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木兰无长兄 > 第四个伙伴(三)

第四个伙伴(三)

推荐阅读: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捡个校花做老婆一世兵王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浴火重生:毒后归来最强狂兵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WwW.50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花木兰和若干人一样,都是伙伴中不受欢迎的那种。所谓的“巡查”任务,其实就是不同的小队分散开来四处查找柔然人的踪影,这个任务每天都有营中的人在做,几乎是交替进行。

    原本若干人的队伍也是做这个任务的,但如今他的队伍全军覆没,自然也不会有人再派他一个人单独出营,可是他要跟着其他队伍一起出列,也不会有人说些什么。

    毕竟他的经历实在太惨烈了,他急着想要找出那群人的行踪也是正常。

    花木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带若干人一起出来,明明她什么东西都没收他的,而且还把他赶了回去。

    可是每天早晨起床帐外都坐着一个蜷缩在那里的人影实在是太惊悚了,尤其这个人一天到晚跟着你,连你如厕都不放过的时候。

    花木兰恰恰是个不能让人看到如厕的人……

    敕勒川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这座黑山下最有名的草原,被称作北方的明珠。黑山大营里的牛羊等肉食都来自这个草原放牧所得,敕勒川也住着不少从柔然叛逃投奔北魏、以及迁徙在这里专门负责提供黑山大营衣食住行的牧民,可以说,敕勒川就是黑山大营的“后勤部”,其地位之重要,不言而喻。

    黑山便是阴山,因大魏经常与北面柔然等少数民族征战,烽烟不绝,阴山便被许多鲜卑人叫成了“黑山”,可对于北方诸胡来说,阴山却是他们经常的叫法。

    所谓“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说的便是敕勒川的美景。

    可如今花木兰一点都不觉得这景色美。

    “我们已经在这里绕了好几个圈子了……”花木兰有些怀疑的看着正在前方引路的若干人。“你……是不是……”

    “迷路了?”

    若干人从脸一直红到了耳朵根,沉默了片刻才点了点头。

    “这里一点参照物都没有,我确实没找到路。”

    “敕勒川上,哪里有路……”花木兰呵呵呵呵的笑了起来,“算了,我带路吧,至少我能保证我们不走重复的路。”

    若干人乖乖的停下马,与四个家奴一起跟在了花木兰的身后,开始往敕勒川的腹地而去。

    “为什么你能认得路?我以前都没发现一旦进入敕勒川,会这么让人眼晕。前后四周都是一模一样的,就连草都长的大小高低一致,太阳还在正中,连方向都无法辨认……”

    若干人生怕花木兰瞧不起自己路痴,想尽办法解释自己路痴的缘由。

    “听风,看草叶摇动的位置……”花木兰想了想,觉得这说法有些过于玄妙了。“对于我们鲜卑人来说,在草原上辨别方向就如同鱼儿在水里找食物那么的容易。你既然是若干家的人,应该也生活在草原上,怎么连路都不会走呢?”

    “我小时候自己看书的时候多些。虽然也放过羊,可走的都不远。我家附近的草场有专人巡视,根本不会迷路。到了黑山,处处都跟着火长他们行动……”

    若干人的声音越来越低,几近不可闻。“原来他们一直都在帮我吗?可笑我还觉得自己带着四个家奴,是我一直在保护帮助着他们……”

    “没战事也没操练的时候,多骑着马在草原里走走吧。等你和草原接触的多了,就会发现草原的秘密。那些风,那些草叶的歌唱,那些鸟儿的盘旋。它们都能告诉你方向在哪儿。”花木兰说着说着,突然停下了马儿的脚步。

    “前面好像有新鲜的马粪。”

    若干人听完了花木兰的话,立刻跳下马来,去前方查探。

    马和许多的动物不太一样,马经常是边跑边拉的,所以如果是大队骑兵出战,就很难掩饰他们的行踪,总不能在马屁股后面兜个袋子,一路就接这些东西吧?

