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木兰无长兄 > 第433章 不世功勋

第433章 不世功勋

推荐阅读: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捡个校花做老婆一世兵王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浴火重生:毒后归来最强狂兵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WwW.50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每到这种时候,贺穆兰就十分郁闷信息的不发达。

    在这个时代,若想要封锁一件什么事情,是真的传不出来。

    国家更迭、储君易位,常常已经尘埃落定了,方开始在外面有所消息,更别说沮渠蒙逊死的太是时候,沮渠菩提找不到,沮渠牧健作为沮渠蒙逊所有现存的儿子里最年长的,又有酒泉派和敦煌派官员的支持,不用废什么力气就等登上王位。

    很多国家的太后都能干政,但这不代表孟王后可以,因为她并非沮渠牧犍的生母,让沮渠牧犍对她恭敬可以,可要想做别的,无疑是痴人说梦。

    孟王后原本是一招好棋,如今便成了废棋。

    北凉的使者来了之后很客气,不但愿意派出大军护送魏国使团回国,还愿意重新送出其他公主和亲。为了表示北凉的臣服,沮渠牧犍甚至愿意休了现在的王妃李敬爱,去迎娶魏国的公主为皇后,后位虚位以待,就等着魏国来人。

    这既是为了修复两国的裂痕,也是沮渠牧犍不得已的行为。李敬爱出身南凉王室,但他和寡嫂通奸,已经让西凉移民非常不满,和李敬爱的感情也出现了裂痕,沮渠牧犍是个很实际的人,如今他已经登上王位,不再是那个唯唯诺诺的王子,西凉移民的支持就变得没有魏国的支持来的重要了。

    北凉的态度很诚恳,也很谦卑,除了这些条件,沮渠牧犍甚至愿意将他和李敬爱所生的长子重新立为世子,送往魏国为质,用以表明北凉绝不会背叛的决心。

    在这个时代,很多人都好不容易才有一个自己的子嗣,像是拓跋焘,有了拓跋晃以后才敢安心的在外亲征,国家的更替才不会断绝。

    沮渠牧犍如今也只有一子,便是李敬爱所生的儿子沮渠封坛,愿意将唯一的儿子送去为质,让使臣们都十分动容。

    “我现在恨不得身插双翅,回京去问问古始终和崔太常该怎么办。”一干使臣没了主意,只觉得头痛的很。

    “我们是继续和北凉交好,回到姑臧将孟王后交给北凉朝廷,换一位公主继续回来和亲,还是先按兵不动,等着朝廷的国书到来?”

    几个使臣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使。

    “似乎现在去姑臧,这样才是最好的办法?”

    北凉提出的条件实在太优渥,让人很难不心动。

    “我倾向于再等等看,先稳住北凉朝廷。”刘震发表着不一样的意见。“沮渠牧犍骤然登位,肯定忌惮孟王后这派的势力,只不过因为菩提失踪,又有我国使团出事的压力在,不能让王位空悬,才登位的这么容易。他们的国内肯定有不少反对的意见,沮渠牧犍继位也要得到我国的同意,陛下的封授到了北凉,他才是名正言顺的凉王。”

    北凉是魏国的臣国,所以新王继位,必须要拓跋焘下诏书正位。

    “如今他虽登上了王位,可并没有解决国内的危机,因为使团出事,我国对凉国也是意见极大,这时候,他必须要得到我国的支持,所以才又送公主,又要纳我国公主为后,甚至愿意送出质子,都是想要得到陛下的封授,来堵住国内反对的悠悠之口……”

    袁放和刘震意见差不多。

    “现在我们反倒占主动了,不如先拖着,看看北凉还有什么反应。他一登位,国书一定送往平城,平城也会有使者过来,我们不如借口等待国内消息暂时按兵不动,孟王后也不必交给他们。”

    贺穆兰听取了众使臣的意见,了然地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现在沮渠牧犍反倒要捧着我们,担心我们出事,那就拖吧。”

    她原本也就不愿意这么轻易的便宜了沮渠牧犍。

    “现在我们的消息实在太少了,姑臧到底什么情况,孟王后离开姑臧似乎引起了很大的震动,还有沮渠菩提现在到底在哪儿……”

    她的话引起一片沉默,这也是没办法,从离开姑臧之后,刘震就和姑臧的白鹭官失去了联系,大漠之中交通不便,这绿洲虽然很大,可是并没有形成市集,想要传递消息出去很是麻烦。

