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二合一

推荐阅读: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捡个校花做老婆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一世兵王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最强狂兵浴火重生:毒后归来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WwW.50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等众人抵达联盟的时候, 已经是晚上。

    出于安全考虑,所有学生要去医院再做一个详细检查, 开云跟叶洒伤痕累累, 自然都没逃过。

    车辆平稳地载着二十几人,行驶在安静的夜色中, 还隐隐有沉重的鼾声回荡在车厢里, 半个小时后, 熟睡的人被强烈的光线叫醒。

    当身心疲惫的雷铠定等人依次走进医院大厅的时候, 不期然地撞上了一群同样背着高阶武器封锁盒、身上挂彩、发型凌乱的难友。那外形看上去可比他们要狼狈多了。

    众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 互相走进, 开始近距离观察, 才终于从一张张已经变改了的容颜里, 正确找出自己的校友和兄弟。

    一问果然是这样,他们也巧合地在今天结束了考试,过来做身体检查。只是回来得太急, 都没时间拾掇一下自己, 才显得如此粗糙。

    这可真是渡尽劫波后升华的兄弟情。

    众人泪眼婆娑地进行认亲诉苦,一双双手紧紧交握在一起。

    “兄弟!”

    “亲人啊!”

    “你们怎么去了那么久?一个多月啊,我还以为你们出事了。到底是做什么任务去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那简直是我一生的阴影。先不说了, 你们呢?怎么都搞成这个样子?”

    “唉,一言难尽,我们这些能站着的还算好,好几个兄弟是躺着进去的。”

    “我们这边也有躺着进去的人。”

    “我们这里还有躺了两场考试都没出来的人!”

    “你们已经考了两场了?靠, 我们这边还是提前中止的比赛。不知道最后成绩要怎么判。”

    众人程序性地吐槽了赛委会,以搭建友谊的桥梁。等打探得差不多了,一个个小机灵鬼开始在心里默默计较对方的表现和成绩。

    成绩现属第二阶级的这批考生,看着面前这十位优等生,眼睛里燃起了一股难以掩盖的光芒。

    按照历年比赛来看,比赛前期成绩的优势非常明显,前列考生能参加更多场次的考核,自然就能获得更高的成绩,这种优势基本可以保留到最后一场的个人排位赛,难以动摇。

    但是今年出现了意外,他们前十考生的考场安排明显有重大错误,比赛场次竟然还比不过他们第二阶级的考生。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有很大的逆袭的机会。

    没有办法,谁让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呢?

    第二批次的学生们委婉地炫耀道:“可能最后是看影响力吧。我们团队今年接的两场比赛完成难度都很高,比去年要厉害多了,否则大家也不会伤成这样。可惜了,我觉得这些任务放在往年,应该是你们的机会才对。”

    “大家不要放在心上。”雷铠定方摆出了超脱于世的表情,“如果只看任务的影响和贡献的话,我们差不多就赢了。多余的细节不好提前透露,也就给联盟买了颗知名的商业星球吧。”

    几人傻眼:“卧靠?!”

    他们不淡定了:“你们编吧?”

    雷铠定朝角落一指:“看见那边那个小和尚了没有?他本来是星球的下一任继承人,现在全身心地开云招收成荒芜星国民了。”

    “哇——”

    虽然这事听起来很玄幻,但如果是开云的话,他们姑且信了。

    雷铠定等人听见这声久违的感慨,心满意足,不再逗他们,挥挥手道:“唉,不说了,我们先去排队了。检查完还想回学校呢。”

    周围还有拍照偷听的人,青年们都没放在心上。

    经过联赛的造势,部分顶尖学生已经算是半个明星,消失一个多月终于正式回归,可不是一件大喜事?

    冷清的三夭论坛,终于又要热闹起来了。寂寞网友们实在等得太苦!

    一时间,原本应该沉闷阴晦的医院大厅,竟然多了一点喜气。

    他们的快乐叶洒体会不到,因为他特别的寂寞。尤其是看着一把把高阶武器在眼前晃动,回忆起自己的栽叶,脆弱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伤害。独自坐在一旁的等候位上发呆,恨不得马上扭头离开。

    现在赏金任务已经完成,联赛他也没有继续参加的兴趣了,这命令服从跟不服从对他来说毫无意义。

    本来他是想直接走,可是看着窗外繁华的灯光,心底突然升起一股无处可去的凄凉。

    不参加联赛的话,联军的宿舍他就不能住了。

    没有武器的话,赏金任务他暂时也不能接了。

    叶洒抹了把脸,默默站起来朝门口过去,还没走两步,后衣领被开云拉住。

    他一个趔趄,木着脸转过身,用眼神谴责他。

    结果开云用更加幽怨的语气道:“我一会儿没看着你,你就乱走。不要动!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看一眼挚友,再跟你一起回去。”

    叶洒说:“你跟我一起回去干什么?”

