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有朝一日刀在手 > 125|酸辣土豆丝21

125|酸辣土豆丝21

推荐阅读: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捡个校花做老婆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一世兵王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最强狂兵浴火重生:毒后归来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WwW.50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途原本准备好了要与他们死战, 那群人却好像根本没看见他一样,径直从他身边路过。

    江途皱眉。

    真的只是为了叶洒而来的?

    他喊了一声:“你们来抓叶洒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人回过头多看了他一眼。

    江途眼神中闪过惊讶。

    是个女人。

    那人没有回答, 又跟着同伴继续离开。

    江途叫道:“站住!”

    无人理会。

    江途咬牙。他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们的, 可如果现在任由他们继续前进,开云那边必然会陷入穷途末路。

    起码要拖延一下, 他已经放出了信号枪, 希望其余的学生能尽快支援。

    十分钟……不, 能给他们五分钟的时间也是好的。

    叶洒跟开云那么强, 或许就可以逃跑了。钟御等人或许就会赶来……

    江途不再迟疑, 直接抽出了剑, 主动发起攻击。

    他知道自己的剑招一旦被看穿就没有杀伤力, 所以不敢有丝毫试探的心, 上手就是一记大招——潮海升平,想直接扰乱他们的步伐。

    剑气起伏地朝前而去,卷携了周围的草木沙砾, 排场铺得极大, 恢弘壮阔,大有暗流涌动,欲翻江倒海之势。

    他的剑是从联盟武器库中借的, 鉴于他的性格, 教练给他选的剑名叫“君子剑”,这是一把以轻便速度取胜的剑。它的剑风并不凌厉,相反让人感觉很温柔,像春夜里的温风一样, 可温柔中又带着一丝杀气,而那丝杀气才是致敌的关键。

    毕竟剑——生而为杀。

    如此大的动静,前面五人早就已察觉。他们的动作起先停滞了下,放出内力关注着江途的动静,随后发现没有威胁,又放松了下来。

    不知道是谁嘲弄地说了一句:“不知死活。”

    这样的水平,也敢独自来拦截他们。是谁给他的勇气?

    五人中的最后一位回了下头,江途甚至没看清他是什么动作,只见外袍一抖,一道刀光从他袍中闪出,紧跟而来的是无边的杀气。

    那凛然杀气穿过剑阵的弱点,狠狠打在他的胸口上。虽然避开了致命部位,却仍旧叫他五脏六腑一阵剧痛。

    只有一招,也只需要一招。无论江途的潮海升平使得多么的天花乱坠,都被那人转瞬击破。

    剑光破碎,飞扬的尘土和木屑又从空中洋洋洒洒地落下。一切归于平静。

    江途被刀气重重撞倒在树上,想要重新提起内力,一股寒气立即顺着他的经脉向四肢百骸流窜过去。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杀气。流走在他的血液里,简直叫他的骨头都战栗不已。

    江途感觉嗡嗡的回响在耳边轰鸣。并没有半点侥幸得生的快感,反而是一阵自嘲。

    怎么会那么弱?

    怎么会那么没用?

    他那么久以来积攒的一点自欺欺人的信心,都随着方才那一击枯败成灰。

    他不止天真,还可笑。

    “联盟的学生就是这种脓包废物?这一届废了。”

    男人嗤笑了声,听语气很是不满。

    废物……

    江途抽动手指。确认自己方才还紧紧握着手中的剑。

    剑还在,那就不能倒下。

    五人转过身,准备继续赶路。他们急着去找广宇,对江途这样的普通学生没起杀心。

    刚走了两步,男人又停了下来,他回头一看,就见刚刚飞远出去的男生竟然又冲了上来。

    江途撑着内伤,不屈不挠地举剑再次挥出一个大招。

    “暴雨梨花!”

    内力牵动起伤口,他的心脏与方才受伤的地方,一阵刀绞似的痛,江途凭借着意志力与多年练习的经验,稳住的身形,硬生生地施展出这一招。

    胸口突得呕出一口血,江途闭紧嘴巴,又将它咽下。血腥的味道在他口腔内回荡,可他根本顾不上。

    先前出过手的男人皱眉。

    他刚刚已经用出了六成的力,清楚自己的水平,觉得对付这样一个毛头小子已经够了,应该能叫他知道轻重。

    谁知自己客气,对方却不识好歹。看来是对他的捶打不够深刻。

    “凭你这样的剑招,你想杀谁?”那个男人依旧轻蔑道,“一帮普通的学生而已,在温室里称王,就以为知道外面的风雨?简直不知天高地厚!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帮家伙。”

    他再次出招。

    这次不再单纯地使用刀鞘,而是不客气地拔出了刀刃,想直接给他个教训,以免他再烦人。

    那肃杀的刀气横扫而去,什么暴雨梨花,都在刀光中骤歇停场。

    残留的刀气抽打在他的胸口,一连三道,像是警告。江途再次被他打飞出去。

    这一次他没有内力护体,被震得更加严重,直直飞出五米多远才稳住身形。

    虽然依旧避开了致命伤,却非常不好受。

    身体的伤痛情况比之前还重了几倍,全身的肌肉被残余的刀气刺激,像在忍受凌迟的痛苦。

    江途用力地呼吸,血液再无法抑制地从嘴里流出,那模样,看起来连多动一下都是艰难。

    非逼他下狠手。男人撇嘴,骂道:“废物,滚!我不会再留情第三次!”

