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躺在九零当咸鱼 > 第八章 他来了他来了他来了!

第八章 他来了他来了他来了!

作者:姣姣如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捡个校花做老婆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一世兵王神级强者在都市最强狂兵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WwW.50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鱼鱼一步一拖冒着冷汗从自己房间走出来,挪了几步就到隔壁周奶奶的屋里,一声不吭直接倒在床上不动了。

    正吃饭的周奶奶瞪着眼睛看他躺那挺尸足有一分钟才说出话来:“这是怎么了?周鱼鱼?又中暑了?”

    语气很冲,走过来拍她的力道却不大。

    周鱼鱼要死不活地摆摆手,“没中暑,他们说你做得排骨难吃,糟蹋东西,还打我。”

    告状的艺术就是让对方自己去总结归纳出结果,比你直接说效果好多了。而且也容易混淆视听搬弄是非。

    周奶奶一听就火了,都不用周鱼鱼再多说一个字,迈着大步就冲了出去。

    周鱼鱼趴在床上等了不到一分钟,隔壁自己房间里就传来周奶奶中气十足的大骂,接着就是碗碟被扔到院子里的噼里啪啦,再接着就是那母女三人被揍得啪啪声,还有求饶和哭声。

    敢吃了老太太的排骨还打她孙子,今天他们仨可是摊上大事儿了!

    周鱼鱼自打跟徐美娟从油田回来,快十年了就没主动跟她奶说过一句话,小时候见了她怕得发抖,跑不掉就哭,现在也没好多少。

    今天这可是十七年来周鱼鱼主动跟老太太说得第一句话,而且还是告状,老太太激动得恨不得马上去给老头子上一炷香,打骂个丧门星儿媳妇和两个倒霉孙女还能算个事儿了?

    为了以后孙子能多跟她亲近,她今天必须让孙子看到她的实力!

    周鱼鱼趴在床上一边疼得抽冷气一边笑,周家奶奶可真是个暴躁型输出,脾气来了无差别攻击。徐美娟解释不听,周爱华哭着嚷嚷她没打周鱼鱼也不听,噼里啪啦就是打!真是爽!

    大杂院里住了七八户人家,正是吃饭的点儿,所有人都在呢,这么大的热闹哪能不出来掺和一下,一时间所有人都放下饭碗冲出来拉架,瞬间就热闹得菜市场似的。

    周老太太把隔壁饭桌子给掀了彻底,人也打服了,开始中气十足地开骂,连隔壁院子的人都端着碗过来看热闹,就着八卦吃饭真是香!

    这边正在兴头上,院门口又哇地一声来了一伙哭丧的,冲进来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冲进周美凤家里开砸。

    四五个大小伙子谁也拦不住,周美凤这边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就被人抓住头发扯过去扇了好几个耳光。

    周鱼鱼不用出去看也能猜得到,这是她姑姑周淑芳带着人来了。

    人家侄女刚去世,连最后一眼都没让看,老周家的房子你徐美凤带着姓马的一家子住着,连周家人停灵都不让,人死没过夜就给拉出去了,周淑芳打得别提多理直气壮了!

    今天晚上徐家姐妹一起倒霉,一起挨打受骂,最后还一起被卷铺盖卷给赶出了家门。

    周奶奶这边比较顺利,房子是她的,平时又积威深重,徐美娟母女被赶出去也不敢多说什么一起跪在院子里给她道歉。

    徐美凤这边就热闹了,马家人和周淑芳带来的人差点打个头破血流,最后一起被带去派出所了。

    周鱼鱼听得正热闹,张大鹏趁乱偷偷溜了进来。这二货从小二到大,上来就给了周鱼鱼后腰一巴掌,把她给疼得从床上弹跳起来两尺高。

    张大鹏还一脸懵:“不是,哥,我没使劲儿啊,你怎么这么不抗打?还是不是个爷们了!”

    周鱼鱼闭眼吸气,不生气不生气,气出病来没人替!