    开云心说当然是怕你想不开啊。

    她不等叶洒拒绝,直接把筋斗云塞进叶洒的怀里,又让小和尚抓住叶洒的裤腿。拖家带口地绊住他,然后小跑着去找江途。

    ·

    江途已经被送到住院部。

    因为他是在出任务期间受的伤,所以一切手续从简,具体伤势在飞船上做过检测,现在只是把头上的伤口重新包扎一下,然后等待结果。如无意外,静躺两天可以出院,甚至不会影响下一场比赛。

    早在飞船上,考官已经通知了他的父母,并简要叙述了他的伤情,所以江途刚刚被转移上新的病床,江父就到了门口。

    那向来冰冷的眼神,在他头上的纱布掠了一圈,然后转移到别的地方。

    中年男人迈着长腿走进来,停在江途的病床前面,耷拉着眼睛,从高处看着他,问道:“你没事吧?”

    江途盯着被子上的手,用同样疏离的语气回道:“没事。”

    “嗯。”江父并不在意他的态度,又问:“你们这一次比赛的内容是什么?”

    江途平静地把两场测试内容说了出来。江父又问了他受伤的原因,江途又轻描淡写地说了赏金猎人的事。

    第一场无疑是文试,第二场被迫中断,应该不会计入成绩。

    “太好了!遇到赏金猎人跟星际海盗的,只有你们四个,以少胜多,克服危机,这是很有优势的加分项!”江父闻言脸上终于有了一点喜色,“这样看来,第二场考试,你的分数也是稳列前排!前三肯定是有的,只是不知道武打这一块,占比重不重。”

    他完全没想到,比武大会决赛里,一个技术分析竟然可以发挥那么重要的作用。

    江途的剑术不怎么样,但运气委实是太好了。也许这也是他的天赋。

    江途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听见他说“太好了”,心里还是一痛。

    自己带着尚新鲜的伤口躺在他面前,他都会这样说,也许自己一直坚持的武道,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吧。

    江父在那边顾自道:“很好。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最终的成绩肯定不会低!”

    他拉了旁边的椅子坐下,与江途视线平齐,带着赞许的目光道:“你们这场考试耗时太长,之后马上就要到新的招生期,顶多也就会再安排一两场比赛,然后就是个人排位赛。只要你能在结束前稳住前面的优势,江途,你大有可为啊!”

    联赛的决赛,是先依靠各种团队任务,测试学生的综合能力,比如统筹、合作、安排、适应力……根据成绩将他们进行阶梯式分段。

    前十名是一个阶梯。十一到二十是一个阶梯。二十一到五十又是一个阶梯。

    最后一场个人排位赛,只在各自的分数段里进行,确认具体排位。

    江途只要稳住前十的成绩,就算他的武打成绩再差,也能在最后拿到第十名!

    “好!”江父想到这个,爽朗地笑出声来:“爸爸为你骄傲,我们江家的大名,又要出现在联盟的名人榜上了!”

    江途能理解他的兴奋。

    就算是他备受瞩目的大哥江河,当初也没能拿到前十。整个江家都已经很久没人杀入前十了,同一辈中基本无望。谁能想到在大家都已经放弃的时候,最后却被最不起眼的江途给实现了呢?

    江父已经许久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意气风发了。他拍上江途的手,说道:“我记得你跟那个叫开云的人关系很好,你可以多跟她接触。她门路广,身边能人不少,钟御和叶洒和她的关系都不错,我看他们三个不是前三也有前五了。你一定要跟紧他们。”

    江途没有吭声。

    之前长辈们还对他与开云交好的事情嗤之以鼻,表弟甚至直言不讳地说他们是菜鸡抱团。转眼间开云就变成了手眼通天。

    所谓现实也不过如此。

    现在他还对叶洒多有推崇,如果让他知道,栽叶丢了,不知道又是什么评价。大概是成王败寇,他不能守器,就是技不如人……一类吧。

    江途苦笑了下。

    他知道有什么东西变了,他以前是绝对不会这样看待他父亲的。而现在,他竟然觉得面前这人有略微的不堪。

    “只要你这一届的联赛进入前十,明年不参加也可以,履历上照样可以写得漂亮。”

    江父浑然不觉,靠近了他,欣慰说道:“到时候你会被特招进军部,我让你大哥多照顾你。你们兄弟二人互相扶持,一文一武,我相信很快就能打出名号。什么秦林山张晨峰,他们都是过去式,你们年轻人的天下,现在才刚开始!”

