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他们说我是害虫 > 第13章 风水轮流

第13章 风水轮流

作者:来不及忧伤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无垠一念永恒极道天魔天下第九逆鳞猛龙过江三寸人间重生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WwW.50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贱人,希望你明天还能笑得出来!”

    方寸恶狠狠的咬着一株草,猛甩脑袋,将这株草从土里拔出。

    他拔的草,正是秦越覆盖在他埋包裹之处的那些草。

    他准备将秦越埋在这里的包裹给扒出来。

    对于一只未曾学过打洞的虫子来说,拔草掀土这种打洞技术,他并不精熟。好在他的力气增长了数倍,拔点草,也并不困难。

    而得益于他十只腹足的变异,让他趴在地上掀土,问题也不大。

    更何况,这些草和土,都是被秦越挖过的。

    等干完这事,见天色还未亮,方寸再次朝香草峰纵跃而去。

    月色朦胧,寒风侵袭,方寸咧着虫嘴,无声地笑着。

    第二天,香草峰上,一些珍贵的草药再一次失窃。

    紫纹蝴蝶草,损失三株。

    一株尺余高,方寸现在完全可以一口气吃下两株。

    他吃完之后就直接跑路,躲回山脚下的一处石缝中休眠去了。

    而在飞云峰山脚下,路边的草地上,却扔着一个黑色包裹。

    黑色包裹里只装了一件夜行服,显然不是正常人所穿。

    看到这套夜行服,许多人一下就想到了香草峰草药失窃事件。

    找到了衣服,想要找个人,还是很简单了。

    只需要找来一条狗,让狗闻一下衣服上的气味就可以了。

    ……

    飞云峰上,秦越睁开眼来,哈哈大笑,“终于突破到四境了!”

    笃笃……

    房外传来敲门声,秦越长身而起,跑去开门,结果便见一群人围在外面,旁边还有两条黑色大狗。

    秦越见此,不由哈哈笑道:“原来我破四境动静这么大吗?大家都知道了?哈哈哈……没什么值得庆贺的,不过区区四境而已,只要你们努力一些,你们也一定可以的……”

    “抓起来!”

    为首的那个青年叫道。

    然后便有两位弟子上前,一左一右,抓住秦越的手臂,压住他的肩膀,将他的双手反扭到后背。

    “喂喂……你们这是干嘛?江凡,一大清早的,你们戒律峰弟子就无故擅闯我飞云峰,跑到我们飞云殿来抓人,是何意思?”

    江凡没有理会秦越的叫嚣,随手一抖那件夜行服,冷哼道:“秦越,是何意思,我想你自己清楚,随我们走一趟吧!”

    看到那件夜行服后,秦越面色不由变了变,心里暗道:“怎么可能?我明明埋得好好的啊!特么见鬼了!”

    “别动粗,我自己会走!”秦越扭了下肩膀,跟随这些戒律峰弟子缓缓走出飞云殿,“江师兄,我不太明白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太明白?呵呵……昨晚香草峰草药又失窃了。”江凡侧首看了他一眼,俊逸的脸上,满是鄙屑的笑意,“紫纹蝴蝶草,炼制塑脉丹的主药材,贯通天地之桥的上佳辅助草药。真巧,你破四破境,应该说你突破到了第四境。入门不到两年,以十六岁年纪,突破到第四境,你也算是天纵之姿了,可惜啊!手脚不净,品行不端!”

    旁边有飞云峰弟子听到这话,之前还有些羡慕嫉妒的,现在全都变得鄙视和不可思议了,似乎没想到他秦越居然是这种人一样。

    秦越见此,咬牙轻哼道:“江凡,别血口喷人,我看你是被我比下去了,心里不服,故意来陷害我吧!你说我去香草峰盗药,可有什么真凭实据?仅凭一件衣服和你的臆测,就想定我的罪,未免太欺负人了,真当我飞云峰无人吗?”

    他说着,冷冷瞪着江凡,道:“还有,这件衣服是怎么来的?我现在很怀疑,就是你江凡自己找来的……”

    “这事你自己去和戒律峰掌座说,要解释,也去和香草峰众师兄弟解释,和我说不着,我只是一个跑腿的!”