    若干人用靴尖踢了踢几堆马粪,忍住嫌恶查看了一下,兴奋地站起身来:

    “是蠕蠕人的马,我们的马都一直有喂豆料,但蠕蠕人的马还是以草料为主。这些马粪有的有豆料有的没有,一定是柔然人抢了我们的战马,让它们和自己的战马混在一起走的。马吃豆子不会很快消化,再过几天,这些豆料就一点也看不见了。”

    “方向既然对,我们就回去吧。”花木兰闻言也露出了放松的神情,“既然找到了方向,做个记号,回营让斥侯们过来沿路查看。我们只是普通的兵卒,这种查探敌情的活儿,应该让专门做这些事的人来。”

    “马粪既然在这里,一路按着马儿的方向追就是了!一来一回,时间一下子就浪费掉了。”若干人恨声道:“他们来找牧民的麻烦,那一定就是化整为零的,牧民分散各方居住,若他们一群人一起行动,抢不到多少东西。既然是这样,就没有必要浪费时间,找到敕勒川里的牧民,和他们说清情况,大家一起杀了那伙儿蠕蠕人就是。”

    “你说什么?”花木兰惊得险些握不住马缰。“你说找牧民干什么?和蠕蠕人作战是我们的天职,你岂能让牧民自己去对抗蠕蠕人?”

    这小子是疯了吗?哪个牧民会跟着他这么胡来?

    “花木兰,我问你,你祖上是军户吗?”

    “不,我祖上是贺赖家族的家奴。”

    “家奴是什么?”

    “闲时牧民,战时跟随主人征战……”

    “这不就对了!”若干人的脸上露出不以为然地表情,“我大魏人人可上马,成年便会控弦。草原上生活的牧民,有哪个不会骑射之术的?这群蠕蠕四处劫掠,与其等到黑山大营里的人来替他们报仇,不如让他们自己先团结起来,保护自己的牛羊牲畜。”

    敕勒川的牧民除了一部分世代居住在这里的,大部分都是迁徙而来,有些人的身份就是当年战败的各国胡人之后,也有杂胡和军户、甚至还有部落主的部民。这些人战斗力不弱,只是散落而居,根本就不可能聚集在一起。敕勒川何其大,如果人都聚集在一起,那一块的草场很快就被啃秃了。

    “你真是胆大包天……”花木兰喃喃道:“你不但是个傻子,还是个疯子……”

    “花木兰,我如今只要一闭上眼,就会梦见和我一起出营的那四百多人。他们相信副将的命令,齐齐守在黑山口,即使知道对面烟尘太大情况不对,也不肯后退一步……这实在是太愚蠢了。”

    若干人的声音哽咽着:“我回去求援的举动,实在太愚蠢了。我当初就应该带着我的家奴去前面打探清楚敌情,然后建议副将撤退的。我为什么会自负能搬来救兵呢?就因为我是若干家的子孙?还是因为我的几个家奴?”

    “不……没有人看中你这个。他们要的是军情,是军功,是唾手可及的人情回报。我只不过是一个一转都没有的小卒子,我居然觉得自己能搬来救兵……”

    他一回忆起自己走投无路的拼命求着别人的那个场景,就有无法喘过气来的冲动。他虽然知道大魏一切以军功为重,却不知道为了军功的归属,人和人之间已经扭曲成了这个样子。

    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大魏,究竟是用多少这样牺牲的先锋部队换来的名声?

    “这一次,我不会回去求援的。”他跨上马,重新握住鞍绳。“我不会回去。如果再这样重复一次当初的错误,这些牧民就要死的和我的那些火伴一般,只能等来打扫战场的队伍。”

    “花木兰,请助我一臂之力吧。我去说服那些牧民,你来替我带领这些牧人。这一次,我是元帅,你是将军,那些牧民就是我们的士卒……”

    他的脸上又一次出现了以往许多次恳求她时的表情。

    “我很会指挥,真的。即使对方只是柔弱的羊羔……”

    ‘其实我也只指挥过羊羔。’

    ‘可是我看过很多兵书。《孙子兵法》、《战略》、甚至是《便宜十六策》,我从小就在研读。’

    哪怕这辈子只有这一次,我也想堂堂正正的用自己的力量击退柔然人,替火长他们报仇。

    我没有卓绝的武艺,过人的本能,可是我是若干洞的子孙,我绝不是庸人!

    若干人的胸中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那火焰烧的如此凶猛,几乎要撩穿他的心肺,向外喷薄而出。

    “请帮帮我!”