    他说得兴起,却久久不见江途附和,这才发现从刚才开始,江途一直没有出声。

    “你怎么了?”

    江父低下头,看向江途的手。江途的皮肤在他的对比下显得特别苍白,指节跟手心里全是厚重的老茧。骨节呈不正常的弯曲,那是长期握剑以及屡次受伤造成的。

    江父问:“怎么你的手那么冰凉?你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吗?我去帮你叫个医生来?”

    江途喉结滚动,终于开口道:“我……”

    “挚友!”

    “咚咚。”

    “我进来啦!”

    下一秒,人已经闪身进来。

    开云把门合上之后,才发现里面还有一个人。她尴尬地杵在原地,弱弱问道:“方便吗?”

    “方便。”江途先一步接话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开云:“我就来看看,我待会儿要跟叶洒回学校了。”

    江途笑道:“谢谢。我正好有事找你。”

    江父说:“好,那你们朋友慢慢聊,我先回去了。我儿,记得我刚才说的话。”

    江途嘴角的肌肉僵硬扯动,等人走到门口的时候,终于鼓起勇气道:“父亲,请等一下,我要说的事情也希望你可以知道。”

    他脱口而出之后,整个人反而放松下来,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不再迷茫。

    江途扭头朝开云笑了一下,开云不解其意,狐疑地摸向脖子。

    “有什么事,也要我旁边?”江父好奇走了回来,站在开云的对面,笑道:“你说吧。”

    江途再开口,直接就是一个重磅消息:“我不打算参加后面的联赛了。”

    病房内一阵寂静。

    开云没什么反应。她觉得江途参加或不参加都合理,只要是他自己决定的就可以。

    江途等待着江父的爆发。

    果然两秒之后,房间里响起江父极力隐忍的声音:“你说什么?”

    江途道:“联赛终归是比武大会,比的是武,在这一点上,我能进入决赛已经是意外了。我不觉得最后的结果能代表什么。第十,或者第一,能改变任何现实吗?没有。所有人都清楚,我不堪一击。不适合剑道。”

    “是这一次的危险,让你退却了吗?”江父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方才的温和跟慈爱仿佛只是众人的错觉。他逼近一步,喝道:“如果是这样,我们江家没有你这样的窝囊废!”

    江途没有畏惧地抬起头,直视自己一向无敌的父亲,平静得像是在述说另外一个人的事情:“一直以来,我都在艰辛地学习剑法。我以为我是喜欢这一门职业的,所以即便没有建树,即便备受嘲笑,毫无长进,我也坚持下来了。我自认已经足够努力,无论是热情,还是投入,都不比别人要少。”

    “可是经过这一次的比赛,我突然之间想明白了,也许我的喜欢并不纯粹,我的坚持并不是因为剑道,换成刀、钯、锏,我照样可以坚持下去……”

    江父听他说着荒唐话,怒极反笑,吼道:“你不要把武学想得那么简单!”

    江父因为愤怒,喊话时不自觉带上了内力,开云离得近,甚至被震得有点耳鸣。她悄悄退开一步,看他迅速涨红的脸色和额头的青筋,觉得他下一秒就会动手打人

    保安匆匆跑过来,站在门口敲门道:“家属,请不要在医院大声喧哗!”

    江途说:“是,武学一点也不简单,是我之前将它想得太简单。武道啊,就像背着十万斤的负累,赤脚走在尖锐的石子路上。没有毅力跟勇气的人,永远走不到终点。可是没有天赋的人,连走上这条路的资格都没有。我没有那一分天赋。”

    江父:“你没有天赋?你现在是决赛前十,你都没有天赋的话,那些连高级军校都考不上的人又算什么!”

    开云站着标准的军姿,定在一旁。生怕江父把怒火蔓延到她的身上。

    江途:“我当初学剑的时候,是想做一个能被人需要的人,一个能保护别人的人。我的性格就是这个样子。父亲您或许不能理解,可我就是很在意。”

    “在被所有人都忽视的家庭里,我能被你们谈及的,只有剑而已。只有学剑,才叫我觉得我们好像是一家人。可是,现在我长大了,我不再需要这个,我的剑术也走到头了。如果连这口气都没有了,我还能怎么坚持下去?我要再坚持几十年?我做不到。”

    江父:“你怎么如此无用!”

    医生闻讯走了过来,皱眉道:“病人家属!你怎么可以跟病人争吵?”

    “我没用。”江途用手支撑着坐正,说道:“您说得对。我前二十几年一直是个没用的人,所以现在我想做个有用的人。这是剑道从不能给我的!”

    江父弯腰下,几乎是正对着他的脸喊道:“荣誉!强大!实力!这是只有剑道才能给你的!”