    要不是他们想要把风城的财宝全部取出来带回去,现在恐怕都已经抛弃这个离风城最近的绿洲返回钦汗城了。

    他们猜测的不错,北凉的使者也很着急。

    沮渠牧犍是顶着巨大的压力登上王位的,姑臧城里至少有一半的大臣和武将没有去参加他的登位大礼,甚至连朝都没有上,闭门不出。

    沮渠菩提只是失踪,孟家军又出动人马跟孟王后去救了,很多人都相信孟王后会带着世子回国继位,孟家得到了军中的支持,孟王后所出又是魏国承认的世子,一旦沮渠菩提回来,许多人都要倒戈。

    就是因为这样的局势,北凉的朝臣有许多不愿意站队,哪怕沮渠牧犍登了王位,魏国不封授还是白搭,现在支持了沮渠牧犍,将来要魏国封了新的凉王,秋后算账的时候就在眼前。

    很多人情愿冒着得罪沮渠牧犍的风险,也要多观望一阵,不敢投诚。

    更何况沮渠蒙逊死的太过蹊跷,“暴毙”这种事,实在不像是能发生在沮渠蒙逊这种老奸巨猾的家伙身上的。

    国内已经有谣言是沮渠牧犍暗中下了毒手,很可能沮渠蒙逊近身伺候的随从被人买通,有人在饮食中下了毒,否则一国之君出行,绝不可能积劳而死。

    在各种流言、否定、观望,以及各种逼迫之中,沮渠牧犍虽坐上了王位,依旧如坐针毡。支持他的酒泉派官员和敦煌派官员又等着他大肆封赏、升官发财,好回馈他们的拥立之功,偏偏这个时候是最需要安抚人心的时候,沮渠牧犍怎么可能自毁城墙撸下那么多老臣换上自己的人马去?

    对外战战兢兢,对内如履薄冰,天天都有重臣催促他迎回孟王后,寻找失踪的沮渠菩提,而他却知道孟王后十有□□是带着沮渠菩提和沮渠白马从此远走天涯了,对他们的要求不免有些敷衍,这就更让这些重臣们怀疑他的王位其中有些猫腻。

    原本沮渠牧犍想着再过半年一载的,孟王后和菩提再无声息,他就好好安抚孟家和孟王后原本的世子派老臣,然后齐心协力一起发展国力,两边交好刘宋和魏国,成为三足鼎立之中的那个势力,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孟家军突然急行军回到了姑臧,说是孟王后被魏国俘虏了!

    不但孟王后被魏国俘虏了,按照孟家逃回来的士卒说法,沮渠菩提世子也在魏国手里,是魏国的虎贲军从马贼里抢回来的!

    沮渠牧犍一口血生生在御座上喷了出来。

    孟家人言之切切,说是马贼要拿沮渠菩提世子向孟王后索要赎金,孟王后率领孟家军去剿匪,却碰上了正在和马贼相斗的虎贲军,虎贲军的主帅花木兰率军策反了马贼,夺回了世子,而孟王后也想要抢回世子,于是两方起了误会,孟王后被俘虏了回去,只放了孟家军回来。

    这一切和孟王后之前说的完全不同!

    孟王后明明和蔼的告诉他从此她不再出现在北凉,要带着一双儿女前往西域的!为了这个,他甚至暗中告诉敦煌、张掖和酒泉一带的心腹,如果遇见疑似孟王后的人马,不但不要为难,还要尽量给予方便,让他们尽早离国。

    现在怎么就到了魏国那边去了呢?

    这下子,整个姑臧都沸腾了,沮渠蒙逊还未下葬,沮渠牧犍刚刚登上王位没几天,一干老臣就提早派出了使臣,想要前往绿洲交换沮渠菩提世子和孟王后,拥戴他们回来登基。

    到了这个时候,沮渠牧犍甚至怀疑是不是掉进了孟家人的坑里,沮渠蒙逊原本死的不会这么快,这其中确实有他的手脚,沮渠蒙逊没有下葬,如果那位会“验尸”的花木兰跟着孟王后回来,说不定他就要背上一个“弑父”的名声,王位也要泡汤。

    他好不容易才登上了王位,却成了多方势力的眼中钉,就连佛门也隐隐谴责他太心急,更是让他惶恐万分。

    在这种情况下,沮渠牧犍不得不采取宰相宋繇的建议,派出死士杀掉了北凉拥后派官员们派出的使者,然后命令使者带着使节星夜赶路,先行找到魏国使团,在魏国人知道国内剧变之前提早订立盟约。

    为了防止孟王后和魏国人联合在一起,带着沮渠菩提回国,沮渠牧犍甚至调动了重兵封锁了风城以西的城市,务必让魏国那残余的几千兵马不能护送两人回国。

    而在这段时间里,他要抓紧一切时间稳住魏国,然后收拾国内的残局,甚至可能杀出一片血雨腥风,只有将局面稳定下来,魏国再想借着沮渠菩提生事,也都为时已晚。

    沮渠牧犍不愧是枭雄一般的人物,又有宋繇这样老奸巨猾的谋臣辅助,他们都摸准了魏国使团现在深陷沙漠,犹如眼瞎耳聋一般,既不知道北凉的局势,短时间内也无法得到平城的指示,只能按兵不动,等候下一步的消息。

