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都这么巧

作者:胡杨三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神级强者在都市捡个校花做老婆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一世兵王最强狂兵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WwW.50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她这人向来不喜欢跟别人吵架,再说了,真要吵架耍浑的话,她肯定不是陈婉茹的对手。

    于是,她就淡淡的道:“茹姨,虽然这沁园里林叔林婶不在了,但是你别忘记了,沁园可是都安装了监控设备的,而沁园里这些贵重的物品也都买了保险的,到时东西不见了,我们自然是要找保险公司理赔,而保险公司肯定要查清楚这些东西究竟去哪了,我可不希望茹姨到时因为几件古董就把自个儿给折腾到牢里去了呢。”

    陈婉茹当即睁大眼睛盯着安澜,略微有几分不相信的反问着:“这破花瓶你们还买了保险?旆”

    安澜耸耸肩膀:“茹姨不相信就尽可能拿到市面上去卖,反正该说的我已经说过了,信不信自然在你。”

    陈婉茹气呼呼的转身,忍不住烦躁的喊着:“博耀马上就要破产了,这沁园里连个佣人都请不起了,你们母女俩居然还有那闲钱给几件破玩意买保险,你们真是不知道什么叫居家过日子,简直就是瞎折腾钱。窠”

    安澜嘴角抽搐一下,看着陈婉茹脚边的花瓶淡淡的提醒着:“茹姨转动身子什么的还是小心点,那可是瓷器的,容易碎呢。”

    “知道了,”陈婉茹气呼呼的瞪了安澜一眼,然后又烦躁的问了句;“你妈什么时候出院啊?”

    安澜觉得这有几分稀奇,陈婉茹跟自己的母亲向来就是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也不顺眼的,今儿个怎么突然就关心起她母亲来了?

    于是,她就好奇的问了句:“听茹姨这话的意思——貌似很关心我妈?难不成你一个人住这沁园太冷清了?也想着我妈回来有个伴?”

    “嗤”陈婉茹对安澜的话嗤之以鼻:“谁关心她?谁需要她作伴了?我只是不想继续在这里守这么大一栋园子好不好?我跟安瑜打算去国外和安欣住呢。”

    安澜这才明白,原来陈婉茹和安瑜想走了,估计是前晚的事情彻底的打击到了安瑜,让她终于知道自己根本没有救博耀的能力,于是也就放弃想要一展才能的想法了。

    “安欣究竟在国外做什么?”安澜避开陈婉茹的话题,而是直接问起安欣来。

    安欣在她和易水寒结婚前就去美国了,转眼两个多月过去了,一直没有安欣的消息,陈婉茹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说到过安欣,就连安瑜那个大嘴巴也都没有提起过。

    “念书呗,她还能做什么?”陈婉茹没好气的回答:“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么好的命,不到16岁就去国外留学了,安欣她可是大学毕业就在博耀做事,这几年变牛变马的呢......”

    安澜在陈婉茹还没有把这些唠叨的话念叨完就转身走出了韵苑,她回沁园来不是跟陈婉茹吵架的,她是回来拿户口本的,因为易水寒说了明天上午去民政局办理结婚证。

    清苑是母亲一个人的住处,两层楼的小楼房看似简单,其实防盗设备比韵苑要坚固很多,即使门锁也都是指纹锁,只有她和母亲才能凭指纹开门进去。

    走进清苑,平时檀香缭绕的佛堂已经冷冷清清了,那观世音上都已经有了薄薄的一层尘土,香坛上早已经没有了随时都燃烧着的香。

    她不是吃斋念佛之人,同时也没那心情,所以就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就上了楼,然后直奔母亲的书房。

    户口本这种资料性的文件母亲一向都放在书桌的最下面一个抽屉里,所以她很自然的走到书桌后,拉开最下面的一个抽屉。

    抽屉拉开,看见一个四四方方的锦盒,她很自然的拿出来,然后把锦盒揭开,枣红色封面的户口本果然安静的躺在上面。

    她把户口本拿出来,看着下面一个厚厚的本子楞了一下,记忆中好似没见母亲有这么一个本子,而且这本子的封面好像是八十年代的那种硬壳纸,封面上写着‘生活日记’四个大字。

    生活日记?母亲以前也记日记?那她记的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是母亲生了她后还是生了她前?

