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长宁帝军 > 第七百七十五章 他不理智了

第七百七十五章 他不理智了

推荐阅读:大唐好相公神医凰后废土崛起快穿撩心:BOSS,站住!庶子风流超级灵药师系统超神特种兵王快穿之反派攻略计中计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WwW.50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时间过的很快,又半个月过去,平越道那边捷报频传,就算是沈冷已经得到陛下旨意开始率军北返,从窕国返回的南疆狼猿和从西蜀道过来的战兵也足以扫荡诸地,每天都有战报送到长安,可唯独没有韩唤枝的消息。

    “他故意的。”

    皇帝看了一眼澹台袁术:“那股子倔强劲儿上来了,他这次不抓住沐昭桐是不会罢手的,只是朕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澹台袁术垂首:“臣也不知......”

    皇帝似乎从澹台袁术的语气之中听出来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又看了他一眼,澹台袁术立刻低下头不敢与皇帝对视,皇帝沉默片刻后说道:“澹台,你自己知道的,你从来都不会说谎。”

    澹台袁术的低的更低了些,更加不敢抬头看皇帝的眼睛。

    “到底出了什么事?”

    皇帝面向澹台袁术问。

    澹台袁术沉默了一会儿,终究还是如实回答:“商九岁死了,所以......韩唤枝这次如果不抓到人的话他不会回长安,陛下知道,韩唤枝是一个有理智的人,没有几个人能比他更理智,可是这次......”

    皇帝似乎愣住了。

    他应该怎么都想不到商九岁没了。

    “死......死了?”

    皇帝慢慢的往后退了几步,扶着桌子坐下来:“人如今在哪儿?”

    “平越道,拓海县的军营,本打算把尸骨带回来,可那边气候太潮热,没办法。”

    “你怎么知道的?”

    “沈先生,派人送信回来,赖成拦住了,没敢直接告诉陛下。”

    皇帝坐在那,就那么坐在那,很久很久的都没有说话,澹台袁术一直紧张的看着他,可是皇帝似乎只是愣住了,那也只是似乎,澹台袁术很了解陛下是什么性情的人,商九岁是从留王府里出来的家臣,是陛下视为家人的人,他走了,陛下怎么可能心里不难过。

    “陛下?”

    澹台袁术轻轻叫了一声。

    “朕......朕没事。”

    皇帝看向澹台袁术,似乎是想用自己的表情来告诉澹台袁术他真的没事,然而他的表情并没有做到,哪怕如皇帝这般心态强大的人,也不可能做到。

    “陛下,他是为了保护沈先生而死,应该了无遗憾了。”

    “嗯。”

    皇帝只是嗯了一声,澹台袁术知道,其实陛下根本没有听清楚自己说什么。

    “你先回去吧。”

    皇帝摆了摆手:“朕还有很多奏折没处理,还有很多事要去想,你回去吧......回去吧,禁军那边也有很多事等着你去处理。”

    澹台袁术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终究只能是轻叹一声,然后躬身退出东暖阁。

    皇帝似乎是有些茫然的看向他挂在笔架上的朱笔,下意识的拿起来,翻开奏折看,然而一个字都没能看进去,啪的一声,朱笔掉在桌子上,把桌子染红了一小片,皇帝伸手在那抹了一下,看着自己手指上的鲜红怔怔出神。

    片刻之后,皇帝抬起手掐了掐自己的太阳穴,深吸一口气,再一次拿起朱笔。

    从正午到日暮,皇帝处理完了所有的奏折,看向代放舟:“去告诉珍妃,朕一会儿到她那吃晚饭。”

    这大半天的时间代放舟的心就没能放下来,始终都在那悬着,他如澹台袁术一样清楚留王府里出来的家臣对于陛下来说意味着什么,每一个都是那么那么的重要,不管是年纪大一些的还是年纪小一些,陛下都是如一个父亲般把他们一个一个细心陪养出来,那已经不是一种寻常的关系,那如同血脉至亲。

