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亿和尊严

作者:胡杨三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神级强者在都市捡个校花做老婆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一世兵王最强狂兵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www.50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陈婉茹大吃一惊,接过医生手里的笔都抓不稳,当即就‘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安澜赶紧弯腰下去捡起笔塞在陈婉茹的手里:“茹姨,赶紧签名吧,时间就是生命,时间久了,要真保不住就麻烦了。”

    陈婉茹这才反应过来,然后用颤抖着的手在手术单上签名,而那哭泣的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滑,有两滴直接落在了手术单上旆。

    而护士则递给安澜一把交费单:“赶紧去交费,交费后到人/流室那边去,我们这边马上送她到人/流室去,那边已经在腾出手术床位来了窠。

    安澜点点头,拿了一堆的手术单跑去交费,医院总是人多,即使是急诊科交费也要排队,而等她把费交了回来,安瑜已经不在急救室了。

    安澜对医院不熟,还问了好几名医护人员才找到在后面两栋楼的人/流室的,待她赶到人/流室外边的等候大厅时,陈婉茹已经坐在一个角落的塑料凳子上哭得稀里哗啦的。

    “都是博耀害了她,”陈婉茹哭泣着控诉:“博耀资金链断裂了,陷入破产的危机,虽然你爸一再说不要安瑜操心,让她安心读书,可博耀越来越艰难,你爸整天东躲西藏的,安瑜她能安心读书吗?你跟你母亲又自私自利只顾你们的沁园,不管云博的死活,安瑜她不忍心看到自己的父亲那么难.......”

    安澜就安静的坐在一边听着陈婉茹的哭泣和埋怨,安瑜出了这样的事情她自然也是伤心难过的,毕竟,不管怎么说,安瑜也还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可陈婉茹这数来数去最终却把安瑜私自堕/胎的责任推到了她和母亲的头上,让她觉得有些受不了,又不是她和母亲让安瑜用身体去换那些男人的空头承诺的?

    好在这时有护士跑过来喊:“顾安瑜的家属,麻烦进来一下。”

    安澜看了眼哭得眼皮红肿的陈婉茹,稍微犹豫一下还是赶紧站起身来跟那护士一起走向人/流室那边。

    “顾安瑜的手术已经做完了,这是医生给开的药,赶紧去交费拿了,其中有个暖宫贴等着用的。”护士把一张交费单递给安澜。

    安澜点点头,二话没说,转身又朝楼下跑去,而这一次不仅要交费,同时还要去药房领一堆药物了。

    待她把一大袋药拿回来,陈婉茹已经停止了哭泣,看见她回来,即刻把这袋子药接过去,然后转身就朝病人观察室跑去了。

    安澜稍微愣神一下,正犹豫着要不要跟上去,偏偏手机在这时响起,她掏出来一看,居然是父亲打过来的。

    “安澜,你在哪里啊?”顾云博的声音带着几分抑制不住的惊喜传来。

    “我在医院呢,”安澜如实的说:“爸,你......你在哪啊?”

    “你在医院?”顾云博显然对她的话有些怀疑:“我也在医院啊,我在你母亲病房里,怎么没见到你啊?”

    “哦,那我马上过来啊,”安澜迅速的挂了电话,也顾不得去看安瑜了,父亲这个时候到医院来找她,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的。

    待安瑜跑回母亲的病房,父亲顾云博果然坐在那,而病床上的母亲却是不见了,这吓了她一大跳,赶紧问了句:“我妈呢?”

    “看护带她照B超去了。”顾云博见她那紧张的神色赶紧安慰着她:“别紧张,你妈做了手术后恢复情况很好,应该没什么事了。”

    安澜点点头,这才看着面容憔悴的父亲问:“爸,你到这里来找我......究竟什么事?”

    “安澜,爸的情况你也清楚,博耀现在日子非常艰难,”顾云博说到这个就叹气,好半响才说:“我昨天看了报纸,原来水寒对你这么好,你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依然还如此的维护着你......”

    “爸,你究竟要跟我说什么?”安澜迅速的截断了父亲的话。

    “爸这两天凑到了一些钱,但是依然还差了几个亿,我想你是不是跟水寒说一下,我也不是跟他借钱,就让他帮我担保一下,我贷款......”