    安澜知道偷看人家的日记是不对的,即使是母亲的日记她也不能偷看,这是肯定的,虽然她很想知道这日记里有没有写到她小时候的事情。

    不能看,她不断的跟自己说,同时拿起锦盒的盖子,可在即将盖上的一霎拉她又忍不住对自己说,我就看一页,就看扉页的内容。

    带着这种好奇的心里,她终于还是伸出了手,像个小偷似的,颤颤抖抖的,小心翼翼的翻开了封面,然后——

    她当即完全的愣住,因为她做梦都不曾想到,扉页上居然贴着一张黑白照片,一个英俊青涩的青年站在盛开着木棉花的木棉树下,而这青年的脸,居然跟邓擎苍那般相似,只是一个经历了岁月的沉淀,一个带着青涩的笑颜。

    照片有些发黄,而照片的下面是八个黑色的小篆体钢笔字:咫尺天涯相思无望

    一瞬间,安澜觉得这硬壳子的日记本封面像是一块刚从火炉里拿出来的铁板,烫到她赶紧缩回了自己的手,然后那日记本的硬壳就‘啪’的一声盖上了。

    她用手赶紧把锦盒盖上,然后双手放在锦盒上,她不知道那日记本扉页照片上的男人是不是邓擎苍,亦或者,只是一个长得像邓擎苍的男人。

    母亲和父亲才是夫妻,为何母亲的日记本扉页贴着别的男人的照片,而且下面还写着那般绝望的句子?

    难不成是母亲曾经的恋人?

    可不对啊?不说母亲跟父亲也是自由恋爱结婚的么?

    安澜有些后悔自己翻开了那个日记本的封面,她觉得自己有些可耻,不该去翻看母亲的东西,更不该去探究母亲的秘密。

    迅速的把锦盒放回抽屉里,然后拿了户口本急急忙忙的下楼,待她再回到韵苑时,那个被陈婉茹搬下楼来的青花瓷已经不在客厅了,想必胆小的陈婉茹已经搬到楼上去了。

    她去餐厅的酒柜拿了点茶叶,因为母亲在医院里整天念叨着要喝碧螺春,她这好不容易回来了,就给母亲带点过去。

    刚把茶叶装好,陈婉茹就从楼上下来了,看见站在酒柜边的她还好心的问了句:“安澜,你今晚要不要在家里吃饭?”

    安澜摇摇头:“不了,我得赶回医院去陪我妈呢,茹姨你做你和安瑜的就行了,不用做我的。”

    “那晚上就又只有我一个人吃饭了,”陈婉茹说着这句话走过来,然后略微有几分烦躁的道:“安瑜那死丫头也不知道跑哪去了,现在不上学整天也不在家里呆的。”

    安澜听她说起安瑜,忍不住就说了句:“对了,茹姨,安瑜在外边交的朋友有些乱,很多都是社会上的,你要提醒她小心点,千万不要被人给骗了。”

    安澜这话原本也是好心,可陈婉茹不乐意听了,忍不住就讥讽的道:“是,安瑜笨,容易上当受骗,你聪明,好吧,你要真那么聪明,也不至于现在落到现在这般臭名昭著的地步不是?”

    “......”

    安澜当即无语,好吧,她这算是又多了一句嘴,既然陈婉茹都不在乎她女儿,她还去操那闲心干嘛呢?

    再说了,安瑜向来就跟她合不来的,俩人观点也不一样,没准她认为那样是不对的而安瑜却认为是一条捷径呢?

