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暴怒,傅先生很吓人

推荐阅读: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捡个校花做老婆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一世兵王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浴火重生:毒后归来最强狂兵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WwW.50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据来宾介绍,当时的画面是这样的:程远推倒女子时,女子重心不稳,刚好长桌在侧,于是女子下意识伸手扶着长桌,试图稳住身体,但因力道太猛,长桌竟被女子力道推倒,紧接着女子身体失去平衡倒地。另外,伴随长桌倒翻,原先放置在上面的上百只高脚酒杯全都砸碎在地,现场先是“砰”的一声重响,再然后便是一阵“噼里啪啦”的酒杯破碎声,那么清脆,清脆到“百杯齐发”,除了声音震人心扉之外,现场众人更是在短暂的惊愣之后,顿时陷入到一片鸦雀无声之中。

    但那样的鸦雀无声却也仅仅只维持了一秒左右,也许连一秒也没有。

    这一晚,萧潇庆幸,她只是摔在了地上,若是摔在酒杯里,或是被长桌砸到,她怕是又要进医院了。

    这一晚,出名的那个人不仅仅只有萧潇,还有一个傅寒声。

    几乎是萧潇倒地的瞬间,惯常冷静漠然的傅先生,他没有撕心裂肺的唤一声“潇潇——”,更不曾首当其冲的搀扶妻子,关怀她的伤势。

    后来,周毅私底下形容:“当时,傅先生就好像是一只被人激怒的猛狮,我唯一能想到的形容词就是:兽性大发。”

    那晚,喧哗声里,有谁能想到,傅先生大步流星走过来的同时,狠狠一拳挥在了程远的脸上,那力道实在是太狠了,程远措手不及间,脚步一阵踉跄,直接撞在了一旁的桌案上,后腰火辣辣的疼,但再疼也比不过脸上传来的疼。

    后来,有宾客是这么叙述的:“那是我第一次目睹傅先生打架,别人打架只会让人觉得粗俗,但傅先生那晚打架实在是太帅了。”

    不用理会,这是花痴女嘉宾说的话,不予考证。

    倒是有男嘉宾的话可信度极高:“当时,我真的很担心程家那孩子会血溅当场,你不知道傅先生当时有多吓人,没想到还真被我给猜中了,程家公子还真是踢到了铁板,被傅先生打得惨不忍睹。”

    再说,傅寒声那一拳直接把程远打趴在地,程远这边还没从地上爬起来,众人眼里的傅寒声,任谁都能看出,有怒火在他的眼睛里燃烧着,那么灼烈的火焰足以烧死任何一个人。

    他只烧程远醣。

    此时,萧潇已被华臻扶了起来,萧潇除了脚疼之外,身上更是传来淡淡的疼,不过无碍,过一会儿也便好了。

    挥出一拳的傅先生,大概是觉得西装外套束缚了他的动作,抬手压着怒火,蹭蹭的三两下解开了西装纽扣,名贵的西装外套被他抛在了地上;紧接着,他又蹭蹭的解开袖扣,挽起袖子的间隙,见程远终于爬了起来,他薄唇间勾起一抹极其阴戾的微笑,迈步走向程远的时候,傅先生又蹭蹭的扯了扯衬衫衣领。

    他这样的架势看呆了所有人,他这是要大开杀戒啊!

    早说过,傅寒声他不是一个善良的人,商界不知有多少人私底下说他“涉~黑”,其实这都是众人皆知的事,他待人也从不手下留情。惹他者,必定下场凄惨。

    “傅先生——”

    程远原本酒醉中醺,但傅寒声那一拳却打出了他的清醒和意识,莫名其妙挨了一拳,他至今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脑子跟浆糊一样,难道那女子是傅寒声的人?

    程远注定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傅寒声是真的狠啊!他抬腿,一脚踹在了程远的小腹上。那一脚是货真价实的疼,程远捂着腹部,疼的额头直冒冷汗。

    程远是很尊敬傅寒声,谁让人家地位高呢?但尊敬并不代表可以任由傅寒声欺凌,他不服,不服……

    程远忍着痛,冷冷的瞪着傅寒声:“傅寒声,你是钱多,但钱多也不能这么糟践人?我究竟是哪里得罪你了,就算是死,我也要死个明白。”

    傅寒声不理疯狗咆哮。

    “除了推你,他还对你说了什么轻薄话?”傅寒声站在寂静无声的宴会场地里,声音淡淡的,甚至连音阶都不曾提高半分,但语气却让闻听者心头发毛。

    他虽背对着萧潇,但所有人都知道,这句话他是询问萧潇的。

    他了解他妻子,若非是动了怒,又怎会无端朝人脸上泼水?定是程远说了不适当的话,还有……这位叫程远的年轻人,仗着父亲有俩臭钱,不知在外玩~弄了多少女人,被人赋予一声“花花公子”,反倒让他喜不自胜。貌似这人前些时候还和唐婉闹出了绯闻,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竟敢把坏心思转移到萧潇身上,他是哪只手推萧潇来着?

