送给她做衣裳。

    秀荷都没要,她迷迷糊糊地从梅家老宅里走出来,一个人在荷潭边坐着坐着,也不知道怎么就浑浑噩噩地淌进了水里,再醒来的时候就被庚武压在了胸口下……

    “我和庚家三少爷没什么。”秀荷把酒坛子一个个抬进老鸨红姨的后院。

    红姨眯着一双凹陷的媚眼,意味深长地从秀荷步履之间掠过:“呸,闺女的腿儿紧,碎步不开岔,你瞒得过别人可瞒不过你红姨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老大嫁作商人妇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玉胡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玉胡芦并收藏老大嫁作商人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