    安澜拿了户口本走出沁园,没有直接坐车回一品江南,而是去了一品江南附近的大型连锁超市,她准备买些食材回去放冰箱里。

    昨晚她倒是回了一品江南住,可易水寒没有回来,不过倒是有给她发短信,说他回易家大院去了,今天顺便把户口本拿过来。

    今天下午,她又收到他发的一条短信,说开车路过一片菜地,看见油菜苗都开花了,猛的想起蒜蓉油菜心的香味,差点没忍住要停车下来去拔油菜心。

    她当时手贱,忍不住就回了条短信给他:那你晚上回一品江南吗?

    他的短信几乎在一分钟后就回来了:当然回啊!

    他晚上要回来,而她嫁给他这么久了,貌似从来不曾尽过一个家庭主妇的责任,给他做一顿像样的家常菜。

    下午五点多,时间不算晚,连锁超市里多的是刚下班来买菜的年轻小媳妇们,她们或推着车或提着购物篮,在蔬菜区积极的挑选着自己喜欢的蔬菜。

    安澜穿着米白色的套头体恤衫和牛仔七分裤,因为热的缘故头发在后脑扎了个简单的鬓用发卡夹着,像极了一个刚结婚的年轻少妇。

    她想着那个男人说看到开花的油菜苗,于是首当其冲的去了菜心那一档,好在来得不算晚,她终于挑到了一把心仪的油菜心。

    其实他嘴有些挑,很多东西是不吃的,所以她尽量捡他爱吃的菜买,好在超市大,食材多,倒也没用多久就买了满满的一篮子食材。

    她在排队等买单时看着一购物篮的食材还在想,等下是不是自己先提几样今晚要煮的食材回去,剩下的交给超市服务台,反正这家超市提供一公里之内免费送货的,而一品江南距离这里应该没超过一公里。

    然而,当轮到她买单时,却听到对面收银台有人在喊她:“安澜,这么巧。”

    她抬头望过去,却发现是柳云溪,此时她放到收银台上等待收银的物品,居然都是日用品而没有食材,想必她晚上不用做饭吧。

    安澜点点头,淡淡的应着:“是有些巧,你也在这买东西?”

    “嗯,刚好有几样东西需要买,”柳云溪很自然的应着,掏出钱包付款时又对她喊了声:“我在旁边等你。”

    安澜想说不用,可刚好轮到她买单了,收银员告诉她金额是191元,然后又向她推荐一款水果分切器,说商场卖19元的,今日里搞活动,买卖188元的顾客加9元就可以换购。

    她看了看那水果分切器,还挺漂亮的,是个青苹果的样子,想想放家里偶尔也用得上,于是便要了一个。

    刚好不用找钱,她提着两大购物袋东西走出收银台,柳云溪果然站在那等她,看见她一堆的东西即刻就伸手过来接过去一袋子。

    “我还是送服务台吧,”安澜这样对柳云溪说:“这超市有免费送货服务,就不麻烦你开车送了。”

    “免费送货服务是一公里内哦,”柳云溪说完这句猛的想起:“你是说——你住寒二哥的一品江南?”

    安澜点点头,依然淡淡的道:“所以就不麻烦了,这里原本也近,何况你也不顺路......”

    “谁说我不顺路?”柳云溪笑着打断安澜的话:“邵逸夫也在一品江南买了套公寓,那家伙懒得很,自己从来不搞卫生,我都是每周日抽空过来帮他大扫除的。”

    “......”

    好吧,安澜没想到还真是再一次顺路了,于是也不再推辞,既然柳云溪要去一品江南,她搭她的顺风车好了。

    一公里不到的路程,原本走路也就十五分钟左右,可柳云溪这开车倒来拐去的,也用了将近十五分钟,和空手走路差不多。

    柳云溪直接把车停在了易水寒所在的那一栋楼下,下车来帮安澜提行李袋时笑着对她说:“这车也就适合路程远用,这路程近如果不是要提重物还真不如走路。”

    安澜就笑笑,伸手要接她手上的那袋东西,柳云溪就说:“得,这么重一代的,你提两袋肯定很辛苦,我帮你送上去吧,反正我就在旁边那一栋,耽误几分钟没关系。”

