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屠神证道17

推荐阅读: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捡个校花做老婆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一世兵王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最强狂兵浴火重生:毒后归来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WwW.50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擂鼓声响的时候, 钟御率先朝开云走近了一步。

    开云不由惊讶道:“我还是第一次见你主动不苟。”

    钟御半途停下动作,回头看了眼毫无遮蔽可能的场地, 说:“我的学术研究还没有涵盖到擂台这样的场地。”

    开云叹说:“太可惜了。”大公子可是个没有路也能挖坑的人间鬼才啊!

    钟御:“……”总觉得开云对他的能力有什么误解。

    开云说:“大公子啊, 人在江湖……不得不诈!”

    开云突然发难,脚后跟用力一蹬, 借着轻功的势, 飞身向前。想趁钟御还在那里等她说话, 打他个措手不及。

    钟御似乎对她的猥琐抢攻早有防备, 手心翻转, 将武器举起, 单手挡住了她的攻击。

    双锏除了撒手丢这个最具有灵魂的用法外, 被持有者拿在手里时, 是一种不亚于砍刀的高伤武器的。只是它的要求比较高,是靠撞击或砸来进行伤害的,所以使用者必须暴力。

    钟御看起来人畜无害, 但是他的力气着实很大, 因此才能叱咤江湖难逢敌手。而且钟御对内力的控制相当老道,他知道该怎么用最持久的运气方式,让内力通过武器, 震伤对手的经脉。

    至于其它方面, 钟御也没有绝对的短板,包括轻功和防御一块。

    所以开云的歃血短时间内根本无法突破钟御的防御,同时又在不断遭受着反噬。依稀回到了给她造成心理阴影的盾哥那一场。

    她打得越重,手臂就越麻。

    如果比耐久或者力气, 在经过八场消耗战的情况下,她诚然不是钟御的对手。

    主持人有些失去冷静的声音不断透过扩音器传来。从比赛开始起,他的声音就没听过,那聒噪的,急促不带停顿的喊声,构成了场馆内的主要基调。

    “钟御在寻找机会,他在控制二人之间的距离!他应该想找一个隐蔽的角度进行攻击,但是开云相当的谨慎,基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开云卖了个破绽!”

    “钟御非常谨慎,他没接!”

    “两人都很小心,目前看起来没有压倒性的优势。”

    主持人拖着长音喊道:

    “太可惜了,其实擂台赛对钟御来说不算占优,他更喜欢进行远距离偷袭,毕竟稀有能源对双锏的属性加成和距离有关。但是钟御的近战也很强!”

    “他们难道要依靠近战来决一胜负吗?这似乎是钟御参加联赛以来,打得最久的一场擂台了,他到现在还没有放出杀手锏。”

    秦林山紧张地看着擂台,手指因为长期绷紧僵硬而险些抽搐。

    他发现看开云比赛比他当年自己上场要刺激得多了。起码亲身上场的时候,比赛的节奏掌控在他自己手里,而在上帝视角的位置看着开云,完全猜不透她下一步要打什么。

    他还挺害怕看见开云失落的样子。

    也很期待看见开云作为唐话的弟子,站在领奖台上的场景。

    叶洒喃喃道:“赢了她就是冠军了。”

    他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开云时的样子,绝对不敢相信那个瘦弱的女生能走到这一步。

    秦林山:“还是个一挑九的冠军。”

    “真是个打广告的好机会。”叶洒黑线说,“她的胜利宣言,不会是‘荒芜星招人’吧?”

    毕竟联赛冠军,会得到三夭的宣传大礼包。那个礼包,真的很大。

    “不好吗?”秦林山重重拍着叶洒的肩膀说,“荒芜星现在也是我们家嘛!”

    叶洒:“也不是说不好……”就是画面会很迷。毕竟冠军的宣言,一般都会列在荣誉碑上。所有人都是励志人心的伟光正宣言,只有开云……是一句广告。

    主持人骤然拔高的音量,打断了二人的对话。

    “钟御甩出了他的第一根锏——追击——钟御直接二连击——天呐——”

    钟御追着开云跑了两圈,都没有抓到她的机会,依旧非常稳当地与她周旋。开云于是忍不住又卖了一个破绽。

    因为先前卖的几个破绽都很隐晦,而钟御不肯上当,所以开云干脆浪了一把,卖了个大的。

    反正钟御只丢两次,不如诱攻,也好早日超生。

    她主动朝后面跳了两步,与钟御拉开了距离,同时脚下不停,左右无规律地横跳,以迷惑他的判断。

    果然,钟御没有客气,他借由身体的掩护,先打了个假动作,然后反向一转,朝开云丢了一把银锏过来。

    银锏空中飞速旋转,连成一个银盘,开云一时辨认不出它的首尾究竟在哪里,来不及多想,尽量侧移躲避,并将歃血高举格挡。

    运气好,但也可以说差!

