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木兰无长兄 > 第79章 真·青面獠牙

第79章 真·青面獠牙

推荐阅读: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捡个校花做老婆一世兵王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浴火重生:毒后归来最强狂兵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WwW.50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痴染是六年前来报恩寺投奔师叔慈苦的。他和小师弟不同,并不是从小就被师傅捡到,成为的沙门僧人。

    痴染原本不叫痴染,只是一个没有名字的乞丐,每天过着饥一顿饱一顿,还要挨揍挨打的日子,流浪于乡间,完全不知道活着有什么意义。

    直到某一天,他饿得奄奄一息,离死都不远了,只好自己找到乱葬岗躺了进去,等着活活饿死。

    就在那个时候,他遇见了来乱葬岗超度死者的慈心。

    他之前听说过有那种苦修的僧人,会为那些冤死、枉死、尸首不全者超度,以求他们来世能够得到平静,转世投胎到好人家去。

    但是他一直觉得这种事实在是荒谬的很,若是有这种本事,他们不知道自己超度自己,让自己变的富贵起来吗?死都死了,就算下辈子富贵了,这辈子的人也不知道,又有什么意义。

    那时候的他是那么年轻,从小就没有过过好日子的他心中充满了对这个世界、对这个世道的怨怼,听见这样的事情,也不过是嗤之以鼻。

    沙门自然可以收留无家可归和想要出家之人,但即使是沙门,也不可能随便留下人去,所以家中有家财的、能够带产入寺的,往往才被视为优先收留的人选。

    他也想过一直流浪恐怕迟早会饿死,也曾想过托庇于沙门。可那时候天下到处都在打仗,军户也好,要服徭役运送军粮、修建城墙的普通百姓也好,都削尖了脑袋都要往佛寺里钻。

    僧人们对来投奔的人像是牲口一样的挑挑拣拣,像他这样既不身强体壮可以干活、也不能拿出什么供养佛祖东西的流浪乞丐,自然是根本不会被看上一眼。

    连续试过几次以后,他也就熄了这个心思。

    说是救苦救难,普度众生,到头来,还是和这个世道没什么两样。

    无非是将人分成三六九等,然后区别对待而已。

    直到他躺在乱葬岗里,忍受着胃部传来的一阵阵火烧火燎,闭着眼睛等死时,听到了那连绵不断的诵经声。

    他以前从来没有听过别人诵经。

    他躺在微微凹下去的坑洞里,扭头看着那个僧人闭着眼睛,像是行走在自家屋子里似得那样一步一步的边走边诵着他半句都听不懂的梵唱。

    没有过等死经历的人,不会知道眼睁睁看着死亡到来有多么可怕。不光是悲痛绝望,更多的是对自己无能为力的一种愤怒。

    在听到这梵唱之前,死对他好像是个万丈深渊,他站在那阴暗的边缘,一边战栗,一边又心胆俱裂地想要逃开,即使他对这世间再怎么麻木,也没有冥顽到对死活也觉不关心的地步。

    这尸骨遍布、无人问津的可怕地方,对他带来的是一种剧烈的震撼,仿佛一种完全无形的屏障,将他和这个世界完全隔绝了开来。死亡带来的愤怒和各种负面情绪让他只能看到黑暗。

    但这个僧人的到来,让他看到了一线光明。

    原来,还是有人会在乎他会不会死的。

    原来,即使像他这样连猪狗的价值都没有的人死了,也会有人专门为他们赶来,为他们诵上一段经文。

    他那对世道的不公、对自己十几年来度过的可怜又卑微的人生所产生的悲愤之心,都在这一声声的梵唱中得到了平复。

    他开始期待死亡,期待佛家所说的“来世”。他已经闭上眼睛,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好人家,在那一世,他要做个不愁吃穿、不会被人鄙视、不会被人打骂的有用之人。

    可他最终还是没有死。这僧人救了他,给他起名“痴染”,从此以后,他便有了姓名,有了可去的地方。

    “你不该救我的,我都看到我要投胎的那个好人家了。”有时候,他们也会饿肚子,痴染会咂吧咂吧嘴,埋怨起师父救了他。

    这时候,师父会放下手中的经卷,笑着打趣:“你现在不是已经投胎到好人家了吗?有哪个人家,会比极乐世界更加好呢?”