    安澜见她坚持也没再拒绝,俩人一起提了购物袋进了电梯,或许是下班时间,电梯里有些多,安澜和柳云溪尽量朝旁边靠了靠。

    柳云溪摇摇头对安澜说:“没办法,中国就是人多,哪里都挤,连搭个电梯也不轻松,就连住豪宅也不能幸免。”

    安澜就笑,之前她没有在这个时间段回过一品江南,还以为这地方的电梯一直都很闲呢,没想到刚好赶在下班回家高峰段,也挤了一回电梯。

    电梯稳稳的停在19楼,她们俩提着两大袋物品走出来,抬头的瞬间,安澜当即一愣,因为电梯边正站着凌雨薇。

    凌雨薇嘴角拉扯出一抹得意的笑,刚要开口,却发现后走出来的柳云溪,当即也明显的愣住了。

    “雨薇,”柳云溪的声音明显的带着诧异:“你怎么会在这里?”

    凌雨薇迅速的反应过来,淡淡的说了句:“我为什么就不可以在这里?”

    柳云溪微微皱眉,一脸的疑惑不解,而旁边下行的电梯门开了,凌雨薇已经一脚跨进了电梯,显然不想再和她说话。

    “雨薇没事跑这里来做什么?”柳云溪提着袋子跟安澜一起走向门口时嘴里还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

    安澜听了柳云溪的话没有吱声,想必,跟凌雨薇关系极好的柳云溪估计也不知道,凌雨薇和易水寒住同一层楼吧?凌雨薇在这19楼也有一套房啊。

    柳云溪帮安澜把购物袋提到家门口,安澜跟她说了谢谢,柳云溪又笑着说了句:“你总是跟我这么客气做什么呢?”

    “......”

    安澜囧,她跟她又不熟,能不客气吗?

    易水寒开车去G市,因为在高速公路上遇到了大塞车,所以等他开车赶到易家在G市军区大院的老宅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

    刚走进院门,远远的就听见邵含烟的声音从客厅里传来,看来易天泽还真没骗她,妈还真是回G市了。

    他快步朝客厅走,端着茶从茶水间出来的刘婶就看见他了,即刻笑着说:“今儿个吹什么风呢?二少这么晚赶回来?”

    易水寒赶紧应了句:“我回来有点事,”然后就跟在刘婶身后走进了客厅。

    原本喧闹的客厅在他走进时那一瞬间安静下来,易荀宽的脸色当即就黑沉了下来,然后冷哼了一声:“你现在翅膀长硬了,什么事儿都不用跟我们商量就自己做主了,还跑回来做什么?”

    “我回来拿户口本,”易水寒都懒得跟易荀宽解释,反正他跟爷爷奶奶都不亲,小时候爷爷奶奶也不在这住,一年到头也就是过年才回来呆那么几天,而且就那几天也不待见他得厉害。

    “拿户口本?”易荀宽冷哼一声看着他:“你这没睡醒呢?你以为我们会同意你跟那个......那个安娜结婚?”

    “我跟她已经结婚了,”易水寒淡淡的回答着爷爷的话。

    “没有办结婚证就不算结婚,”易荀宽大手一挥,像个首长似的下着命令:“我宣布,你跟她的婚姻无效,从今以后她走她的阳关道,你过你的独木桥,你们俩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

    易水寒只觉得老爷子的话有些好笑,淡淡的反问着:“爷爷,你能跟你同床共枕过的人做陌生人么?”

    “关键是跟我同床共枕过的人只有你奶奶一人,”易荀宽瞪着易水寒道吼着:“那顾安澜呢?她跟多少个男人同床共枕过了?这样的女人你还要来做什么?”

    “爷爷,你是军人,你应该知道凡事都要讲证据,”易水寒依然淡淡的回答着易荀宽的问题:“你不能仅凭报纸上那些捕风捉影的绯闻就去判定某件事情是不是?”

