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不良人 > 第八十二章 绕指柔

第八十二章 绕指柔

推荐阅读:寻唐大唐好相公神医凰后贴身家丁天唐锦绣北宋大丈夫最强透视大王令我来巡山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WwW.50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苏,他们有没有说时间?”

    苏大为有些严肃的问。

    “没有。”

    聂苏摇摇头:“我也是听到有人提了一句,他们大部份说的都是无关的事,很多事我也不知道,也听不懂。”

    说是听不懂,那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苏大为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聂苏,她的脸颊羞红,好像是听到了什么羞羞的事。

    注意形像,注意形像。

    苏大为转开头,不再继续追问。

    “那第二件事是什么?”

    百济与倭国联合之事,非常重要,看来得尽快通知金法敏那边。

    虽然双方是利用的关系,但大唐想对半岛用兵,就非得有一个战略支撑点。

    新罗若亡了,辽东局势只会对大唐更不利。

    这是现在大唐在半岛最铁杆的盟友,绝不能有失。

    心念转动着,听到聂苏继续道:“我听到第二件比较重要的事,是和李家四哥有关。”

    “大勇?”苏大为心中一凛,急问:“是何事?”

    “刚才有个人到鬼室福信身边,然后介绍说,此人就是之前破除大唐细作的功臣,是他埋伏在李大勇身边的人,此次能成功,此人居功至伟。”

    “那人叫什么?长什么样?”

    苏大为问了一声,想起来现在在屋顶也看不见。

    正想说跟聂苏一起顺着屋檐爬下去看看,忽听下方有人声和脚步声传来,有人从殿中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出。

    因为角度问题,一时看不清此人的相貌,但见他头戴高冠,身穿朱红衣衫,走路带风,显得极为轻快。

    聂苏拍了拍苏大为,指着此人道:“阿兄,就是他,就是他,我只听此人叫什么生,不知全名。”

    “鹿角生?”

    安文生在一旁道:“阿弥,我记得白天给你看的那些资料里,李大勇留下来的残余情报暗线,有一人名鹿角生,原为唐人,在贞观十九年后,从辽东移往百济。”

    “是不是这个人?”

    “下去见到正脸我才能确定,手下暗探偷绘过此人样貌,那个画像我见过。”

    安文生补充道:“鹿角生左眉有一黑痣。”

    苏大为皱眉思索。

    眼见那穿红衣之人渐行渐远,终于点头道:“我们先暗中跟上此人,寻机出手。”

    夫余台,做为百济一方的情报和异人机构,贵族子弟培养机构,特别是在南台,守卫十分森严。

    除了巡逻,还有暗哨。

    光是潜入已经不容易,要避开那些哨楼卫士的耳目,还要躲过巡逻的卫士,已经遍布各地的暗哨。

    许多地方,是人力根本不可能跃过的。

    也就是苏大为他们都为异人,才能做到。

    潜入已经难度很大了,此时还要在这种环境下去盯住一个嫌疑人,难度倍增。

    稍有不慎,就有暴露的风险。

    但苏大为还是决定出手一试。

    如果聂苏听到的是真的,如果此人真是出卖李大勇的双面间谍,冒再大的风险,也必须出手。

    苏大为向聂苏和安文生做了个手势,不再说话,沿着旁边的屋脊,悄然跃出。

    人在半空中无可借力处,手腕一抖,一条黑色细索从袖中飞出,笔直射中对面一株大树,借力一拉,原本下落的身体,重新飞掠而起。

    在他身后,聂苏刚好掠上来,在苏大为身上一点,轻盈如鸟飞般滑出。

    她的衣袖宽大,被风吹得鼓胀,犹如滑在空中的飞鼠。

    以人力绝无可能一次飞掠数十米长的距离。

    哪怕是异人,除非身负飞行之力,否则也不可能无视物理学重力。

    但苏大为借着辅助工具,就可以做到。

    而聂苏更绝,自从前次在吐蕃试过飞行翼装后,便喜欢上了宽袍大袖的衣裙,主要的目地,便是在高空飞掠时,元力注入衣袖,令其鼓胀,就如多了一对滑翔翼一样。

    聂苏还有一样本事,就是能运用水之力,水球包裹着身体,在空中做短途飞行。

    不过那样风险较大,水球易反射周围光线,容易被人发现。

    苏大为与聂苏顺利跃过宽阔的庭院。

    回身一看,正好看到安文生跃过来。

    他没法做到苏大为那样借力,身体太过沉重,普通的树枝也吃不住他的体重。

    更没法做到聂苏那样借力滑翔。

    不过安文生也有自己的办法。

    他的身形虽胖大,但异常灵活,脚尖一点,便如轻烟般跃出,灵活得不像一个胖子。

    比较像橘猫。

    力尽时,他选在阴暗角落落下,身体贴地一滚,悄无声息。

    再次弹起时,脚尖在墙头假山一点,再次飞出,两下纵跃,便追上了苏大为他们。

    三人各使神通,兔起鹘落,很快追上那红衣男子。

    看他的样子,对这南台十分熟悉,显然是要去如厕。

    苏大为看了看四周:“没人?”