    张大鹏还是没看出来不对劲,蹲床边跟她脸对脸,从兜里掏出几张表格来,“哎!哥,你跟小瑜写字像不像?我爸说要是小瑜走之前能把这个表填了,他那边就能板上钉钉地把房子给过户了。你说他这不是马后炮么!小瑜要是走前就把事给办利索了,还用得着我求他?”

    “哥,要不我写吧,我字跟小瑜挺像的,嘿嘿!到时候我爸就是看出来是假的,他知道是我写的,当着外人也得捏着鼻子认了!”

    周鱼鱼这才注意到他胳膊上的伤比下午多了好多道,蹲下来后背和腿也僵硬得很不自然。

    这肯定是晚上又被他爸妈男女双打了。

    张大鹏手里攥着的是一套房管所的房屋过户材料,一式四份,现在还是空白一片。

    周鱼鱼马上明白了,张大鹏爸爸这是暗示儿子来找周鱼鱼作假呢,要不然打儿子就打儿子,哪里会在气头上说这些。

    好在张大鹏性格有点大咧咧,可人不笨,马上就想明白了,而且他还超常发挥,他爸暗示他找周鱼鱼来想办法,他倒好,直接揽自己身上了。

    周鱼鱼看着这个少年张大鹏,心里忽然就有点发软。前世离婚那会儿对他一百个看不上,觉得他整天不思进取就窝在那个小破单位里喝茶看报纸,啥实事儿不干只幻想着一夜暴富,天天除了研究吃就是买彩票炒股票,真是没出息透了!

    现在看看这个少年张大鹏,怎么就觉得傻乎乎直愣愣的还挺可爱。

    周鱼鱼捏捏鼻梁叹气,活回来之后看谁都像大侄子,真是有点糟心。

    张大鹏还笑嘻嘻地跟那琢磨呢,一声接一声地叫哥,叫得周鱼鱼想拍飞他。这大热天的谁受得了他这么聒噪啊!

    “去找江致远,让他填。”周鱼鱼指指老太太屋里三屉写字台上的那个小本本,是她下午从周小瑜那拿来的,“拿去给他,让他照着写。”

    张大鹏有点不愿意,“我写呗!我写最保险,我爸那准能给盖章!最多我再挨一顿打,为了小瑜我挨十顿打也愿意!”

    周鱼鱼被他烦得脑仁儿疼,耐下性子给他解释这事儿不是挨打就行的。谁写他爸都能给盖章,可这事儿就是他爸一个人说了算的吗?周美凤是死人吗?这么乱糊弄肯定有后患呐!

    张大鹏还是不服气,“江致远就能写出小瑜的字来?他不是三好学生吗?”

    小瑜的字跟他一样,有点,有点那什么,一看就是上学时老师没教好!江致远那样的好学生,字当然不会跟他们一样了!

    周鱼鱼觉得自己可能是有点发烧,手脚冰凉脑袋发胀,眼睛也热乎乎的有点涩,就没耐心跟这个憨憨讲道理,直接把那套表格拍他脑袋上,眼睛一瞪气运丹田:“别废话!去!”

    张大鹏愣了一下,从地上蹿起来拿起表格和小本本就往出跑,“好嘞!哥你就瞧好儿吧!”

    这个二傻子!想好好跟他说话都不行,非让人瞪眼睛!

    周鱼鱼想想又笑,这家伙还真是从小到大就吃这套!