    “捕风捉影?”邵含烟在旁边把话接了过去,然后把手里的调查资料丢到他跟前道:“你自己看看,你曾经的好友迈克,约翰等人的回忆,他们都说,安娜在跟你分手的前一天晚上就和邓擎苍去了利思卡尔顿酒店开了蜜月套房并且还住了一个晚上,难不成这也是捕风捉影的事情?”

    “......”

    晚上九点,一品江南1901房

    餐桌上摆放着精美的三菜一汤,杭椒牛柳,梅菜扣肉以及蒜蓉油菜心,同时还有一个易水寒最喜欢的鱼头豆腐汤。

    易水寒虽然曾过过很艰辛的日子,但是他的嘴依然还是有些挑,尤其是肥肉,他从来不吃,但是梅菜扣肉列外。

    梅菜扣肉不好做,安澜整整用了三个小时才把这道菜给蒸出来,当她把这份香喷喷的梅菜扣肉放到餐桌上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三菜一汤摆放在餐桌上,而厨房里还有两排西红柿鸡蛋饺子,只等他回来就烧开水下锅,然后俩人可以一起吃菜一起等饺子。

    下午回到家时她曾给他发了条短信问他晚上要不要回家来吃饭,她担心自己在家贸然做了而他有应酬又不回来吃。

    他回复短信说:要,不过可能要晚点,大约九点左右的样子。

    她却觉得九点左右正好,因为如果他七点左右就回来的话,那她还没时间做梅菜扣肉这道大菜,因为这菜太过浪费时间了。

    已经九点过了,她把全部的菜都做好了,可他还没有回来,她想了想,最终还是拿出手机给他发了条短信:“到哪儿了?路上是不是塞车?”

    短信发出后,她以为会像旁晚一样很快就有短信回过来,可谁知道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十五分钟过去了......

    终于,九点四十都过了,易水寒人没有回来,而短信也没有发回来,安澜有些坐不住了,于是再次拿起自己的手机。

    这一次,她不再是给他发短信,而是直接给他打的电话,她担心他的短信提示音小,万一他开车时开了车载CD或者收音机什么的,没听见也很正常。

    她还想着打他手机即刻就能和他通上话,谁知道手机里传来的却是机械而又动听的声音:“您拨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关机?安澜整个人完全的愣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她六点左右给他发短信他还说要回来吃饭的啊?怎么这会儿就关机了呢?

    他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路上撞车?或者是被撞?亦或者是几辆车连环撞?

    安澜的大脑迅速的闪过这些画面,心跳在瞬间加速,迅速的翻找着手机里的通话记录,然后想了想还是拨打了孙兴的电话。

    其实孙兴是易天泽的助理,而她找易水寒应该拨打陈楠的手机才对,可她没有陈楠的电话号码,所以不得已只能走曲线了。

    手机很快接通,孙兴刚在那边‘喂’了一声,她就急急忙忙的说:“易水寒说晚上要回来吃饭的,可现在快十点了,他都没有回来,而他的手机也关机了......”

    “我帮你打电话问问怎么回事,”孙兴倒是非常热心的接过她的话,然后又安慰了她两句才把电话给挂了。

    安澜拿着手机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心里因为焦急情绪有些躁动,而已经很饿的胃此时偏又叫嚣着的痛。

    十分钟后,孙兴的电话打过来了,他在电话里告诉安澜:“我刚刚打问过了,听说二少回G市易家老宅去了,今晚可能回不来了,你就别再等他了。”

    “谢谢!”安澜终于是松了口气的给孙兴说了谢谢,然后慢慢的挂了电话。

    他回G市易家旧宅去了,这消息于她来说比没有他的消息要好,虽然——

    她看着餐桌上自己辛苦了三个小时的美食苦笑了一下,虽然他放了她的鸽子,虽然他让她的辛勤和心情都付之东流,虽然他让她的等待成空......

    可终究,只要他平安就好!