    “可是我现在饿着肚子。”

    “那是佛祖提醒你,‘劝人行善’的时候到了。”

    “师父……”

    “嗯?”

    “要不我把你化缘的钵给当了吧。那个还值几个钱。”

    “阿弥陀佛,为师果真不该拦着你投胎啊。”

    他在这位可敬的僧人身边待了很多年,但他一直都没有作为僧人的自觉。虽然他也化缘、上他通常都听不懂的早课、背着他喜爱的经文,可他一直觉得所谓“沙门”,和他少年时的“乞丐”一样,只是人生中的一种选择。

    成为僧人与他,和乞丐与他,并没有什么不同。

    所以继他的大师兄嗔染、二师兄贪染之后,他被师父也赶下了山。

    “去俗世中走走,以僧人的身份走上一遭,你就会明白乞丐和僧人究竟有什么不同。爱染会继承我的衣钵,你若无处可去,就去东平郡平陆的报恩寺找你的师叔,他是我的师弟,会收容你。”

    痴染很长一段时间都认为他师父肯定是故意把他们赶下山的。山里吃的实在不够,他们若是全部留在山上,肯定一起饿死。

    他是四个师兄弟里最灵活的,他下山去,肯定不会饿死。乞讨和化缘原本就没有什么不同,是他师父非要坳上一个道理。

    罢了,他下山,总比小师弟下山好。

    他那样泪包的性格,下山会被吓死的。

    抱着师父给的钵,他一路边化缘,边搭路人的驴车骡车,慢慢的到了东平。在旅途中,只要有条件,他也会学着师父那般去给路边无人看顾的野坟超度一番,或者给枉死或夭折的人家诵一诵经文,告诉别人他已经投胎到好人家去了。

    其实他不会超度,诵的经文,也只会《四十二章经》和《版若波罗蜜心经》。

    梵文可难记了,他能背诵这两篇,已经是用尽了一辈子的脑力。

    可是慢慢的,他似乎明白了师父的意思。

    明白了乞丐和和尚,确实是不同的。

    可能是他天生贱命,就算找到了师叔,又被赞做“得道之人”,有了比山间那座小庙还要大的禅房,好日子也过不了多久。

    先是皇帝下令还俗,后来又有当官的三不五时的来搜刮。他不想还俗,师父让他用僧人的身份在俗世里走一遭,他还没有走完这段人世,不想违抗师父的命令。

    所以他带着自己后来收的笨徒弟躲进了这座佛塔,只有半夜无人的时候会偷偷溜下来,在寺里年老僧人的接济下带些东西回塔果腹。

    善男信女们一有机会就会供养他们,他的师叔多年来教人识字、给人看病,早就结下了无数的“因缘”,如今,这一寺的人都受了他的因缘庇护,活到如今。

    直到今年年初,灭佛令下,一寺僧人全部被驱散,谁也不敢说那浮屠里还藏着两个人,痴染听着外面绝望的哀嚎声、大声咒骂声、以及被强行拽走的念佛声,知道能为他们打开门封的人大概是不会再有了。

    原本是为了迷惑官差的伎俩,成了将他们送入坟墓的愚蠢决定。

    他要把少年时的噩梦,再经历一回。

    第一次,他心目中的佛祖——师父救了他。

    这一次,怕是再也没有什么佛祖能救他了。

    这样荒唐的年景,就算是佛祖下凡,也只能仓惶着捂着脑袋逃命吧。

    .