    “爸,现在哪家银行还会贷几个亿给你?”安澜睁大眼睛盯着顾云博,现在银行对博耀都是避之不及好不好?而且过去贷出来的款项也都在不停的想要连本带利的追回好不好?

    “银行是不会贷款给我了,但是银行会贷款给海米科技啊,”顾云博一脸自信的说:“我查过了,海米科技居然没有贷款记录,也就是说,海米手机这三年发展一直很好,而且也一直都是靠着赚回的盈利在扩大而不是靠着借贷在过日子,这样的企业找银行贷款,那是非常容易的事情,所以......”

    “爸,我不可能跟他借这么多钱的,”安澜迅速的切断顾云博的话,然后看着自己的父亲说:“而且,易水寒也不可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借这么多钱给你的,何况,我也没那么大面子。”

    “我不是让他借给我,”顾云博依然耐心的给自己的女儿解释着:“我只是让他出面给我担保,担保你懂吧,就是他只是出一下面而已,贷款人还是我......”

    “可万一你还不上贷款,银行会找他的,”安澜再一次抢断父亲的话,然后看着顾云博说:“爸,我虽然是搞音乐的,但我的副科修的是金融管理,这么大一笔款,水寒他肯定担保不了,而且,我也跟他开不了这个口。”

    “那你的意思就是等着博耀破产,然后我因为各种违规违约被带走?”顾云博的声音忍不住提高了两个分贝:“安澜,你怎么可以这样啊?博耀破产对你有什么好处?博耀要真破产了,那沁园还能保得住吗?”

    “我没有说坐着等博耀破产,”安澜迅速的给自己的父亲辩解着:“我这两天也有去博耀看过,我也希望能从中找到一点办法来,我想除了借贷,博耀也许还能从自身想办法......”

    “还能想什么办法?”顾云博烦躁的道:“那些已经开发的楼盘差不多都卖完了,而且很多房子是卖了现在因为停工交不了楼,还有一处是因为没有修建到预售楼的标准拿不到预售证,然后可以卖的就是一块还没开发的空地......”

    “那就把那块空地卖了,”安澜想都没想的说:“这块空地一旦出手,你的钱不就回来了?然后博耀不就又活过来了。”

    “卖不掉啊,”顾云博烦躁的喊着:“安澜,那块地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也找过易天泽不是?人家都不买啊,我有什么办法?”

    “那是因为你要价高啊,”安澜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当务之急,你就把那块地给亏点本卖了不就得了?为何非要原价卖出去啊?”

    “亏得亏十几个亿啊,”顾云博看着自己的女儿摇着头:“安澜,你不懂啊,那块地当初的确是拿价高了点,但并没有高达十几个亿的地步啊,现在那些个地产公司见博耀陷入危机了,就趁机压价,他们这是落井下石啊,我要亏十几个亿把那块地给卖了,拿到手的钱还欠债都不够......”

    安澜的确是不懂商场上的事情,不过落井下石的道理也还是懂的,像目前这种情况,的确是没有人傻乎乎的原价来买那块地,估计谁都想要把价压到最低,或者干脆等博耀破产了然后拍卖了再出手,那会更便宜的。

    安澜正欲开口再说,恰好父亲的手机响了,顾云博赶紧到阳台上去接电话,因为门没关严是虚掩着的,安澜隐隐约约的听见父亲在说:“放心吧,你没见报纸上报道吗?我女婿护着我女儿呢,他不会不管我的......”

    安澜只觉得悲哀,替父亲也替自己,原来博耀已经到了需要利用易水寒到这个地步了,而博耀能在泥潭里支撑到今天,是不是多少也还是跟自己和易水寒的婚姻有关系?

    大家都知道海米科技蒸蒸日上,海米手机销量直逼几大巨头,销售排行榜已经迈入全球销量前十名去了,而且势头也还不断的在上升。

    于是,大家就想着,易水寒是顾云博的女婿,想着海米科技不可能置博耀不顾,所以大家对顾云博的追债并没有真的到穷追猛打的地步去?