    代放舟连忙跑出去安排,皇帝看着桌子

    上堆起来的那厚厚的奏折,沉默很久,然后起身,站起来的时候竟是摇晃了一下,他扶着桌子站稳,再次深呼吸。

    珍妃宫里。

    皇帝吃了一碗粥,吃了一些小菜,然后看着二皇子入睡,又去看了沈冷的两个孩子,等到孩子们都睡了之后皇帝走出房间,坐在殿门口的台阶上看着天空发呆,又似乎是在天空中努力的寻找着什么。

    珍妃给皇帝披上一件衣服,已经是深秋,白天正午的时候太阳还有些晒,可是一早一晚真的很凉了。

    皇帝对珍妃笑了笑,然后再次陷入沉默。

    “不管是皇帝还是贫民百姓,男人都不愿意在自己的女人面前掉眼泪吧。”

    珍妃挨着皇帝坐下来:“只把最好的消息告诉家人,却把最苦的事埋在心里,不管想做什么事,哪怕已经做好了八成都不会说,直到全都做成了之后才会告诉自己的女人让她喜悦,他们担心的是一旦做不成提前说出来会让自己的女人失望,女人总是更容易失望一些,提前得到好消息但最终什么都没有得到,对于女人来说就觉得那是失去。”

    她看着皇帝:“女人觉得失去了什么就会难过甚至会吵闹,应该是少数,大部分女人在知道了以后都会安慰自己的男人,比如......现在的我想对坐在我面前的你说些什么。”

    她握住皇帝的手:“你的眼睛告诉了我,你失去了什么,而且是你在乎的。”

    皇帝看向珍妃,本想笑笑,也笑了,可那种不想让她担心的笑容,笑容旁边有泪水路过,假装着悄无声息的路过,却怎么可能不被她看到。

    “九岁走了。”

    皇帝低下头,看着珍妃的手,珍妃的手里是他的手。

    “九岁一直都是个不一样的人,他曾经说过,如果所有从王府里出来的兄弟都能做到为其他人而死,他不一定能做到,因为他觉得还是他自己活着比大部分人活着更有用,他的性格不好,所以其他人都觉得他难亲近。”

    皇帝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你说可笑吗?他是第一个证明自己可以为了兄弟去死的人。”

    皇帝说着那可笑吗,可那真的可笑吗?

    珍妃把手松开,在那么一个瞬间皇帝的手都显得无助起来,可是下一个瞬间,珍妃已经紧紧的抱住了皇帝,像安慰小孩子一样,手在皇帝的后背上轻轻的拍着。

    她没说话,她只是这样抱着他。

    皇帝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明天沈小松就到长安了,赖成拦住了别人不让他们告诉朕九岁走了,可沈小松一定会告诉朕,朕不是说有远近亲疏,他们这些在王府的时候就跟着朕的人,想法和澹台赖成他们不一样,哪怕都是为朕好。”

    珍妃当然懂。

    “所以韩唤枝才会发疯,他故意不向朕禀告他在哪儿,第一次,韩唤枝不理智。”

    皇帝抬起头看向夜空:“九岁最不相信的是人死了会变成星星,朕也不信......可是朕现在想着应该去信吧,就在这满天星辰之中随便指一颗,就说那是九岁,一定是九岁,最起码还,还,还有个念想。”

    与此同时,西蜀道。

    如韩唤枝这般注重仪容的人也已经好几天没有换过衣服,一个月没有刮过胡子,他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比以往更加的沉默寡言,他甚至改变了习惯,不管住在哪儿,不管白天还是晚上,他都不会拉上窗帘。

    “大人。”

    聂野从外面快步进来:“纳兰小敌刚刚送来消息,从牧屿关那边有人追过来,是守城的官兵,讲了一件很让人怀疑的事。”

    他把宋谋远在牧屿关买马的事说了一遍:“本来那个卖马的百姓跟守城的士兵说过之后,士兵并没有在意,这种事真的也算不得什么稀奇的

    ,他们守着关门,每天遇到的事太多,所以当时没有深思,后来守城的士兵将这事告诉了牧屿关校尉安相同,安相同觉得不对劲,又告诉了将军李多智,李多智随即派人赶到云霄城。”

    聂野看向韩唤枝:“纳兰小敌怀疑,这个人就是沐昭桐身边的人。”

    韩唤枝道:“这个人过牧屿关的时候用的什么名字?”