    开云是第一次在这个角度接钟御的撒手锏,直到此刻亲身经历,他才体会到这个位置所面对的压迫感与威胁力。

    武器的攻击速度比她预想得要更快,一眼过后,开云就马上明白,不进行防备的话,钟御的第一把锏势必会正面击中她。

    但是因为时间过短,歃血格挡的角度也并不及时,开云几乎只是本能地抬起手而已。

    幸运的是,歃血的确挡住了银锏的半边鞭身,由此狠狠削弱了它的攻击力。随后银锏顺着旋转的趋势,继续飞过歃血的刀刃,敲在开云的肩头。

    不致命,却叫她有一种肩膀骨头碎裂的痛觉,开云的生理泪水直接飙了出来。

    那是真的飙,液体成串地从眼眶中涌出,模糊了她的视线。虽然开云知道这样很像一个表情包,可那眼泪已经不受她控制了。

    开云死死咬紧了牙关,才将唇齿间的那个脏字咽了回去。不过她快要宕机的大脑还是诚实地在心底送上了无数个“艹”。

    这一刻,开云感觉自己的心脏被打得千疮百孔。

    下一刻,她可怜的心脏顺利破碎。

    所以说,遇到糟糕的事情,千万不要高兴得太早,毕竟更糟糕的都等在后面呢。

    不等她调整好状态,钟御竟然又紧跟着地丢出了第二把锏。

    肩膀上的痛觉才刚刚传到大脑,眼前便又是一道银光。开云忍不住抽气。

    其实开云已经看不大清钟御的第二次攻击了,它隐藏在第一道攻势的背后,隐蔽得像道影子,却是真正凶险的杀招。

    开云抬起眼皮,在那疼到模糊的视线里,竟然又看见了唐话的身影。这次她可不是做梦,她清醒得很。

    那闪烁的银光与唐话打出的一计刀气相重合,尽头处是对方绷直了的臂膀和脊背。风迎面而来,叫开云猛然一震。

    为什么今天总是想起唐话呢?开云心里困惑。

    大概是因为这个擂台场上也留过他的青春吧。

    越接近胜利,也越有一种靠近他了的错觉。

    “锵——”

    考官的手从空中穿过,最终没有抓住那把银锏。

    观众们没看清楚最后的细节,只见开云猛然后退了足有一米的距离,然后单膝跪地,停了下来。

    向上竖起的歃血挡住了她的脸,而她跨着肩膀,一动不动。

    主持人沉沉呼吸了两声,那刻意放缓的语速,暴露了他此刻的慌乱。

    “开云……还有战斗能力吗?比赛还能否继续?钟御的那一锏,最后奏效了吗?”

    似乎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又似乎已经过了许久。

    终于,开云放下歃血,露出一张被刀身拍红了的脸。尤其是鼻尖。

    她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愤怒吼道:“钟——御——”

    一道鼻血随着她的咆哮流了下来。

    这大概是开云最狼狈的一次,但是她确实挡住了。

    那边钟御没了武器,乖巧地后退两步,两手放在身后,表现得相当老实。

    “开云——史上最强黑马。史无前例的一挑九!”

    主持人堪称失态的宣言已经传不进开云的耳朵,她陷在无尽的耳鸣之中,只有目光依旧紧锁着钟御。

    是周围突然改变的光色,将开云从比赛的节奏中拉出来,让她明白过来,擂台赛已经彻底结束了。

    观众席的后方,以及擂台的侧面,原先挂着好几块巨型大屏,现在全部切换,变成了联盟各地观众的录像画面。

    拥挤的人流,飘扬的横幅,整齐而疯狂的振臂呐喊。

    各种喊声交合在一起,慢慢刺破尖锐的耳鸣,传进她的耳朵来,叫开云感受到了所谓的荣誉和辉煌。

    她被这壮阔的场面震在当场,一时间手足无措。

    荒芜星上从来都是安静的,生命与时间都只在悄悄地流逝,留下的证明也不过是单薄的数据记录。

    她见过人类书写的历史,却不曾亲眼目睹过人类众志成城书写历史的震撼。

    来到联盟后,开云一路地冲撞,得到的质疑远多于赞扬。她像一个孤军的斗士,倔强地用行动告诉所有人“我可以”,以此证明自己的内力。却不曾真正得到多数人肯定过的“她可以”。