    “安澜,你怎么了?”被看护推回来的秦沁一看着坐在椅子上发愣的女儿关心的问。

    “哦。我没事,”安澜赶紧回过神来,用手指了下阳台上打电话的顾云博说:“爸过来了。”

    “我知道,他过来的时候我刚好要去照B超呢,”秦沁一已经在看护搀扶下在安澜旁边的沙发椅子上坐下来了。

    顾云博打完电话进来,看见秦沁一已经回来了,关心的询问了几句她身体状况的问题,秦沁一就说没什么大事了,再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之类的话。

    “那我先走了,”顾云博站起来对秦沁一母女说:“我事情还很多,就不陪你们吃午饭了,等沁一你出院后我们再在沁园聚一下吧。”

    秦沁一点点头,叮嘱顾云博要小心些,工作不要太累了,然后安澜把父亲送到楼梯口。

    “爸,”安澜叫住了正欲下楼的顾云博,稍微犹豫一下才说:“安瑜在后面那栋楼的一楼......”

    “什么?”顾云博当即大惊,然后又烦躁的骂了句:“真是不争气的东西,丢脸丢到家了。”

    “安瑜也是为了博耀,”安澜几乎是本能的帮安瑜辩解着:“爸,她现在肯定很痛苦,你等下去见到她......就不要再责骂她了。”

    顾云博‘嗯’了一声,然后默不作声的下楼去了,显然安瑜的事情多少也还是打击到了他,毕竟哪个当父母的不心疼自己的孩子?

    安澜回到母亲的病房,看护已经把母亲定的午餐给取回来了,看见她进来,即刻就说:“早上不知道大小姐你要在这吃午饭,要不我这会儿去食堂帮你买一份?”

    “不用了,我等会儿自己去吃就行了,”安澜迅速的婉拒着看护的好意,然后淡淡的说了句:“那李姐你也去吃饭吧,我在这陪我妈一会儿。”

    李姐出去了,安澜要帮母亲把饭盒盖子揭开,而秦沁一则用手拦住了,看着她问:“你爸来这里,是不是又想你给他帮忙?”

    安澜点点头,苦笑一下说:“爸已经把主意打到海米公司头上去了,他想让易水寒帮他担保贷几个亿的款,你说我怎么跟易水寒开得了这个口?又不是几百万的小事。”

    “你爸......他这是即想保住帅又不舍得丢车啊,”秦沁一摇着头叹息着:“当然了,现在他这样的情况,即使丢了车也未必能保得住帅,没准丢了车帅死的更快,所以他才死活不肯丢车。”

    “那怎么办?”安澜听母亲这样一分析,更觉得头痛了。

    “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秦沁一用手抚着头,然后看着安澜试探着的开口:“要不,你还是听你父亲的建议,厚着脸皮找一下水寒.”

    安澜听了母亲的话苦笑了一下,然后低声的道:“妈,现在不是我找不找他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找到他的问题,他原本跟我说好今天上午去领结婚证的,可昨天他没有回家,然后今天他手机关机。”

    “什么?”秦沁一大吃一惊,原本靠着的身子都坐直了:“那水寒这是什么意思?他不说......”

    安澜没有啃声了,她刚刚在帮安瑜排队缴费时还曾拨打过易水寒的手机,可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由此可以看出,他是不会和她去办理结婚证的了。

    或者是,他已经不能和她去办理结婚证了!

    不管说出于他自身的原因还是出于他家庭的原因,总之,结果都是一样的。

    这样也好,她想,至少还省了以后去办理离婚手续的麻烦,不会让他以后跟别的女子结婚时还背上一个已婚男人的身份。

    “要不这样吧,”秦沁一想了半响才又对安澜说:“你去公司找一下他,就说他曾经答应你的保住沁园一事就算了,沁园不用他负责保住了,只要他答应帮你父亲担保贷款一事就可以了。”

    “妈,这怎么行啊,”安澜略微有些吃惊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沁园是外公留给你的啊,万一以后......”

    “保不住就保不住吧,”秦沁一无奈的叹息着:“我有什么办法,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父亲这样子都不管吧?”

    “......”

    安澜无语了,对于父母间的这种感情,她实在无法理解,她曾以为母亲心里多少是怨恨父亲的,之前母亲也一再说博耀可以破产,但是沁园一定要保住。

    可博耀真的走到了即将破产的边缘,父亲真的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母亲居然要放弃自己誓要保护的家园都要帮父亲?