    若干人在马上低下头去,双手掌心向上摊开,行了个鲜卑人的大礼。

    花木兰没有立刻回复若干人,而是抬头望向了天。

    她想到了自己暗暗决定不会轻易暴露自己本事之后,干的最鲁莽的那一件事:

    ——劝说突贵回军救王将军的队伍。

    无论她说的多好听,和突贵的解释多么的站得住跟脚,她自己心里也明白,她真正的目的不过是为了救阿单志奇而已。

    每个人都有私心,每个人都会为自己的认识的人交付私心。也会为了自己的私心做出各种美化和诠释,试图让它变得合理且容易打动人心。

    若干人的表情她再熟悉不过了。当时她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突贵的时候,不也是这些说法,不也是这样的表情吗?

    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兵,一个没落家族的后人,居然说自己很会指挥,即使被指挥的对象弱的像是羊羔……

    这其中的说服力,和“我虽然没有见过天底下最美的美女,但只要我见到了对方,她就会臣服与我”一般可笑。

    她不该答应这可笑的请求的。

    这若干人是傻子,还是个疯子不是吗?

    答应陪他来探查敕勒川,她也已经跟着疯狂了一次了。

    她可是要“活着回去”的人,怎么能自找危险?

    花木兰在心里做出了决定,便收了收下巴,微微启齿道:“我……”

    我不能……

    若干人的双手依然保持着礼敬的姿势,他的肩膀因为肌肉的紧张和情绪的压抑正在微微的发抖。

    他的四个家奴犹如无声的铜墙铁壁一般守卫在他的身后,仿佛他所指挥的道路即使是刀枪剑林,也依然会无怨无悔的踏出去。

    ‘我不能的。’

    ‘我不可以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我不能……”

    那一次,她跪地苦求突贵时,是什么心情?

    突贵的副将为她说话时,她那种感激是什么心情?

    为了救人而进行的修饰,难道真的就是一种错误吗?

    为了私心而进行的冒险,难道真的就是一种鲁莽吗?

    她那时的绝望、挣扎、犹豫、期待,以及孤注一掷的虚张声势,都历历在目。

    她也有过这样的时候啊,怎么能忘了呢?

    “我不能不……”

    她低声咒骂了一句。

    “去你的,花木兰,你一定是疯了!”

    “我不能不帮你……”

    她抬起头,像是自己也害怕自己后悔似得快速说道:

    “若干人,按你想做的事情去干吧。”

    .

    可以看得出来,花木兰会这般轻易的同意了他可以说是“异想天开”的想法,就连若干人自己都觉得不敢置信。

    所以他在和花木兰策马狂奔前往最近一处牧民聚集之地的时候,忍不住骑在马上大声吼问:

    “花木兰,你为什么会愿意帮我?难不成你看出我这个人不是凡人,所以……”

    “你想的太多了。”

    花木兰干脆利落的打断了他的想法。

    “我只是觉得你很可怜而已。”

    我只是觉得你很可怜而已。

    想当初那满腔恐惧和无能为力的自己那般可怜。

    这样的对话让若干人一噎,因为突然被打断了话头,冷风直直进入了他的肺部,引起了一阵剧烈的咳嗽。

    “咳,咳咳咳。花木兰你嘴巴真毒……”

    若干人满脸狼狈。“总觉得你一直对我不友好,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你……你就不能对我友好点吗?”

    “温柔对你的处境毫无用处,若干人。”花木兰看着前方一片圆顶的毡房,再看到那满眼的清脆,忍不住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你需要的是战场的磨练。”

    太好了。

    这边的牧民没有事。

    ***

    “你说要我们听从你的命令?还要派出牧民让其他地方的牧民往我们这边聚集?”此处牧区的长者露出好笑的神情。“敢问这位……呃,将军?”

    “不敢。”若干人看了看自己的盔甲,确信是这套装备唬住了他,索性有些矜持的点了点头。“末将现在还不是将军,不过也快了。”

    一旁的花木兰好笑的摇了摇头。

    这家伙真敢吹!

    “那么,这位……未来的将军。如果我们牧民要自己举弓拿剑,那还要养你们这些将士做什么?”长者脸上的皱纹收的更紧了,看起来有一种冷漠的抗拒,“我们这些人为你们放羊、纺线、制衣……”

    “也是为你们自己放羊、纺线、制衣!”若干人挺起了胸膛,竭力想象着他父亲平日里和部民说话的样子如法炮制:“保护你们是我们的义务,但如今时间来不及了。”

    “就在两天前,蠕蠕踏破了黑山口的关隘。五百将士誓死守住那道关口,只为了不让蠕蠕人南下骚扰你们。我们赶到时,只剩下赤身露体的尸首!”