    沮渠牧犍缺的就是时间,他要时间调兵遣将、排除异己,要时间抄家灭族,拉拢旧臣,他不能让魏国往姑臧前进一步。

    他将一切都推测的很准备,却漏算了一个人。

    率领手下私兵和鲜卑旧部前往敦煌的源破羌,在接到魏国使团出事的消息后日夜兼程的赶到了风城附近,在带来了一只值得信任的可靠军队的同时,也带来了魏国使团现在最需要的消息。

    他们从敦煌途径姑臧,一路行来,正好遇见沮渠蒙逊死在半路、沮渠牧健扶灵登位,姑臧城中到处戒严,风声四起,又有沮渠菩提世子未死的消息疯传诸州,各地豪酋首领、刺史、地方军事长官都在蠢蠢欲动,左右观望。

    源破羌前半辈子颠沛流离,和沮渠蒙逊攻破南凉,占据姑臧有很大的关系,他做梦都想向北凉复仇,如今得到了这样的消息,又取出了敦煌一笔巨大的宝藏,立刻安排好所有的事情,前往虎贲军与花木兰汇合。

    “你是说,沮渠牧犍的位置坐的一点都不稳?只要孟王后和沮渠菩提一回国,立刻就有各地将领会拥戴沮渠菩提?为何?”贺穆兰疑惑地看向源破羌,“难道拥立沮渠牧健,不是成本更小吗?”

    “因为佛门插手了。老凉王供奉佛门已久,死之前曾委托佛门帮忙寻找沮渠菩提,佛门认为沮渠蒙逊应该是属意沮渠菩提继位,所以才提出这样的要求,沮渠菩提既然没死,佛门就会信守承诺,保护世子。”

    源破羌压低了声音。

    “但我觉得,应该是陛下和北凉的佛门达成了什么盟约……”

    北凉几乎人人信佛,佛门出入达官贵人的府邸,甚至有许多贵族就在府中养着僧人。这些僧人精通许多学问,在北凉这荒凉的地方,很多人都算得上高德,一旦佛门游说各地将领保护菩提,那比什么人说话都管用。

    “陛下……哎,这不是与虎谋皮吗?”贺穆兰摇了摇头,“那按源将军看,我们现在要把孟王后送回去吗?我们手中的菩提世子是假的,真的只有孟王后知道在哪儿。”

    “我们不能插手此事,如果我们直接出动大军让沮渠菩提回去争位,那所有北凉人都以为我们是要趁机攻打北凉,覆灭凉国,到时候即使是支持沮渠菩提之人,也会转而倒戈支持沮渠牧健。我们只能想办法干预此事,最多不过是借兵。”

    源破羌脸色极其慎重。

    “我一路行来,沿镇都布有重兵,就凭我们这两三千人,就算想要支持沮渠菩提登位,也是送不回姑臧的,我们只能在背后支持沮渠菩提招兵买马,然后重新杀回北凉登位。”

    “招兵买马?”

    魏国使臣们面面相觑。

    “这……这合适吗?”

    “名义上是孟王后的人马,但其实还是我们招揽的人手。首先要做的,是把风城的钱财取出来,然后以孟王后的名义派出使者,用重金和魏国的势力贿赂动摇沿镇的将领,我相信佛门很快也会联系上我们,这件事可以委托佛门去做……”

    源破羌在来的路上就已经盘算的很清楚了。

    “沮渠牧犍想要休妻再娶魏国的公主,在敦煌的西凉移民已经非常不满,还有许多孟家交好的地方豪酋,都可以用钱财贿赂。我此番从敦煌回来,取回了南凉藏在敦煌的一笔金子,正好可以拿来行事。”

    源破羌也不怕花钱,反正花了多少,拓跋焘不会亏待他,北凉王室有的是金子,这地方就产金。

    “这么一来,倒是便宜了沮渠菩提和孟王后。”

    那罗浑有些不满,“我虎贲军死了那么多好儿郎……”

    “这笔债,我们会算的。”

    源破羌抬眼望向贺穆兰。

    “护送孟王后和沮渠菩提是假,用此机会借道攻打姑臧是真。只要拿下来姑臧,菩提退位将凉国纳入魏国,就如赫连定献西秦一样,我国兵不血刃,就可和平的得到北凉,甚至不需要再发兵远征……”

    “我等立下不世的功勋,就在眼前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木兰无长兄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祈祷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祈祷君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