    八月初的南方,酷热的夏暑,安澜从地铁站走出来即刻感受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塑料的凉鞋底都几乎要被水泥的路面烫得融掉一般。

    她撑了把伞走在海米科技外边的街头,这是她第三次来海米公司找易水寒。

    其实周一下午她就去过一次,可易水寒的首席秘书张雯非常礼貌而又公式化的告诉她:“总裁不在,他没来上班。”

    前天她又去了一次,张雯还是那样告诉她,易水寒不在,没有来上班。

    易水寒没去上班,那她就想着他是不是出差去了?于是试着打他手机,可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也给他发短信,一条又一条,可他却从来没有回复过一条短信回来。

    这几天晚上她都住在一品江南的,其实一个人住在那么大一套房子里睡不好,而她那晚做的梅菜扣肉也一直还放在冰箱里,总想着他回来了就蒸给他吃。

    可他一直没回来,今天是周五,上午母亲出院,她亲自把母亲接回沁园去,然后吃了午饭,又还是再一次坐地铁出了门。

    她想着事不过三,再说周一她就联系不上易水寒,这都周五了,易水寒如果出差的话,也应该回来了吧?

    太阳毒辣辣的照下来,即使撑了伞也只能遮住阳光而挡不住那热浪,伞下的她满头是汗,隐隐约约觉得背后的衣服都湿了。

    等她到海米公司时,正是下午两点多,刚上班一会儿。

    她刚走到易水寒办公室门口,都还没来得及开口,其中一个秘书看见她就说:“总裁不在,他今天没有来上班。”

    她稍微楞了一下,想要说什么,可那些秘书个个低头做事,完全是一副不想理会她的样子,哪里还有一个月前她来这里时待她的那种热情。

    她是识趣之人,死皮赖脸的事向来不会,于是点点头,轻轻的道了声:“谢谢,”然后便转身朝电梯方向走去。

    刚走两步,听见后面张雯在喊:“二少夫人。”

    她回过头去,张雯已经两步走过来,看着她真诚的道:“总裁他真不在,从周一开始,他就没来上班了,手机也关机,我们联系不到他。”

    “谢谢!”安澜真诚的道谢,她相信,张雯没有骗她。

    张雯没有骗她,可没有骗她又有什么用?易水寒手机关机,也不来公司上班,这显然是——躲着她了。

    不管是他自己要躲着她,还是他迫于家庭的压力要躲着她,总之,事实证明,他已经不愿意,或者是不能跟她办理结婚证了。

    既然这样,那她还是知趣点吧,尤其是在博耀陷入危机的时候,如果她还赖着不走,别说是易家人,就是她自己也有些看不起自己了。

    她从海米科技公司出来,然后又坐车去的一品江南,好在路途不遥远,两个站的公交车而已,很快就到了。

    安澜想着自己去收拾行李离开,然而她没想到的是,等她用钥匙开门进去时,她的行李箱已经被收拾好摆放在门口了——

    而客厅里,邵含烟正喝着热茶安静的等着她。

    安澜稍微愣神一下走过去,在沙发边站定,看着沙发上喝茶的邵含烟,依然还是轻声的喊着:“妈,你怎么过来了?”

    “别叫妈,你这声妈让我觉得恶心,”邵含烟放下手里的茶杯,然后拿出一份资料丢在她跟前:“看看,有没有冤枉你的地方?”

    安澜稍微迟疑一下拿起来,其实就是五年前她跟易水寒分手一事的调查资料,主要是一些访问记录,其中有迈克等人的作证,她在和易水寒分手前一天跟邓去酒店开了蜜月套房一事。

    “这些事情你究竟有没有?”邵含烟看着放下资料的安澜冷冷的问。

    “有,”安澜如实的承认。“只是......”

    “我不想听任何原因,”邵含烟迅速的切断顾安澜的话:“我也不是来听你解释你当初为何要抛弃水寒去跟那个老男人当情/妇的,当然,那个时候水寒穷,你想飞上枝头当凤凰出卖自己的身体我也无权指责你的行为,毕竟娱乐圈里大多数女生也都是靠这样的潜规则出来的,你的做法没有错,至少站在你的角度来说甚至是对的。但是——”

    邵含烟说到这里停顿一下,然后一双美目冷冷的盯着安澜道:“你认为你没有错的行为我们易家不接受,而你的这些丑闻也不可能给水寒以及他的公司带来正面的形象,所以,我们希望你有自知之明,不要总是去海米公司找水寒了,他根本不想看见你知道吗?”

    “......”