    聂苏肯定的道:“没人。”

    别的地方守备森严也就算了,在这如厕之地,真的没太多人关注。

    “把他抓了审问。”

    苏大为向红衣人指了指。

    不管此人是不是资料里记的鹿角生,又或是别的什么人,既然与李大勇的事有关,先抓了审问再说。

    至于如何善后,那是后面的事。

    红衣男子,扶了扶头上的高冠,满面红光,正在解着衣襟,冷不防后面有人拍上他的肩膀,把他吓得一抖,一道水花滋出,裤裆顿时泅湿了一片。

    “谁……”

    他大怒回头,迎上他的,却是一柄锋利的唐刀,抵在喉咙。

    后面的话,顿时说不出口。

    然后是身体筛糠似的颤抖,颤腿里浠浠沥沥,湿淋淋一大片。

    这水滋出来,止都止不住。

    空气里,立刻弥漫起一股腥骚味儿。

    苏大为皱了下眉,一旁的安文生险些吐了出来,捂着鼻子后退几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心中只想骂人,这世上怎有如此不要脸的汉子。

    居然在人前尿湿了裤裆,恶心!

    “文生?”

    “是他,你看他眉毛。”

    不用安文生多说,苏大为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

    这个一身大红袍的中年男子,左眉有一个铜钱大小的黑痣,甚为醒目。

    “你是鹿角生?”

    “不是我,不是……”

    还说不是。

    我们用的大唐语,你听起来却毫无障碍。

    苏大为横刀微动,在对方脖颈划出一条红线。

    后面的聂苏有些跃跃欲试道:“阿兄,要不让我来,我跟鬼叔学了几手。”

    “女孩子家家,一边去。”

    苏大为头也不回的道:“先带他找个角落,这里不够安全。”

    他将手中鹿角生推到一脸嫌弃的安文生手里。

    后者伸出一只手,掐住鹿角生的脖颈,如掐一只小鸡一般。

    一只胳膊尽可能伸长,让这家伙离自己远一点,生怕被他沾到半点。

    就算是碰一下,都足够令安文生吃不下饭。

    安文生,毕竟是个讲究人。

    在长安时,自家宅子里奴婢仆从便不说了,就算是躺在逍遥椅上,也是有人一旁熏香,有人拈起葡萄果子送到他嘴边的主儿。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

    衣衫常新,身体常洁。

    让这位大爷跟个尿包在一块站着,实在有些为难他了。

    拖着这鹿角生到不远处一座假山后阴影下,苏大为让聂苏守着放哨,他与安文生轮番出手,交替审问。

    鹿角生,为李大勇手下十位暗线之一。

    在立足百济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李大勇都在渗透和发掘本地人做为他的眼线。

    外来人,哪怕装的再怎么像,也很难瞒过去,只有本地人,做情报人员,才是最方便和快捷的。

    很多年以来,这些手下暗线,也十分得力,帮助李大勇和大唐查到不少情报。

    直到这一次……

    安文生的手法简单粗暴,就是食指一戳,点在鹿角生小指上。

    元气凝霜,瞬间将鹿角生的手指冻住。

    再屈指一弹,一声清脆碎响,整个冻结成冻的小指,便断碎落下。

    疼是不太疼,毕竟已经冻得没知觉了,但这一幕,着实把鹿角生吓得够呛。

    开始结结巴巴的吐露一些内情。

    但此人也是做惯了细作与情报,深知若全说出来,自己也是个死,一心想着拖延时间。

    苏大为道:“用刑不够,我来吧,我师承桂建超。”

    安文生的脸色立刻变了变:“我,我也去放哨去,你悠着点,别弄太大动静。”

    “放心,安静如鸡。”

    鹿角生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二人,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就见这白胖子转身退开,这个年轻汉子凑上来,对着自己喉咙一指。

    一指,便封住了鹿角生的喉头肌肉。

    叫不出声,也无法咬舌自尽。

    接着,苏大为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虽然,他看不清楚自己的脸,但他能肯定,这个笑容一定是极其可怕的。

    因为桂建超用刑前,基本都会这么笑一下。

    状如厉鬼。

    然后,便是木然的,摒弃一且人类感情,精准的如同一架机器。

    耐心的,将犯人一点一点的切碎,就像是庖丁解牛般。

    在桂建超手下的犯人,身体上的痛苦也就罢了,最受不了的就是老鬼那种冷漠得不似人的无情,一寸寸凌迟的决绝。

    想死死不掉,宁可招了求个痛快。

    苏大为,自然不会在这种环境下,给这鹿角生来个凌迟。

    他只是从衣襟下摆抽出一根细如发丝的银针。

    银针细软如人的头发。

    但是和一般的针炙不动,这针极长,长到可以绕指数圈,长得就像是从长发及腰少女头上采下来的青丝。

    “百炼钢成绕指柔,任你多坚韧,也逃不出这牵机丝。”

    苏大为看了鹿角生一眼。

    这一眼,不带任何人类的情感,冷漠得如同看死物。

    然后他的手腕一抖,原本蜷曲成一团的银丝,立刻抖得笔直。

    在鹿角生惊恐的注视下,银针从手指刺入。

    痛!

    一种刀子在体内游走,削筋刮骨的感觉,从指尖一点点的扩散开。

    又痛,又酸。

    那种酸,令鹿角生感觉酸得倒牙。

    就像是夏季一口咬上的酸橙,酸涩入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第九特区明天下唐枭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乘龙佳婿创业吧学霸大人长宁帝军龙王传说

大唐不良人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庚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庚新并收藏大唐不良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