    他提高了声音,瞪视着那位态度倨傲的长者:“你觉得你的部民可抵得上能征善战的黑山将士?这其中随便一个火长,都可以对付五六个强壮的部民。”

    那长者的嘴蠕动了几下,想要说什么,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若干人心中得意的兴奋了起来。

    他父亲就算只是个一千多部落民的小领主,那也不是这样的牧民能想象的。

    “现在我们发现了蠕蠕人的踪迹,他们的马粪散布整个草原,随时都可能在夜晚发起袭击。我实话告诉你,我如果现在和我的同袍回去报讯,黑山大营接下来一个月就会考虑的是‘如何替你们报仇’,‘如何安置你们留下的寡妇和子女’这样的问题。没有时间了……”

    他看着目光已经颓丧了起来的长者,铿锵有力地说道:

    “要么集合起来自救,要么等着我们回去报讯给你们报仇,你们自己选!”

    “……”

    那老者缩了缩脖子,终于低下了他因为岁月的积累而变得越发坚硬的脖子。

    “这位大人,请告诉我们该怎么办。”

    .

    到底该怎么选,只要不是傻子,都会知道。

    虽然花木兰和若干人都知道那长者不是因为若干人的几句话就动作起来的,但这样顺利的开端还是让若干人兴奋了起来。

    “我刚才的表现如何?”若干人微微颤抖着和花木兰走出了帐篷,因为兴奋和紧张,他难以控制紧张的肌肉,即使声音很小,但花木兰还是听出了其中的不安和疑虑。

    “如果你现在不要再抖了,就很完美了。”花木兰看了看若干人的铠甲。“你那身行头确实很唬人。若是没有来过军营的我,若你穿着这身,再带着四个壮的如同熊罴一样的家奴去怀朔,我也会以为你是哪里的年轻将军。”

    “这里的牧民愿意在附近挖陷阱、也愿意接纳从其他地方移动过来的帐篷车,但是这样就能阻止蠕蠕人抢夺他们的牛羊、烧毁他们的帐篷吗?”

    “我不知道。”若干人继续一边抖着一边说话,看样子他很难短时间内从这种如同筛麦粉一般的状态里走出来了。

    “但只要这里的牧民四散出去报讯,大家都有了防备之心,蠕蠕人的神出鬼没也就没那么容易了。敕勒川这么大,蠕蠕人只能分散袭击,黑山头有我们的人把守,只要牧民都警惕起来,为了活下去而拼命,分散作战的蠕蠕人不足畏惧。”

    若干人舔了舔嘴唇。他刚才说了不少话。

    “你忘了天可汗为什么叫他们‘蠕蠕’吗?”

    花木兰一愣,回答道:

    “因为他们性格卑劣、头脑愚蠢、只会以多欺少,所以天可汗嘲笑他们是不会思考只有贪心的虫子……”

    “不要小看为了活下去而拼命的人。汉人有个勇士,叫做‘楚霸王项羽’,他曾经为了激起手下士卒的士气而沉掉逃跑的船、砸破烧饭的锅,只留下三天的粮食,最后那战,他们险而又险的赢了。”

    若干人看了看正在赶着牛羊往帐篷正中汇集的女人们,以及开始准备箭支和武器的那些壮丁。

    “我们这些将士死了,还会有其他的同袍顶上,只要我们没有死绝,身后的家人就不会有任何危险。可他们不行,他们失不起。”

    “敕勒川这么大,他们想要找到这些蠕蠕人,比蠕蠕人找到他们容易。”

    ‘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吗?’

    花木兰看着似乎一下子高大起来了的若干人,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为了活下去而拼命的人……

    她怎么会小看呢?

    她就是这样的人啊。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一更,我现在码,大概11点和大家见面。

    小剧场:

    若干人:“总觉得你一直对我不友好,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你……你就不能对我温柔点吗?”

    陈节:(捂住前襟)能不丢我吗?对我温柔点?

    盖吴:(捂住肋骨)求温柔点。

    袁放:(捂住*……)求粗暴点!

    众人: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木兰无长兄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祈祷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祈祷君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