    江凡耸了下肩膀,唇角一扬,而后冷喝道:“带走!”

    ……

    戒律峰。

    流云剑宗十二峰中,主管刑罚纪律的地方。

    掌座,即峰主聂行纪,常年闭关,一切事务皆由长老兼副掌座聂行元,也是聂行纪的弟弟主管。

    “秦越,你可知错?”

    戒律堂副掌座,须发灰白,看起来有六七十岁的聂行元,看着堂下下跪行礼的秦越,沉声喝问道。

    秦越拜了一拜,起身道:“这一拜,乃是门中晚辈给前辈问安的礼节,并不代表我有错,还请掌座明察,晚辈是被人冤枉的。”

    ……

    流云宗主峰,宗门宗主所在之地。

    峰巅的断崖上有张石桌,两个中年人坐在三桌旁喝茶下棋,其中一位微笑道;“让师兄见笑了,收了个逆徒!”

    “哈哈……不过玩劣些罢了,此子还算有些分寸,只是过于急功近利了点,还需多些打磨。儒家说的好啊!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有这句话,那中年人便松了口气,点头道:“师兄所言甚是!都怪我平日太过于放纵他们了。”

    “教不严,师之惰!你呀!别好好的一根苗子,给毁了!”

    “定不会叫师兄失望!”

    ……

    戒律峰,戒律堂。

    秦越见聂行元双眸一凝,叫来行刑者,便叫道:“师伯欲使我屈打成招耶?未曾做过之事,那便是未曾做过,这是陷害栽赃!”

    就在秦越叫嚣着的时候,聂行元耳畔响起一道声音。

    而后他笑了起来,悠然道:“秦越,现在认错,我也就罚你去面壁崖思过三个月,罚你赔偿香草峰一应损失。若是等我对你施展出真言术,使你当场说出真话,到那时,可就不仅仅是去面壁思过这么简单了,而是很可能被逐出宗门,你想清楚了再回答。”

    “我,我认罚!”顿了下,秦越又道:“不过,我只偷了一株紫纹蝴蝶草,并未偷三株那么多,我只是拿来贯通天地之桥而已,根本用不了那么多,掌座要是不信,可以对我施展真言术。”

    他边说边在心里发狠,“哪个小王八蛋一下偷了两株,偷的比我还多,还如此陷害于我,想让我替他背黑锅,门都没有!”

    聂行元愣了下,哈哈笑道:“有趣,有趣!不过那个人比你聪明一些,你找一只虫子背锅,而那人却找你背锅,还卖了你。”

    秦越暗自咬牙,“特么的!别让小爷知道是谁在搞鬼,否则……”

    “天下间聪明人很多,希望你能吃一堑长一智!”聂行元呵呵轻笑道:“所以,这次的香草峰的损失,依然还是得由你来赔偿,可有意见?”

    秦越张了张嘴,便听纪行元悠悠道:“流云剑宗对弟子管理并不算严,我们允许弟子犯错,毕竟都还很年轻,是可以犯错的年纪。而且犯错并不可怕,但犯了错,就得像个男人一样勇于承认错误,敢于去弥补过错。若连这点都做不到,那这种弟子要来何用?”

    “弟了明白了,请师伯责罚!”

    “其他人,可有异议?”

    此时,香草峰弟子林辉站了出来,拱手道:“师伯,照秦越这般说,那说明还有贼子惦记着香草峰,若是不将其揪出来,我怕……”

    “这种事情,需要我来教你怎么做吗?”纪行元看了他一眼。

    林辉嚅嚅退后,不再言语。

    “既然没有异议,来人,带秦越去思过崖!”

    思过崖,是一处满是腐泥恶臭的山涧,说是让人过来思过,其实就是让人过来受一下罪的。

    在这里呆上三个月,没点定力的,非气疯不可。

    秦越才刚在这里呆了一天,就已经把幕后下手之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然后仰天怒吼:“王八蛋,别让我知道你是谁!”

    PS:求票票,恳请大佬们出手相助,谢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他们说我是害虫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来不及忧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不及忧伤并收藏他们说我是害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