    院子里还是热闹得跟夜市似的,围了一群人看周奶奶收拾儿媳妇和孙女,周鱼鱼看没人注意到自己,又一步一拖地回了自己房间。插好门窗倒到床上就睡,梦里冷一阵热一阵的不安稳,直到天快亮了才出了一身汗睡踏实了。

    这一觉睡到第二天半上午,醒了院子里静悄悄的竟然没看到一个人。

    她掀起衣服看了看腰上的伤,一排青青紫紫还渗血的痕迹,有好几个地方竟然还破皮了,地主婆虐待使唤丫头也就这程度了。

    而且他身上新伤旧伤重重叠叠,一看就是经常被这么虐打。

    她在院子中间的自来水台子上洗漱了一下,抽着冷气出门,今天比昨天晚上还疼,肯定是发炎了,得去买点药膏。

    出门拐出他们住的巷子,这才发现人都聚在这片居民区的菜市场门口呢,但不是在抢菜,而是好像在围观什么。

    有热闹看啊!周鱼鱼瞬间就忘了要去买药了,腰也不弯了腿也不疼了,脑袋都清醒了,蹭蹭蹭几步窜过去赶紧往里挤,“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用她前世损友楚艳华的话说,她这人特俗特欠,哪里有热闹哪里有她,最适合她的事儿就该是狗仔娱记,肯定比她做品牌卖服装有前途。

    这话周鱼鱼自己也没什么好反驳的,谁还没点爱好了呢,她就是爱凑热闹,也不犯法不是!

    昨天晚上就把她憋够呛,天知道她多想去围观周奶奶发威,可怕热闹没看成自己被卷进去才勉强忍住,今天当然要看个痛快!

    围观群众也很热情,赶紧告诉她:“这一早上洒水车来来回回把这条街浇了快十遍了,这可够稀奇的,以前那洒水车啥时候开到咱这犄角旮旯来过呀!”

    一位头发眉毛浓得跟猪鬃刷子似的大爷拿大茶缸子装着豆浆,手里还拎着几根油条,“十遍算什么?就菜市场门口这么小块地方,这都在这转悠快半小时了,再浇都能种麦子了!”

    周鱼鱼跟大爷挤挤,一起蹲在一棵小树可怜巴巴的树荫下,“您老这是早饭还没吃呢?”

    大爷很上道,直接塞周鱼鱼手里一根油条:“尝尝!刘记的豆沙油条,刚出锅……早上出锅的,我买的时候还起油泡呢!塌了也好吃!”

    周鱼鱼一点不嫌弃已经软踏踏的油条,直接咬一大口,“这豆沙做得好,有豆香没豆腥气还不腻!”

    大爷看他吃得香,自己也跟着吃,一口咬掉半根儿,比他还豪迈。

    俩人一边吃一边看着那洒水车就在这么个小广场上转悠,恨不得把地上的青砖呲下一层皮去。

    终于等到一车水呲干净了,洒水车才慢悠悠地开走了。

    周鱼鱼也吃完两根油条了,伸个懒腰要走,大爷不让:“哪儿去?等一早上戏核儿就要来了!”

    周鱼鱼:??

    大爷指指镜面一样干净的一条小街和小广场:“戏上唱的,鸣锣开道泼水净街,准是有大能耐的人物要登场了,你就等着吧,今天肯定有大热闹看!”

    周鱼鱼又蹲下了,她倒要看看谁这么能装逼,人家电影上的超级英雄出场也就自带个BGM,这位更能耐,直接带辆洒水车!

    这是哪儿来的小仙女,走路都不能沾灰的不成?

    她刚吐槽完,就有腿快的半大孩子扑腾扑腾跑过来报信了,“他来了他来了!他来了!”

    人群一阵骚动,九成以上的人都瞬间变脸,场面堪比后世大家热热闹闹在网上吃瓜,忽然一抬头,天降大锅砸自己脑袋上了!

    周鱼鱼喝一口大爷有用茶缸盖分给他的凉豆浆:“谁来了?怎么跟年前地主来收租似的?”

    人群里已经有人带着哭腔回答他了,“昨天炸厕所今天洒水净街,他这是安得什么心?”

    “神经病的脑子谁知道!反正他怎么折腾老子就是不搬!咱这么多人呢,他能把咱么怎么地?”

    周鱼鱼手里的豆浆哗啦撒了一大半,噌地站了起来!

    奶奶个熊地!昨天崩老子一身屎渣渣的孙子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躺在九零当咸鱼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姣姣如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姣姣如卿并收藏躺在九零当咸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