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二更

推荐阅读: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捡个校花做老婆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一世兵王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最强狂兵浴火重生:毒后归来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WwW.50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卢阙身上狂暴的内力, 全部随着刚才那一招而消失殆尽,哪里还有半点先前的混乱?

    这样的话, 的确可以称之为新招式。

    只不过……用完这一招之后, 卢阙立即虚脱地半蹲下了。他几乎将身上所有的内力都打了出去,而后背崩开的伤口, 开始强调它们的存在感, 血流如注地涌出, 沁湿了他的外衣。

    开云第一时间跳上前, 想给那个闫边贺补个刀, 结果刚刚凑近, 发现对方已经死了。也是, 那样强力且近距离的攻击, 就算是专业的盾士也抵挡不住啊。

    这个喜欢叨叨的人,最终连句“拜拜”都没留下。

    薛成武扶起卢阙,让他搭着自己的肩膀站立。他回头找军用背包, 想给卢阙包扎伤口。

    薛成武低头翻找止血药的时候, 眼眶不住发热道:“卢阙,你做到了!”

    卢阙看着自己的手,手心是一片不正常的红肿, 但他此时内心洋溢着的, 是不知所措、刻意压制的狂喜、还有一种复杂得难以形容的情感。太叫他陌生了。

    也许依旧不会有人相信,但是他终于有理由,可以跟过去的自己告一段落。

    今天这可以是结束,也是开始。

    薛成武忍了忍, 举着手里的药剂,先用力抱住他:“卢阙!”

    雷铠定提醒说:“朋友,他已经重伤状态了,我看他正在弹出的边缘,你现在对他的疼爱应该是手放开。”

    薛成武连忙松开。

    ·

    解说终于迎来了技术性的分析,他尽职尽责地拆解卢阙的动作。

    “我相信此刻的大家,都是非常感动的!这一笔峰回路转,重新书写了格局,可以说是已经点下了胜利的基调!先让我们为卢阙的成功与闫边贺的离去送上掌声。”

    “卢阙的招式,目前感觉更像是同归于尽,因为他没有办法支撑起后续的防御攻击。可是能借此将狂暴的内力稳定下来,绝对是突破性的进展!虽然稳定度还无法确定,可是如大家所见效果极佳!”

    直播间中安静了数秒,解说才重新回来。

    “好的我又在后台重新翻看了几遍刚才的录像,目前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套高级的、还没有大范围普及的运功心法,但它也只是一套运功心法而已,所以这个招式或许不适用于其他的侠士。我觉得,卢阙之所以能成功,是他意志力超强,且多次经历过类似的情况,所以在狂暴的前期还能保有理智运行功法,普通人绝对做不到这一点。关于后续我们会继续关注研究,让我们先将目光放回比赛!”

    虽然他是这样说,但观众已经完全忘记了这是一场比赛。

    能成功克制内力狂暴的新招式,掀起的风浪与震撼绝对是地震级别的。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微弱希望,所有学武的侠士们都不会错过。

    他们急着录制视频,重新剪辑,然后转载传播,去找专家分析。卢阙在他们的既定标签已经不是“危险”,而是创造“奇迹”的新希望。

    “这是找到了克制狂暴的法门?能通用吗?”

    “我觉得看概率?如果稳定的话,薛成武现在也不会那么激动了。”

    “那是不是可以证明,卢阙的危险性没什么那么高?可以参加实战赛了?”

    “危险性这种东西,是很难排除的……”

    “这是不是说明,中二真的可以改变世界?!”

    无论哪一方都在震撼,赛场中的人却跟他们是完全不一样的心情。

    这边是温情时刻,那边开云迫不及待地提着刀追击对面的残余部队。

    解说精神抖擞,想将关注点重新拉回去,大声道:“原本是六对二,没想到这么快就反转成三对六了!虽然卢阙跟薛成武重伤,但是现在他们只要坐着看看,就能等待胜利的果实!”

    胜利的果实那是无疑的。

    开云、叶洒、雷铠定一起上前。开、叶二人自觉性地去追了那两个轻功最好的选手,将使斧头的男生留给了雷铠定。

    镜头在他们三人之间穿梭,想把画面拍得气势恢宏一点,后来发现都没什么好看的,最后还是把镜头给了卢阙这边,看薛成武和江途给他上药,打温情牌。

    谁也没想到,军校联赛的宝贵镜头,会长期的定格在一个伤员救护上,评论区表现还极其良好,众人都饶有兴致地在观察卢阙有没有什么不良反应。

    直播管理员大发慈悲,终于想起这不是开云等人的专场,在某两条小道上,另外还活着几百名的考生。于是镜头一扫带过,给他们一点表现的机会。

    不出预料……考场中的学子们走了开云的套路,正在进行内部厮杀。

    看着满地的鲜血和尸体,直播管理员同情地咋舌了两声。

    随后确认二军的队伍,被全体淘汰。

    解说依旧高昂着情绪说:“爆冷了!上一届的二十强选手带领的固定队伍,竟然在预选赛的时候,以‘0’积分的结果,被确认淘汰!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二军的朋友们回去以后请好好调整休息,明年再接再厉!”

    的确是大爆冷,但评论区好像没什么人关注的亚子,连二军的粉丝也不敢冒头,恨不得镜头就那么过去,当无事发生才好。

    连死亡都不能引起观众的注意了,二军的队伍去得好没有价值。

    解说张了张嘴,无言。

    他真的好难。

    那边结束了战斗的开云将刀背回身上,跑回队伍中,展颜笑了出来。

    解说握拳:“好的!现在开云露出了魔王的笑容!考场里又有谁要遭殃了呢?”