    安澜默,她不知道,因为易水寒没有跟她说起过分手,他甚至还说要跟她结婚,所以她才错误的以为,她跟他之间,还没有到结束的那一天。

    如果易水寒明着跟她说了不想见到她之类的话,她断断不会那般不知趣,还见天的朝海米公司跑,就想知道他的消息,就想见见他的人。

    “我知道水寒当初和你结婚是有个协议的,”邵含烟看着沉默不语的安澜说:“他答应帮你保住沁园,而你那沁园我找人帮你估过价了,顶天了也就值1.5个亿,你看这样吧,我直接给你两个亿,从此以后,你和水寒就两清了可以不?”

    安澜就站在那里,看着一身时尚装束的邵含烟,看着她手里的那杯热茶,而那茶叶是西湖龙井,还是她从沁园带过来的。

    她淡淡的道:“邵夫人这是太客气了,其实那协议只是我和易水寒之间私下里的协议,并没有做过任何公正,做不得数的,既然易水寒他不愿意跟我这样的人继续生活下去,而沁园到现在也并没有失去,还没到需要他出面来保住的地步,所以他不用履行那承诺。”

    邵含烟微微一愣,而安澜则已经提着自己的行李箱朝门外走去,连着被易家人两次赶出家门的心情虽然不好受,可她总不能在邵含烟面前失了尊严。

    邵含烟没想到顾安澜这么好打发,她还以为顾安澜会跟她讨价还价呢,谁知道人家一分钱不要提着行李就走了。

    于是,她几乎是本能的追到了门口,看着换鞋的安澜皱着眉头又说:“顾安澜,你可想好了,走出这个门你和水寒就断得一干二净了,你现在放弃这两个亿不要,那从今以后,你就不能再来纠缠着水寒了,因为易家的二少夫人,无论如何也都要历史清白,海米总裁的头上不能戴那么大一顶绿帽子。”

    安澜听了这话楞了一下,淡淡的道:“谢谢邵夫人的提醒,我从来就不是死缠烂打之人,至于你说的绿帽子么,我只想说一句,我从来没有给水寒戴过绿帽子,不管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

    安澜说完这句,即刻拉着行李箱朝电梯走去,她知道放弃两个亿会让博耀更难,可如果接受两个亿,那会让她在易水寒心里失去最后一丝尊严。

    两个亿和尊严,她选择了尊严!

    钱没有可以去赚,如果尊严都没有了,她要怎么去活?

    ---分界线---

    易语嫣看着从楼上走下来的母亲赶紧迎了上去,接过她手里的手袋又帮她拉开车门,然后夸张的恭维着:“老妈辛苦了,为了我二哥的幸福,老妈你可没少出钱少出力。”

    邵含烟上车后狠狠的瞪了一眼拍马屁的女儿,然后冷冷的道:“力我倒是出了不少,钱我可一分钱没出。”

    “什么?”易语嫣略微有几分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没,微微皱眉道:“可我刚刚在车里明明看见顾安澜已经拉着行李箱离开了啊?”

    “她是离开了啊,”邵含烟冷冷的道:“估计她还在做梦呢,想着用这样的行动来感动你哥,让你二哥觉得她的确是爱他的人而并非是为了他的钱,这种伎俩和当年的董佳慧如出一辙,看来小三也就这么几招。”

    “顾安澜当初参加选亲晚会的确不是为了二哥的钱,”易语嫣几乎是本能的帮顾安澜辩解着。

    “嗯,她当初是为了你大哥的钱,因为那场选亲晚会是为你大哥举办的,”邵含烟顺着语嫣的话题接过话去:“所以说,你看看她都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啊?谁有钱就想着跟谁?”

    “妈,那晚三十九名选秀佳丽呢,”易语嫣继续辩解着:“按你这样的说话,难不成来参加选亲晚会的女人都是奔着大哥的钱来的?要是大哥听到这话不知道会伤心成啥样,你这不就说他个人没有任何魅力了么?”

    “......”

    -----

    亲们,今天依然八千字更,胡杨的更新一直稳定给力,如果还有月票的亲,如果也喜欢胡杨的文,如果愿意支持胡杨,能把月票在客户端投给胡杨么?胡杨真的需要你们的支持和鼓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纸婚厚爱1首席的秘密情人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胡杨三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胡杨三生并收藏纸婚厚爱1首席的秘密情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