    现在她都有了。

    开云转动着脚步,将视线不断从四周混乱的画面中掠过,胸腔内的心跳重到她难以克制。

    她赢了!

    冠军并不是她的执念,但是当她真正拿到的时候,竟然也会忍不住热泪盈眶。

    光华璀璨,灿烂至此!

    唐话当年追求的就是这样的世界吗?他站在巅峰之处目及的世界,也是这样的充满力量吗?

    原来所谓成功就是这样的。她也愿意为此刻的澎湃付出一切。

    “擂台赛结束了!耗时将近一年的军校联赛,终于落下了帷幕。让我们欢迎今年的王者——开云!”

    开云抬起头,看向明亮到灼目的灯光。

    “咚——咚——”

    擂鼓声再次响起,但这一次的鼓声却更加的嘹亮恢弘。

    开云认真一看,才发现擂台周围推出了十几个新的战鼓。一排穿着黑色军装的考官正拿着鼓槌在有节奏地敲击。

    观众们集体起立,在主持人起头的跑调歌声中,接着将曲子唱了下去。

    这是比赛结束时惯例会唱的战歌。

    ·

    秦林山正在恍惚地想别的事情,身边有人坐了下来。

    他偏过头,见是两位老朋友,笑了一声说:“怎么回事?来晚了,比赛已经打完了。你看,你儿子的冠军战你都能迟到,你是不是太不负责了?”

    联军校长“嗯”了一声。西装革履,一丝不苟。他说:“我在路上已经看了比赛。”

    周剑履则脸臭得厉害,哼道:“我被他的车堵住了。他这骗子。”

    秦林山嘀咕了一句现场和直播怎么能一样,你们怎么就不会早点出门?

    “好久没听见联盟的战歌了。”秦林山放松地靠在椅背上,叹了口气说:“有点怀念,也有点唏嘘。这帮小子成长的速度太快,我都没反应过来。”

    那一年,他是站在场馆昏暗的走道里,看着唐话举起奖杯的。

    看着他开创了一个时代,跟着他激荡不已。

    仿佛还在昨日。转眼间,斯人已逝。

    他手指敲在裤子上,跟着那已完全不成调的歌哼唱起来。

    “……我以鲜血祭英豪,我以赤诚慰烈魂。

    “视生死如风,湮恩怨如尘。

    “抬手可及日月,我心无悔昭昭。

    “今朝立誓,歃血为盟,我心敢比天高。追逐明日,畅快今朝!”

    秦林山笑了出来。

    总有人一年又一年地失约。

    歌声毕,热血跟激情却正在当头。

    观众们放肆地宣泄着满腔快要溢出来的情感,而旋涡的中心,本届联赛的冠军,却始终安静地站在那里。

    渺小又强大。

    开云抬手,把鼻子下面的鲜血抹去,心神恍惚地站了会儿,终于见到了那个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主持人。

    那位高瘦的男人手中拿着一束捧花,走到开云的旁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众人收到他的信号,努力地压抑住声音,想让现场安静下来一些,等待着她的获奖宣言。

    主持人:“请问本届冠军开云,此刻作为胜利者站在这个地方,有什么想说的话吗?”

    秦林山好笑地指了指擂台,已经做好听开云打广告的心理准备,也做好了接受观众啼笑皆非的嘘声的准备。

    镜头中,开云红着眼睛抬起脸,视线落在不知道的某处。

    “我来了比赛,拿了冠军。我想告诉你……”开云哽咽了下,用从未有过的轻柔的声音道,“唐话,我终于长大了,能独当一面了。没有你也可以活着,但是……但是我很想你。你什么时候回来?”

    秦林山怔住,片刻后抬手用力抹了把脸。

    “妈的。”他语不成声,“你也该回家了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有朝一日刀在手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退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退戈并收藏有朝一日刀在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