    晚上九点,蜜坊

    易语嫣用手搅动着咖啡杯,微微皱眉,看着对面的柳云溪问:“你下午真看见凌雨薇在一品江南19楼?”

    柳云溪白了她一眼:“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吗?”

    易语嫣忍不住就笑了,淡淡的说:“我这不是怕你看花眼了吗?”

    柳云溪睁大眼睛瞪了她一眼:“我刚刚跟你说话你究竟听了没有啊?我不跟你说了吗?我还跟她打过招呼呢。”

    “那就是了,”易语嫣皱紧眉头沉思半响才疑惑的道:“可她去一品江南19楼做什么呢?”

    柳云溪忍不住白了她一眼:“自然是找你二哥了,还能做什么?可能她以为你二哥已经把顾安澜给赶走了。”

    “有可能,”易语嫣点点头,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又想到什么,赶紧问了句:“对了,你说你送柳云溪到一品江南是几点钟啊?”

    “五点半左右吧,”柳云溪想了想说:“我当时没看时间,不过送了她下楼来,我再启动车时,车上显示是五点四十分。”

    “那不对啊,”易语嫣赶紧喊着:“我二哥的海米科技都是下午六点钟下班的,而我二哥从来没有早退的习惯,这一点凌雨薇不可能不知道,如果她真是找我二哥,应该去公司找他的啊。”

    “今天不是星期天嘛?”柳云溪白了易语嫣一眼:“星期天你二哥有上班吗?”

    “......”易语嫣被呛得说不出话来,好半响才说:“好吧,我把时间给搞混淆了,那这样说,凌雨薇去一品江南19楼应该就是找我二哥的了,不过她肯定没想到居然会在那遇到顾安澜。”

    “那是,”柳云溪说到这就摇摇头说:“你没见到凌雨薇的脸色当时有多差,看着顾安澜的眼光都像是一把刀一样,好似恨不得把顾安澜给活活的刺死一般。”

    “你这形容得是不是太过贴切了一点点?”易语嫣放下手里的咖啡杯说:“我对凌雨薇的眼神没兴趣,我只想知道顾安澜当时是怎样的神色?”

    “顾安澜?”柳云溪仔细的回忆了一下,然后摇着头说:“顾安澜好似看都没看凌雨薇一眼,直接当她是空气。”

    “好吧,也难怪我二哥不肯和她离婚了,”易语嫣叹服着说:“这就叫气场,这方面,我们还真的要跟顾安澜学习!”

    柳云溪点点头,然后笑着说:“你说奇怪了啊,顾安澜跑首尔去闹了一通绯闻回来,又这样伤害了寒二哥,我应该讨厌她才是,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看见她就是讨厌不起来,而且还莫名的想要靠近她了。”

    易语嫣就白了她一眼:“你那哪里是想要靠近顾安澜,你明明是想要靠近安娜好不好?你忘记了,你之前听邓擎苍的专辑就曾说过,相比较于邓擎苍,你更喜欢安娜拉的曲子。”

    “可能是,”柳云溪点着头说:“在这之前,我还曾想过,如果这辈子能拥有那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安娜的签名一定是很幸福的事情......”

    “你现在也可以找她给你签名,”易语嫣说话间招手叫来了服务员:“买单。”

    柳云溪赶紧掏钱包:“就不喝了?你那杯卡布奇诺都没喝到一半呢。”

    “不......”

    易语嫣刚说了个不字,抬头的瞬间就看见旁边角落处有个身穿性感衣服的年轻女子猛的一下站起来,然后端起咖啡杯就朝对面的男人脸上泼去。

    “你个骗子!”女人的声音很大,而且明显的带着哭泣:“李运财你居然骗我,现在还敢不负责,我要......”

    “你要怎么样?”姓李的中年男人迅速的切断年轻女子的话,嘴角拉扯出一抹嘲讽冷冷的道:“我从来没有强迫过你,都是你自愿的,我是说过要帮你父亲公司,我也找了人来收购,是你们自己不愿意,能怪我吗?”