    浮屠第二层。

    贺穆兰从腰间扯下那个被绑在腰带上的铜匣子,一手举着夜明珠,一手找着可以安放的位置。

    佛塔的墙壁被挖出了不少的凹洞,有点像是展览室的墙壁,又有点像是实验室的柜子没镶上玻璃。

    各种小罐子、小匣子被放在其中,贺穆兰微微愣了愣,才发现原来塔底那一层不是用来安放遗骨的,因为她一路过来,除了味道难闻,并没有看到什么盛器,也没有看到这么多熄灭的油灯。

    一想到周围这么多盛器里放着的都是这座寺庙僧人们的遗骨,贺穆兰想了想,跪下来在心中默念了一遍自己来的原因,这才站起身来,寻找可以把匣子放在墙上的地方。

    “真见鬼了,都到二楼了,这味道怎么还跟着我?”贺穆兰纳闷的嗅了嗅,总觉得这不祥的气味好像缠上她了。

    “不会和在花家一样,蹲厕房蹲久了,全身都是这个味儿吧?”

    她摇了摇头,开始举着夜明珠在墙上摸索。

    “舍利到底是什么东西?不是说只有得道的高僧才会有吗这座浮屠里放了这么多,难不成这报恩寺是个了不起的寺院,专门出各种有德之人?”贺穆兰看了一圈几乎没有空位的墙壁,心中也升起了一丝不安。

    还有那个慈苦大师,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爱染那小和尚不错,想来他的师父也是个有善心的人,能被他们信任的慈苦大师,应该差不到哪里去。

    这座浮屠塔,难道会有五层都放不下的一日吗?

    贺穆兰只要一想到那种场景,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摸摸索索间,贺穆兰不小心碰倒了一个油灯,没有了燃油的油灯咣当一声倒下,在浮屠中发出一声好大的声音。

    咣咣咣咣……

    石灯滚动的声音听起来犹如拖着什么东西在走一般,又像是自己逃命一般的离贺穆兰远远的。

    贺穆兰被石灯突然滚走吓了一跳,然后隐约中,似乎听到哪里传来了一声惨叫。

    惨叫?

    咦?

    某种联想突然涌上了她的心间。虽然觉得有些荒谬……贺穆兰还是小心翼翼的举着夜明珠寻找那个滚走的石灯,弯下腰将它捡了起来。

    她将夜明珠放在地上,满怀期待的举起石灯……

    擦了擦。

    再擦了擦。

    “嘁!什么都没出现嘛。”贺穆兰失望的将石灯放回地上,拾起自己的夜明珠。“亏我还以为会出来个浮屠塔灯神什么的……”

    ***

    “啊!”若叶一下子抱住了自己的师父。“妖妖妖妖……在下面!”

    他根本想不到是人会进来。

    门被封的那么死,他和师父两个人怎么撞都弄不开,若是有人撞门进来,那动静应该惊天地泣鬼神才对,怎么会几乎没有什么声音!

    一定是妖怪!妖怪穿墙进来了!

    对对对,那奇怪的摇晃声一定是墙被穿开的声音!

    妖怪在下面偷师祖们的佛骨,一定是嘎嘣嘎嘣的把它们都吃掉了!

    还把师祖们的骨函丢到了地上!

    若叶的脑海里浮现出虎背熊腰、青面獠牙的妖怪一边哈哈哈的狞笑着打开罐子,一边往自己的血盆大口里狂倒的样子。

    它一定还会打个嗝儿,“嗯,高僧味的。”然后残暴的把手中的骨函丢到地上!

    可恶!

    连那些抢劫寺庙的官差们都不敢进浮屠,生怕遭了报应!

    “你很生气?还是害怕?”痴染坐起身来。“莫怕,我们两个在这里苦熬,也只有等死的份儿,就算有妖怪来了,不过就是换个死法而已。”

    “何况为师从小四处流浪,什么地方都去过,乱葬岗都躺过,这世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妖怪,不过是自己吓自己罢了。”

    “那那那那下面是什么声音……”若叶闭着眼睛,“师父,我情愿饿死也不要被吃掉哇!”