    开云掂了掂自己的包,说:“趁着现在左右无人,风景正好……”

    雷铠定激动说:“吃饭吗?”

    开云:“不吃。”

    雷铠定笑容一僵。

    开云从包里提出一个袋子。

    “但是可以吃面。”

    叶洒好奇:“真的有东西吃?”

    薛成武也停下了动作。

    上次他没有吃到。可是他始终觉得,在战场里吃面……有种过于别样的风情。皮不自觉地发痒,感觉会被抽。

    雷铠定在包里掏啊掏,掏出一个大铁碗,朝着开云嘿嘿嘿直笑。

    开云赞赏说:“都会自带厨具了!”

    叶洒飞快接了一句:“我没有。”

    开云:“我带了。”

    叶洒露出一副明显安下心的表情。

    叶洒问:“吃什么?”

    “我就随便选了点。六个人的东西有点多,怕塞不下。”开云说,“青菜鸡蛋面。怎么样?”

    叶洒点了点头,盘腿坐下,一脸“我等开饭”的严肃表情。

    对奔波的赏金猎人来说,吃饭也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

    雷铠定自觉过去捡来石头和枯柴,在路中间搭了个小灶。

    六人围绕着一团刚刚生出的火堆环坐,整齐一致地看着开云将锅架到锅上。

    这画面显得滑稽而温馨。六人之间的关系立即就亲切了起来。

    青菜鸡蛋面是很简单,但是因为只有一个锅,等水烧开的时间,还是有点漫长。

    薛成武用力捏着自己的手,用余光瞥了眼卢阙,还是迟疑着开口道:“那个……之前闫边贺说的事情……”

    雷铠定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说:“他人好不容易不在了,你还把他的话记在心里,你是抖M吗?根本没有人在意的!”

    薛成武抬起头,深吸一口气,还是忍不住道:“虽然这个时候说了大家可能会扫兴,但是……但是卢阿姨的死,真的跟卢阙没有关系。”

    卢阙平静道:“别说了。”

    叶洒怂恿:“说。”

    开云:“误会为什么不澄清?我吃饭的时候经常上镜,就趁着现在说,说不定好多人的能看见。”

    薛成武干脆一鼓作气道:“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原因。社会的非议、孤身抚养一个年幼的儿子、找不到任何的工作、来自受害人的无尽指责,以及通讯录和家庭环境里,永远充斥着的咒骂。一段永远没有办法结束的罪行,而卢阿姨是一个很温柔又很脆弱的女性……”

    “别说了。”卢阙冷声道,“是我的错。”

    薛成武:“卢阙那个时候也才一年级,打架的时候打伤了一个同学的鼻子,被对方家长追去了家里。卢阿姨很害怕,她压力太大了……”

    “薛成武!”卢阙说,“别说了。没必要。”

    薛成武:“是因为我!他只是因为帮我打了欺负我的人……明明是对面的人先动的手。”

    薛成武说着怆然泪下。他觉得一切都是从自己的无能开始的,然后朝着一个无可挽救的悲剧不断发展,最后受伤最深的成了最无辜的卢阙。

    大家似乎一定要把最严苛的罪行归结到卢阙的身上,只要他感到痛苦,一切的错误就有了结果。

    水开了,顶得锅盖“扑腾扑腾”得做响。

    开云将锅盖掀开,白色的雾气立即蹿了老高。

    她把面条洒进去,又往里面加了点盐,拿筷子搅散,开着盖烹煮,等待面条转熟。

    视线里白雾升腾的模样,让卢阙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

    同样的白色的雾气,弥漫在狭小的屋子里,妇人拿着一个小碗,往里面夹了几根面条,端到他的面前。

    那个跟他相依为命的温柔女人,也会歇斯底里地告诉他:

    “卢阙,你不正常!”

    “卢阙,你为什么不明白?你跟别人不一样!你有什么资格打别人?”

    这两个问题一直深埋在他的心底。他想要反抗这两句魔咒,所以进入了军校。可却始终无法脱离,所以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他心里的矛盾,是伴随着性格而生。

    “一切错误的开始是我父亲。他的的确确是个疯子,杀了人。”卢阙说,“身为他的家人,被指责是无可避免的。”

    一碗面突然递到他的面前。卢阙没有马上去接,碗又递得更近了一点,摇了摇示意他赶紧。

    鸡蛋是炒过的,重新加水,烧开后放入青菜和煮熟的面条。

    虽然简单,但是面汤闻着特别香浓。

    卢阙伸手接过她的筷子和碗,看着汤面上的点点油腥,动了筷子。

    劲道的口感,清爽的味道,配合上炒鸡蛋的特有香醇,汇成一种丰富鲜美的口感。

    几人捧起碗大口喝汤,周围都是“呼噜呼噜”的声音。

    开云问道:“好吃吧?”

    卢阙点了点头。

    确实很好吃,一种特别又熟悉的味道。

    开云低着头说:“无论是从法律意义上,还是从事实根据上,你都是无辜的。因为痛苦,所以想要看着有关联但是又无辜的人比自己更痛苦,这样还是不对的吧?仇恨跟痛苦又不是什么值得传承的好东西。”

    “道歉的话无数次都可以,但是要彻底赔上人生的话,就是不可以。我师父说,生命本身太神奇又太宝贵,所以自我一点也不会是错,毕竟在追寻是谁赋予了自己生命之前,你已经成为了一个独立的自己。卢阙,带着你自己的名字,重新开始吧。”

    雷铠定捧着碗朝她在虚空一敬:“好!鸡!汤!”

    叶洒点头,蹭他的表扬。

    开云得意露齿一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有朝一日刀在手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退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退戈并收藏有朝一日刀在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