    “......”

    年轻女子气得说不出话来,而那中年男人却腾的起身,迅速的走出卡位,然后还对哭泣着的女子说了句:“记得把单买了,顾三小姐!”

    “顾三小姐?”柳云溪朝那边趴在餐桌上哭泣的女人看了看,然后低声的问易语嫣:“该不会是安澜同父异母的妹妹吧?当初你哥的选亲大会,她好像也是来参加过的。”

    “可能是吧,”易语嫣拿起自己的包淡淡的说:“我妈说了,让我们不要去管顾家的事情,远离顾家人,何况顾安澜跟她那两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关系并不好,我们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

    远离顾家人?柳云溪心里不由得一顿,照这样说,那顾家岂不是铁了心要把顾安澜赶出去了?

    想到下午安澜还买了两大袋食材回一品江南,她不由得替她难过起来,顾安澜估计还没想到,易家对她以及她的家人已经是避之不及了吧?

    柳云溪愣住时易语嫣已经把单买了,云溪也没跟她争,俩人不再看角落边卡位上哭泣的女子,而是很自然的走出了蜜坊。

    星期一的早晨,安澜没有等来拿着户口本的易水寒,同样也没等来易水寒的电话,反而是等来了陈婉茹的电话。

    “安澜,安瑜在家里晕倒了!”陈婉茹的声音呼天抢地的传来,同时还带着哭泣的声音:“安澜,你在哪里,赶紧回来,安瑜她出了好多血......”

    安澜被陈婉茹的声音给吓住了,连刚刚做好的早餐都都顾不得吃,迅速的拿了包拉开门就跑了出去。

    跑下楼首先是打了120,然后又给陈婉茹打电话,告诉她不要慌,她已经打了急救电话了,让她赶紧帮安瑜准备两套换洗的衣服,而她则直接打车去医院,她们等下在医院会和。

    等安澜打车赶到市医院急诊科时,载着安瑜的救护车也刚好赶到,陈婉茹哭泣着从救护车上下来,安澜赶紧迎了上去。

    “怎么会这样,”陈婉茹看着被推进抢救室的安瑜哭诉着的喊着:“安瑜昨晚喝了好多酒回来的,一身的酒气,我还骂了她,可谁知道今天早上她起来去洗手间洗漱,然后就......”

    “茹姨,你先不要哭,”安澜赶紧安慰着陈婉茹,低声的劝着她:“也许是安瑜昨晚喝酒喝多了,喝成胃出血了呢。”

    “胃出血应该是从嘴里吐血的啊,”陈婉茹摇着头说:“可她是从下面来血的,我问她是不是来月事,她不啃声,就说肚子痛......”

    安澜当即愣住了,从下面来血,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真的是月事来了痛经?还是......

    安澜不敢去猜想,毕竟她跟安瑜之间除了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关系别的什么都不是,也从不交集不往来,她对安瑜的了解还不及对艺术学校里的那些女学生多。

    “也许她是痛经,”安澜安慰着陈婉茹:“茹姨你别想太多了,安瑜毕竟才二十岁,还是个孩子......”

    安澜的话还没有说完,急救室的门就被拉开了,一位戴着口罩的医生走出来:“哪位是家属?”

    安澜和陈婉茹同时站起来,陈婉茹稍微愣神一下战战兢兢的走上前去:“我是,医生,我女儿怎么了?”

    “私自用堕/胎药堕/胎,现在大出血,必须马上手术,”医生面无表情的的说着,然后把手里的手术单往陈婉茹跟前一递:“赶紧在手术单上签名吧,手术迟了能不能保住她的子宫还不一定呢?”

    “什么?”陈婉茹大吃一惊,接过医生手里的笔都抓不稳,当即就‘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

    亲们,胡杨今天再加更,还是一万字,够勤力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纸婚厚爱1首席的秘密情人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胡杨三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胡杨三生并收藏纸婚厚爱1首席的秘密情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