    “你那么矮,又没有肉,要吃也是为师先被吃。”痴染摸了摸若叶的脑袋,站起了身子。“师父不怕妖魔,下去看看动静。”

    “万一是妖怪呢?”

    “万一是妖怪,师父就渡化它。”

    “师父能渡化妖魔吗?”若叶眼睛亮闪闪的。

    自然是不能。

    但是傻子,难道我能和你说不能吗?

    痴染笑了笑。

    “师父很厉害的。”

    痴染已经在黑暗中度过了许久,即使再黑暗中,他也能知道大概的物体轮廓。他再熟悉不过的走到下塔的楼梯口,即使不需要灯火,也能准确无误的踩在这些阶梯上,绝不会滚下去。

    他虽然不是极度爱洁之人,但只要还有力气,一定坚持到楼底去方便。他原想着就算是那些丧心病狂的官差打起了那些佛骨骨函的主意,只要一进门见到那一地的污物,想来也会打消这样的想法。

    虽然对这么多师祖实在是不敬,但饿得连下楼都颤巍巍的他,实在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阻止这些心中藏着妖魔的恶人们。

    四楼的骨函不乏金银装饰的,三楼的油灯也有不少是铜的。现在他们还迫于长久以来佛门的威信而不敢糟蹋浮屠,但等灭佛令的时间下达的长了,各地佛寺被逐渐捣毁的时候,他们心中那一点点对“报应”的恐惧,也会烟消云散。

    当他们发现杀了僧人不会有报应时,当他们发现毁了佛寺不会有报应时,那抢一座佛骨塔又有什么惧怕的呢?

    妖魔不会吞噬舍利,因为舍利根本只是骨头,并不具有什么神力。就算楼下来的是一个妖魔,他也愿意以身祭魔,只求换取它能留在此地。

    浮屠里住着一个妖魔的话,就不会有人来糟蹋这些高德们的舍利了吧?

    “若叶,你跟上来做什么?”

    “师父,我想了想,既然你很厉害,那跟在你后面和躲在塔顶就没有什么区别。我不放心你,我还是跟着你去吧。”

    痴染微微笑了笑。

    “你不怕?”

    “怕,可是一个人呆在塔顶我更怕啊。”

    “……好吧。不过有妖怪你要跑,否则师父照顾不到你。”

    若叶听了以后腿都在哆嗦了。

    “可师父你说你很厉害的!”

    “可是你不厉害啊……”

    .

    贺穆兰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空位,将爱染的师父放了上去。

    天知道在这么黑的地方,要摸到一个格子多么困难。爱染一直嘱咐她舍利不能直接放在地上,否则她放下就走了。

    就在她安置好舍利,准备转身下塔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上楼的楼梯处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像是几只耗子偷偷摸摸穿过一样的声音。

    难不成有人被困在了这里?

    贺穆兰心中一惊,立刻举着夜明珠,向着楼梯而去。

    .

    若叶战战兢兢的抓着师父的袍角,像是赴刑场一般的走下楼梯。

    多日以来的饥饿让他脚步虚浮,眼前也老是有奇怪的光斑游来飘去。

    他跟着师父走啊走,走啊走,直到下了几层,都没看到什么人影,更没有什么妖怪。这样的结果让他不住的欣喜,甚至怀疑是不是饿的太久,产生了幻觉,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声响,只是幻听而已。

    要不然,就是佛祖来接他们之前考验他们的。

    他一想到可能是这样的结果,就忍不住放松的一笑。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个身影……

    碧幽幽的光芒照映着一张诡异扭曲的脸,那团身影漂浮在碧光中,毫无声息的飘上了楼梯,隐约可见比寻常人更加高大、更加稳健。

    青面獠牙!

    虎背熊腰!

    若叶的笑意凝结在嘴边,等他看见师父有些兴奋地迎上前去,吓得大叫出声:

    “师父,有妖怪!”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若叶:师父,有妖怪!

    贺穆兰:嗯,师父又被妖怪抓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木兰无长兄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祈祷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祈祷君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