    “我不同意!”

    突兀的一道女生插进来。

    江父凶猛扭头。

    开云认真说:“武道代表着强大,实力代表着荣誉,诚然如此,可是,这个世界不是只有体魄的强大才是强大。剑生而为杀,喜欢杀戮难道是一种优点吗?温和中正难道是一种缺点吗?如果一个人学习剑道,只是为了能让弱者臣服,能让世人崇拜,这究竟是卑劣还是强大?”

    江父说:“你不要偷换概念恶意指摘!‘杀’是为了以杀止杀,如果连这种决心都没有,怎么去保护别人?”

    开云说:“是了,照您这么说,你可以用剑去保护别人,是一种强大,那么江途用知识去保护别人,为什么就不是一种强大?世上的路有那么多,他想走哪条就走哪条,有用没用,不是你或者他来评判的,是受益的人来评判的。”

    开云拍着胸口说:“我就很感谢挚友对我的帮助啊!你不知道他对荒芜星有多重要!”

    她说着郑重朝江途比出一个赞。

    江途笑了出来。

    “开云。”江途叫道,“我想加入你的荒芜星。我也想为了一个荒诞不羁的梦想,离经叛道一次。堵上我的生命,这就是我自己的人生。”

    江父一脸惊骇,双目瞪大,叫道:“你疯了吗?!”

    江途眼神坚定起来:“我因为一个错误疯狂了太久,我是终于清醒了。我明明有一件那么喜欢的事,明明有那样的天赋,为什么不可以?还好,我有重新选择的机会。”

    江父伸手拽住了他的衣领,红着眼睛,气息粗重道:“你学了那么久的剑,你现在是整个联赛前十的名人!你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你跟我说你不比了?你还说你不疯?你为什么不能再坚持一下?”

    医生察觉不对,隐隐觉得或有血光之灾,立即转身跑去叫人。

    开云走过去,拦在江途的前面,一手按住他的胸口,隔开了江父,严肃道:“挚友,你先冷静一点。”

    江父:“没错!”

    开云反手掏出自己的光脑,怼到江途手上,声线颤抖道:“冷静一点,字才能签得好看!快签快签!”

    江父气绝,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你……你们!”

    这时医生带着几个军人跑进来。脚步声错落响起。

    江途抬手要在光脑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江父扑上前想要阻拦,被正好进来的两个军人架住了双臂。

    江途就这样当着他的面潇洒地签完自己的名字。

    开云兴奋地收了回来,塞进衣兜藏好。

    医生隔着一段距离喊话道:“病人家属,你现在马上出去!现在开始不允许探视!”

    江父手臂一震,挥开身后的两人,用力地几个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见他不再发狂,那两位军哥也暂时没有上前。

    江父指着江途,用最后的耐心道:“比完这场联赛,军部也有科研的岗位。江途,我们都冷静一点,我希望你想好之后再做决定。”

    “不!”江途清晰地从嘴里吐出一句话,“不要!”

    “为什么?”

    江途说:“因为你想,所以我不要。”

    报复吧,这是他对过往人生所遭受的不公,能给予的最大的报复。

    的确一击致命。

    江父理智的弦彻底断裂。

    “就快结束了!马上就可以结束了,再坚持两场……不,可能只需要一场比赛!你二十几年的人生,为什么不能给它一个终结!放开我!我很冷静,疯了的是我儿子,你们拦我干什么!他是联赛的前十,知道吗?现在跟我说不比了!整个联盟的军校,所有的军校生,他站到最顶尖的位置,就要成功了,结果放弃了!他是我儿子,你们能接受吗?能吗!”

    “我怎么知道?”他身后的小哥哥死死扣住他的手臂,将他的衣服都扯得凌乱,面瘫着脸说道:“我都没有儿子。”

    他的同伴插刀:“你连老婆都没有。”

    “你闭嘴。”

    江父恨不得咬死他们。

    那边医生点头说:“我理解你,其实我也不能接受。”

    江父又看向他,希望他能给自己说两句话。

    医生紧跟着加了一句:“所以我觉得你现在危险性太高。为了病人的安全,快点架走!”

    开云:“……”

    江父:“你们怎么回事!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放手!我只是要跟我儿子说话……”

    声音渐行渐远,医生跟着走出去,顺手带上房门,只留下一句“好好休息”。

    病房重新安静了。

    江途松了口气。

    开云扭过头,小心地求证道:“这个签名你是认真的吗?”

    江途点头:“认真的。”

    “好!”开云欢呼了一声,赶紧跑出去找联盟盖章,要把事情坐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有朝一日刀在手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退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退戈并收藏有朝一日刀在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