    “废物!”

    江途躺在地上抽搐了一下。他睁开眼睛,好像看见了那个面容冷峻的中年男人。

    江父转动着护腕,看也不看他,转身离开。其余人跟着退去,练功房里只剩下他冷冷清清的一个人。

    他也是倒在地上,难以起身。

    江途不禁泪眼模糊。

    父亲……

    父亲!

    我想跟您学剑,那顶天立地,似能遮风避雨的剑术。

    “他连站都站不住,更何况杀!”

    “我们要留他做什么?”

    “我江家怎么会出了这么一个儿子?”

    “他连他自己都保护不了,这样的人算得上什么?”

    “那把剑就是丢了也不会给他。有毁我先辈英名。”

    “……”

    江途回忆起第一次看父亲用剑时的震撼。

    当初父亲挡在他面前,划出的那一道剑光,让他觉得无比的强大,又无比的温柔,比之剑,更像是无坚不摧的盾。能在危险之中保护住他。

    那一幕深埋在他的心底。

    他也想以此保护他的家人,保护他的朋友。可是到最后,这种想法连说出口都会遭到别人耻笑,他再也不能开口。

    是他错了吗?可他不觉得自己错了啊。只有杀才能止杀吗?难道他就保护不了任何人吗?

    江途手指上的触觉慢慢回来,知道他手中的剑还在。手指又紧了紧。

    他仰起头,支撑着想要站起来。

    他以为过了很久,但视线中人影晃动,那群人还在不远处。

    他或许弱小,可他十几年如一日地练剑,万般心血艰苦磨砺——从不是为了要做一个废物!

    五人还在赶路,脚步再次停下,身后那道快要消散的气息,陡然变得粗重,并爆发出一股坚韧的内力。

    男人眼皮一跳,侧目望去。

    这不可能!

    这人怎么跟小强似的,还打不死了?

    他应该已经不能动弹了才对!

    “阿布。”为首的男人明显很不满,“你在玩什么?”

    被唤做阿布的男人冤屈道:“我没有!”他怎么知道这小子在搞什么!

    “啊——”

    江途脚下飞奔,朝着他刺来。

    他的丹田已经枯竭,没有多余的内力支撑他的内力,所以这一剑只是单纯的一剑而已。

    阿布都不屑得使用内力,一个晃身,用轻功游到江途的背后。江途此时动作缓慢,根本都察觉不到对手已经不在原地里。阿布就那么轻松地朝着江途的头上打了一拳。

    江途再次软倒在地,耳朵里流出一道血来。整个人像被霜雪打过的浮萍,已经跟死人没什么两样。

    阿布不知怎么就是有种恶心的感觉,觉得他还会再站起来,于是在旁边等了一会儿。

    果然,没过一分钟,片刻的晕厥过后,这个青年再次抽动起来,并手脚并用的,用自己还完好的地方,想要起身。

    阿布黑着脸说:“你知不知道你是在求死?你有病啊?”

    江途按着自己的耳朵,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他的手脚惧在发抖,手中的剑更是阵阵发颤。

    众人这才确认了,他早就已经没有战力了。

    “不能走……”他轻轻地咳嗽,仿佛稍微用一点力,最后的生命力也要被他咳出去。嘴里低喃道:“站住。”

    那把剑软软地刺了出去,阿布脚下不动分毫,也没有再出手。因为剑尖的力道,根本刺不穿他身上的防护服,甚至连疼痛都不是很明显。

    身材高壮的男人就那样看着他,随后无奈叹了口气,片刻后伸手抱住他的手掌,问道:“你在哭什么?”

    面前这个长相斯文的男生没有回答,他低垂着头,目光没有焦点,耳朵显然已经听不进声音了。

    阿布试图从他手中把刀抽出来。

    出人意料的,这个人全身都已经抽调不出多余的力气,那把剑却握得死紧。他越用力,这个青年也越用力。纵然手指已经发青,也不肯放手。

    “如果你是在为了自己的弱小哭泣,那还算可以。”男人终于对他正色起来,觉得他也不是那么糟糕。

    为了朋友可以做到这个地步的人,就算再天真,也值得尊重。

    一个人实力弱,可以练,他还能自己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一个人的意志如果站不住了,那他一辈子也终了于此了。

    “你的意志我倒是很欣赏,可惜光凭意志没有用。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学武。”

    “阿布。”为首的男人已经停了下来,站在远处看着他:“别让老大等急了。”

    阿布:“那这个人怎么办?”留在这个地方,血腥味会吸引其它的进化动物,这个样子恐怕不到十分钟就死了。

    男人说:“带上他。做个人质也不错。”

    阿布想了想,从包里抽出药剂,给他打了一针,然后干脆地把江途扛在肩上。

    如果是最早遇见的时候,他会觉得江途是在碰瓷,哪里管他死活,丢了就走。现在就算要扛着他赶路,也没太多的不满。

    江途没了反抗的余地,四肢垂下,任由他动作。手上的剑依旧握紧,剑尖对着地面,一晃一晃地画着圆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有朝一日刀在手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退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退戈并收藏有朝一日刀在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