    “牧屿关的人说,用的名字叫沐客。”

    韩唤枝仔细思考了一下,记忆之中并没有一个叫这个名字的人。

    “他前阵子进城了,在咱们进城之前。”

    聂野道:“刚刚纳兰小敌查到了,然后又暗中派人去查了这个沐客落脚处,查到在云霄城如意客栈,现在纳兰小敌带着人就在客栈外围布控,应该能把人抓住。”

    韩唤枝起身:“过去看看。”

    此时已经是深夜,大街上没有别的行人,韩唤枝的马车车轮碾过青石板路的声音都显得有些刺耳,马车里的韩唤枝一直都闭着眼睛,可却攥着拳头,像是忍受着巨大的痛楚,这个模样的韩唤枝让聂野觉得陌生,可又觉得无比真实。

    如意客栈。

    宋谋远站在窗口看着外面发呆,他回到云霄城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先直接去了城外道观,被无为道人告知阁老已经离开,他又连忙进了云霄城,可这么多天过去了却始终找不到阁老在什么地方,在他回来之前云霄城就突然宣布所有老人不可离开城内,他知道阁老暴露了,他没走,是因为他始终不确定阁老到底是落在官府手里了还是依然在城中藏着。

    夜风有些凉,宋谋远看着远处思绪混乱。

    就在这时候他隐隐约约的听到了马车车轮的声音,楞了一下,然后自嘲的笑了笑。

    他回屋把一直放在那的酒喝了,又从屋子里取了一根绳子在窗口绑好,留了一个套,握着这个绳套就站在窗口等着,没多久就看到一身黑衣的韩唤枝从外面迈步进来,他是认识韩唤枝的,但韩唤枝不认识他。

    “韩大人。”

    宋谋远朝着韩唤枝摆了摆手,认真的打了招呼,也在表达着你不用过来了的意思。

    韩唤枝的脚步挺住,第一眼就看到了窗口绑着的绳子。

    “想求死?”

    他问。

    “不敢不死。”

    宋谋远笑了笑:“没有人能在韩大人手下撑过去多久,我是个文人,挨不得打,受不得疼,也许一炷香的时间都不用我就把知道的都招了,想想看,那应该是一种很狼狈的样子吧,就如大人你现在这样,这可不是我认为的你应该有的样子,胡子那么长,衣服有些皱,看着一点儿也不韩唤枝,我可不能像你这样,死与活,都得体面。”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把绳套套在自己脖子上,从窗口一跃而出,他的人就挂在窗口,摇摇晃晃。

    韩唤枝往前疾冲,可人挂在三楼。

    他连死都在向韩唤枝示威。

    杀死宋谋远的不是绳套,哪怕是在三楼挂着韩唤枝也有足够的能力冲上去把他救下来,他就是想让韩唤枝再次体验一下什么叫失败,他套上绳套自己跳出去真的只是示威,也是讥讽,是嘲笑,更是最后的尊严。

    他先服毒,毒已无解。

    纳兰小敌一脸的惶恐不安:“卑职应该先拿下他的。”

    韩唤枝摇了摇头:“他这么急着死......沐昭桐应该还在云霄城。”

    韩唤枝转身往外走:“在这客栈周围三里之内仔细的查,挨家挨户的查,就算查不到沐昭桐也能查出来一些别的什么,这样的人不可能无缘无故住在如意客栈,把客栈所有人带回去查。”

    远处传来几声唢呐响,这么晚了,自然不会是喜事,也许是丧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明天下唐枭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乘龙佳婿创业吧学霸大人长宁帝军龙王传说医妃惊世神藏

长宁帝军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