    傅寒声这么问,萧潇却不答,那番话……

    “无妨,你说。”声音竟是柔和了好几分。

    萧潇垂着站着,沉默了几秒,方才道:“他说我傲气什么?女人还不是一样,关了灯,上了床,再贞~洁的烈妇也会变成荡~妇。”

    宾客哗然,尤其是女宾,女性如此被侮辱,令人羞愤的同时,也令人愤恨难当。

    一时之间,不知有多少道谴责的视线,全都凝聚在了程远的身上。

    程远眼睛开始闪烁了。

    <

    p>傅寒声定定的看着程远,双眼渐渐被猩红替代,但那双火眸却是寒冷的,仿佛淬着冰,他几乎是咬牙切齿道:“你是这么说的?”

    这一刻,不管程远愿不愿意承认,在他的内心深处,他惧怕这样一个傅寒声。

    傅寒声怎不可怕?

    他被妻子那番话被刺激到了,像是失了心智的疯子一般,他出手又是一拳狠狠的挥在了程远的脸上,程远狼狈倒地的同时,耳朵更是嗡嗡直响,那一刻,他甚至在恐惧之下产生了错觉:傅寒声怕是会打死他。

    别说是程远产生了错觉,就连宾客也都产生了那样的错觉,眼见傅寒声曲起一腿,半压在程远的身上,单手提着他的衣领,一拳接一拳的狠揍程远,虽说男女宾客觉得他有些活该,但看到傅寒声那样,全都是不寒而栗。

    眼前这位傅先生,猝然间褪掉了伪善的外衣,他一拳拳的打在程远的脸上,却连眼睛也不眨一下,寡情残暴的令人喉咙发涩。

    傅寒声那么狠,骇的人心头砰砰直跳,就连见多识广的徐书赫,唐二爷,还有方之涵,贺家父子,全都在彼此的眼眸里看到了浓浓的骇意。

    唐伊诺惊呆了,唐婉惊呆了,她们看着那么暴戾的傅寒声,禁不住心头一颤,神思游离。巨大的变故和突发事件,激得她们丧失了所有的意识和反应,只是呆呆的看着,看着……

    纵使,唐婉早知他是寡情之人,可还是震惊了。

    “谁是荡~妇,谁是荡~妇,谁是荡~妇……”

    那些字是从傅寒声的齿缝间蹦出来的,他打得程远嘴里出血,打得程远眼睛瞪得大大的,却无法说出半句话来。

    这时候唐瑛如梦初醒,她震惊于傅寒声的暴戾,她虽然气愤程远口出污言,但照傅寒声这么打下去,会出事的。

    唐瑛连忙心急如焚的喊了声“周毅”,周毅也是惊呆了,回过神来,又连忙推了一下怔忡在地的华臻,急声道:“还愣着干什么?”

    有谁敢在这个时候拉失控的傅寒声?唯一能出面的萧潇,她偏偏无动于衷的看着这一幕,试问当时在场的女子有哪一个不是心存不忍,唯有萧潇……她似是在看一场与她无关的争斗,那么冷漠,那么无情。

    只能周毅和华臻出面了,两人各自弯腰抓着傅寒声的手臂,语速很快:“傅董,您先消消气,有什么事我们好好说。”

    傅寒声厉声道:“放手。”

    “傅董——”

    再说程远,他趁着傅寒声力道散去,爬着往前逃命,脸色吓得发白。

    “放手,再敢拦我,决不轻饶你们。”

    这话可谓是极其狠厉,华臻不敢拦了,就连周毅也不敢拦了,就在他们松手的瞬间,傅寒声已站了起来,他紧盯着程远,目光那么狠,但背对萧潇说话时,却是异常温和,仿佛宴会场里没有别人一般,只有他和她,当然还有一个程远。

    “还口渴吗?”傅寒声在失控之余,忽然念及妻子把水都泼在了程远的脸上。

    萧潇声音很轻淡:“还好。”

    这时候,傅寒声唤了一声“周毅”,然后他说:“端杯水给太太,让她慢慢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龙王殿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云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檀并收藏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